湖南耒阳:“强龙难压地头蛇” 鹏程大厦工地被迫停工

     2010年8月5日,耒阳籍民工蒋少平躺在湖南省郴州市下湄桥同辉小区一私人诊所的病床上痛苦地呻咛着,他时不时埋怨自己跑得太慢,才遭人追打,造成手臂骨折。

     六天之前的7月30日上午,耒阳市蔡子池金南村村民雷小东、雷武兵等人带着50多号人的队伍,手持钢管、木棒浩浩荡荡地向耒阳市和谐花苑挺进。他们冲进花苑内鹏程大厦的工地,二话不说开始追打这里的民工,并打砸工地上的所有设备,正因蒋少平跑得不及时才被打了个正着。尽管警方已介入调查,但结局如何蒋少平心里没底。

                              湖南耒阳:“强龙难压地头蛇” 鹏程大厦工地被迫停工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7月30,鹏程大厦的工地被地痞流氓砸得一片狼藉至今未恢复)

                              湖南耒阳:“强龙难压地头蛇” 鹏程大厦工地被迫停工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由于无钱进院治疗,蒋少平只好来到郴州一家庭诊所治疗骨折)

    “地头蛇”称霸一方

     蒋少平,湖南省耒阳市夏塘镇江边村人。今年初,他经人介绍来到耒阳市和谐花苑内鹏程大厦的工地开了个小商店。在私人诊所的病床上蒋少平喃喃自语,“那帮人太不讲理了,强买强卖,目无法纪。 ”    

     据了解,2010年春节前,耒阳建筑老板刘华生与谢高丰一起合伙,承包了耒阳市和谐花苑内鹏程大厦项目部A栋施工建设。刘谢两人本以为可以通过这个工程赚上点钱,不料,这刚刚是恶梦的开始。

     因为鹏程大厦的建设地处耒阳市蔡子池的金南村,看到刘谢两人承包了鹏程大厦项目的建设,当地一些称霸分子纷纷伸手要拿“协调费”。

     合同签订不久,最先登门要钱的是金南村支部书记黄冬连、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雷新文等人,说是为了工程的顺利进行,让刘谢两人一次性拿出10万元由他来协调村里的各种关系。并明确告知,“如果不拿钱的话就不准动工,否则天天会有人来阻工捣乱。”

     刘谢两人为了和气生财,忍气吞声地掏了10万元给了对方以求平安开工。不料,过了几天,黄冬连又打来电话,说是村里的会计和组长等人还没分到钱,还需要1.8万。虽不情愿,但刘老板他们知道,若是得罪了当地的人,工程会有不少的麻烦,于是咬紧牙关又把钱交了。

     本以为这下可以平安无事了,但另一群主角却“粉墨登场”。以雷武兵、雷小东等4人为首的当地村民开门见山的提出工地的土方工程必需由他们来做,“否则运土方的车辆不允许从村里经过。”

     在当时的市场价只有10元每方,而他们却要每方11元的价格,刘老板一方虽然不情愿,但也抱着息事宁人的心理就范了。他们调来挖土机在工地上乱挖一通,本来挖掉的土方要运到外边倒掉,可他们却指使把土方紧挨着工地堆放,一下点雨,土方又崩溃到工地里去了,刘老板他们提出土方不能如此堆放,一定要按作业规范运出去,雷武兵等人则露出了狼子野心,我们只负责帮你挖土方,如果要运走的话,要加10元一方。刘老板一方无数次找他们协调,无果而终,土方就这样挖了又塌,塌了又挖,其中不知道重复计算了多少次方量,多支付了多少钱。6个月后,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雷新文又提出了另一个让人吃惊的要求:工程用的河沙、卵石、砖、钢筋等原材料以及路面硬化、绿化、水 电安装等附属工程全部要由他们来做!这无异于掐住了刘老板的脖子,如果工程的上述材料和工程都被这些人以高价格霸占,他们知道,这意味着这个工程将血本无归。

     和谐花苑不和谐

     对于雷小东等人称霸一方的做法,刘谢两人开始不满并表示反对。尽管这边表示反对,但那边的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雷新文等人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他们拖一车砖来往地上一倒,不点数信口说 6000只,市场价每只0.22元,他们要算0.26元。若不付钱,马上安排手下到工地上停水停电。”

     在谈到水电工程承包时,刘华生指出,工程的水电安装要有相应的资质,这样的重要工程实在不能马虎。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雷新文等人则明目张胆的回答,“什么资质不资质,什么事不是由人来做的?我们做不了还可以转包出去让别人做嘛。”

     雷小东还提出,水电工程必需以25元每平方包给他们,如不承包给他们做则要收5元钱每平方,而市场价则只有每平方不到20元。

     在断断续续的施工中,鹏程大厦终于进行到打桩阶段。这时,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雷新文等人提出打桩工程也必须由他们来做,经过几天的阻工和协调,他们4人提出,如不由他们打桩,则要求谢老板支付3万元损失费给他们。

     面对往日的高价垄断原材料,谢老板还忍气吞声,如今这成了强行索要,谢老板等人感觉到这样下去会是个无底洞,便婉言拒绝,请他们到茶楼里和谈,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雷新文等人扔下狠话:我手下有40个兄弟要吃饭,你的工程要想顺利做下去,拿80万来,否则,你这个工程别做了!双方不欢而散。

     7月30日上午10多钟,雷小东带领50多个手持钢管、木棒的人浩浩荡荡来到工地。见人就大打,一些民工看到这些地痞流氓来势凶猛便纷纷逃离工地。把民工赶走后,雷小东下令大家砸掉工地上的设施,扯掉已经打好规格的木桩。

     此时,蒋少平正准备爬窗户逃跑,却被雷小东挡了回来,并拿了一根螺纹钢迎面打去,蒋来不及躲避,就用左手去挡住,结果螺纹钢把蒋的手臂打成骨折。“雷小东好象要我的命一样,凶猛地看着我,那时尽管乱但我的脑子还是很清醒,后来听到一女的在喊雷,说是打错了人。”

     在一阵阵的吵闹之中,110干警闻讯赶来,他们把蒋送到耒阳市人民医院治疗,经过照片检查左手骨折了,后经专业医疗机构鉴定为轻伤。

     警方已介入调查

     7月31日,忍无可忍的谢高丰、刘华生两老板终于沉默不住了,他们向耒阳市各级部门递交了一份“ 关于请求依法从严从重追究以雷武兵、雷夏云、雷小东为首的社会黑恶势力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的报告”。他们的报告起到关键性作用,当地派出所很快对雷小东等人进行全面调查。

     因为医院治疗费用较高,加之家庭十分拮据,被打成骨折的蒋少平经人介绍转到郴州市下湄桥同辉小区一私人诊所治疗。8月4日,耒阳两位警察驱车来到郴州找到病床上的蒋少平,并拿着10多张彩色照片让他辨认,哪些是打人的凶手,蒋一眼就认出拿螺纹钢筋打断他手的人雷小东,在做了一些笔录之后,两警察返回到耒阳。

     警察的认真却震撼到之前收取“协调费”的金南村支部书记黄冬连。当天晚上,黄冬连提着11.5万元退给当事人,并说之前收取你们的钱现在退了给你们,希望再不要到处乱轰,另外还有三千元的是被组长拿走的我们不管。说完之后,黄冬连转身走人。

     尽管“协调费”被退了回来,谢高丰、刘华生两人的心情还在惊魂动魄的回忆中纠缠,他们深埋着头,不断地大口大口地吸着烟,可以想像得到,此时的他内心很复杂。原本理应受到法律保护的工程,现在却因村霸村痞的恶意干扰而变得举步维艰。

     尽管警方已介入调查,但谢高丰、刘华生两人心里没底,因为对方的来头不少,幕后涉及到蔡子池办事处的领导,要不雷小东等人不会有那么嚣张,“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开工,我们两人还说不定,如果开工怕又会遭到另外地痞的干扰。”谢高丰和刘华生向记者苦诉。对于此事的进展记者将继续关注。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8月15日, 7:0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