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历届文化部长,几乎很少谈论文化的。蔡武部长最近开始谈文化,话题是“低俗化”。他提的问题非常好,估计是老六给他撰写的提纲,所以有六个问题:

一、近年来,文艺创作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低俗化、娱乐化倾向严重。据说现在一年创作歌曲在两万首以上,但是真正为广大群众所传唱的有多少首?

二、现在一年创作的小说等文学作品汗牛充栋,但真正为广大读者所一致公认的力作有多少部?

三、出版业一年出版各类出版物三十万种,但真正能与我们先辈几千年为我们留下的八万种历史典籍比肩的作品有多少?

四、我们全国几百个电视频道,数以千万计的文化节目,真正的有丰富文化内涵、高尚文化品位和品格的节目又占多大比例?

五、我们每年生产四百多部影片,上万集电视剧,其中能与我们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并驾齐驱的传世力作占多大比例?

六、热遍全国的文化遗产保护浪潮中,逐利、炒作,托假的“虚火”占多大成分?

我本来指望蔡部长能给我一个很精彩的答案,结果我很失望,就冲他下面解释的文字,我就觉得,蔡部长不过是个菜部长。

一是市场导向的负面影响。随着市场经济发展,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以最少的付出获取最大的经济报酬成为一种价值追求。这是市场规律的体现,但也不可避免对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产生影响,期望一夜暴富,浮躁风气、快餐式创作流行起来,这些因素不可避免地对艺术创作产生消极影响。

二是受全球艺术发展趋势的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发端的由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从严肃艺术向娱乐文化发展的倾向影响越来越大,并迅速向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扩展。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同时出现低俗化、庸俗化的东西。

三是文艺批评流于形式,助长了低俗化的趋势。目前,文艺批评状况堪忧,健康的、正常的文化批评式微,对低俗、消极、混乱等不健康不正常现象不进行客观批评,或不痛不痒,击不中要害,批评缺乏针对性、实效性、公正性和权威性,有的甚至在利益驱动下作托,助长了低俗之风的泛滥。

今天出现的文化领域的各种傻逼现象,就一条:没基础。我们总是喜欢跟西方对立。对,从政治制度讲,你可以跟人家对立。但从经济角度讲,我的祖国跟人家一样了。如果不一样,区分方法很简单:西方经济危机不会波及我们,比如北朝鲜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文化半身不遂偏瘫中风口歪眼斜变成毕加索的名画模特是必然的。

好,既然我们经济体系跟人家都一样了,那为什么出现很多问题呢?很简单,我的祖国在开放这30年间,一直使用最捷径的方式获取西方除政治制度之外的一切模式,我们因此沾沾自喜,因为不费吹灰之力超英赶美。但是30年后,问题出来了。

西方工业革命两百多年,他们用两个世纪的时间把各种体系——政治、经济、、科学、教育……完善起来,以此体系为基础,出现的各种结果都是正常的。他们是一只家养的鸡,正常生长、打鸣、下蛋……羽翼丰满,宰了吃肉都很可口。我们呢,就是用一个月的时间催肥的肯德基用的那种鸡,我们各个领域都没有完善的体系,但是都有了人家的模式。我们没有音乐产业,但是有唱片公司;我们没有电影产业,但是有大片;我们没有任何资本主义的任何市场经济的规则,但是都有他们今天的模式。在我的祖国,盖楼都先从最顶层开始盖。

而我的祖国的人民,价值观变得混乱,衡量价值观的标准还停留在明代,基本上是享受着最现代化物质生活的愚民。至于“西方发达国家发端的由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从严肃艺术向娱乐文化发展的倾向影响越来越大,并迅速向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扩展。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同时出现低俗化、庸俗化的东西。”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还不是我的祖国喜欢从最顶层开始盖楼带来的恶果。

所谓高尚、高品位、高品格文化,在计划经济时代,可以指定我的祖国的人民欣赏。但在市场经济时代,就只能由人民来决定。可我的祖国的人民就这个低俗的欣赏水平。我想问问菜部长,在我的祖国,学校教育什么时候教过学生真善美?他们没学到,那又谈什么去欣赏,没有欣赏,又谈什么高尚、高品位、高品格文化?你上海人啊?

基础的建立来源于规则的建立,话说到这里就不能再说下去了,三国时代是没有规则的,人们都靠欺骗赢得胜利。今天跟那个时代其实一样。不靠规则,靠谋术、钻营、欺骗……这话一说就老长了,部长这方面大概很有感触,我就不罗嗦了。部长没事讲话就别老提什么反低俗了,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文化。

我认为,再过百八十年,也许就好些了,现在低俗是必然,谁让我的祖国经济走到前面去了,而意识又落到后面去了,这个差异需要时间来解决,不是需要讲话来解决。百八十年后,部长今天怀疑的文化人生就回迎刃而解了,只是我的祖国人民以及部长不幸,赶上了这么一个糟糕的时刻,赶不上未来的那个美好时刻了。

当然,您的山寨秘书会在我的博客后面留言批评我的上述言论,哈哈!!!

请看原文:
文化部长谈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