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斯眉 | 评论(0) | 标签:危机, 货币, 通货膨胀, 银行, 通货紧缩

在Ebay网站,一本名为《货币的终结:德国和美国大通胀的教训》的旧书起拍价为699美元(包邮价……非常感谢)。

关键的段落在第17章,题为“周转率”。每一次大规模通货膨胀(无论是20世纪20年代初发生在德国的,或是美国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都发端于货币发行量的大幅增加。这种惰性已经令人惊讶地持续很久了。资产价格可能会上升,但潜在的物价上涨被伪装起来。其效果无异于火柴点燃前,在篝火上浇上的一桶轻质汽油。

人们愿意持有货币的心态突然发生了“心理和自发的”转变,导致货币周转率急速上升。这一切可以在几周内以闪电般的速度发生。总是令经济学家感到吃惊。他们坐视太久了,已无法回收多余的货币。

1922年夏天,货币周转率几乎直线上升,帝国银行官员对此束手无策。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德国人在银行提高货币供给近两年之后突然行为大变。人们开始感觉到政府正在玩弄阴谋诡计,失去了对政府的信任,于是,公众突然失去了耐心。

有些人可能会嘲笑英国银行对最近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表现出的“诧异”。在大西洋彼岸,美联储批评人士说,在短短两年内,美国的基础货币已经从8710亿美元升至2.024万亿美元,当货币周转率恢复正常后,这堆干柴将被点燃。

摩根士丹利与美联储的口径相似,预计将出现债券狂跌,美国国库券的收益率骤升至5.5%。目前这一幕尚未发生。10年期债券的收益率降至3%以下,M2(货币供应量)的周转率仍维持1.72这一历史低位。

作为通缩阵营的铁杆成员,我认为英国央行和美联储保持谨慎、推迟刺激政策的态度是正确的,尽管这样做可能使美国的核心通胀率降至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低点。《货币的终结》一书在金融精英圈的火爆,表明银行界人士的行为变化已成事实。

凑巧的是,另一本20世纪70年代出版的、名为《当货币死亡:魏玛共和国超级通胀的梦魇》的著作刚刚重印。此书的作者是前保守党欧洲议会成员亚当·弗格森。作为沃伦·巴菲特指定的必读书,本书通过亲历者的日记,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德国、奥地利和匈牙利帝国破灭时的混乱场景。

城乡之间几近爆发内战,是社会秩序崩溃的普遍的特点。大批半饥饿和心怀报复的城镇居民来到乡村,从农民手中抢夺粮食,后者则被指控为囤积居奇。一位年轻女子的日记描述了在堂兄的农场里发生的事情。

她写到,“在马车上我看见三只被屠宰的猪。牛棚里一片血污。一只奶牛当场被杀了,肉从骨头上被撕扯下来。魔鬼们把最好的奶牛的乳房割下来,这样它就可以马上解脱。在粮仓,一块浸满汽油的抹布还在燃烧,表明这群野兽本来打算要做的事。”

大钢琴成为一种货币,申领救济金的公务员们可以用这一往日地位的象征,换得一袋土豆或一片培根。这是悲惨的时刻,每个中产阶级家庭都第一次懂得,他们的金边证券和战争贷款将永远无法兑现。不可逆转的毁灭即将到来。老年夫妇公寓开煤气自杀。

拥有美元、英镑、瑞士法郎,或捷克克朗的外国人生活优裕。他们遭到人们的痛恨。 “时代使我们变得愤世嫉俗。每个人都把其他人当做敌人,”一位汉堡鱼贩的女儿说。

大部分人没能预见危机的到来。一位出身名门的女士说, “我的亲戚和朋友们很蠢。他们不明白什么是通货膨胀。我们的律师也懂得不多。我母亲的银行经理给出的建议骇人听闻。”

“你会看到他们公寓的面貌逐渐发生变化。有人记得那里曾经有一张图画或挂毯,或写字台。最终,他们的房间几乎空空如也。其中一些人乞讨,不是在大街上,而是随时到亲友家拜访。每个人都很清楚他们所为何来。”

腐败猖獗。在街上,人们被刀威逼着脱下外套和鞋子。赢家是那些凭运气或故意从银行大笔借款、购买硬资产的人,或者发行债券的企业财团。财富实现了从储蓄人到债务人的重大转变,尽管后来国会通过了法律,将原有的金融合同与黄金价格挂钩。债权人总算能拿回些什么。

阴谋论盛行,认为通货膨胀是犹太人阴谋毁灭德国。货币被称为“Judefetzen”(犹太人的糖果),暗示着此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并最终导致了10年后的水晶之夜。

虽然魏玛帝国的故事是社会分化的永久性案例,它却无法对今天的情况有所启示。1923年经济崩溃的最后导火索是法国占领鲁尔,相当于撕下了德国工业的一大块肥肉,引发了大规模抵抗活动。

劳埃德·乔治怀疑法国人正在通过资助莱茵州的分裂(法国人确实这样做了),试图促成德国的解体。叛军曾经在杜塞尔多夫建立了短命的分裂政府。老天有眼,这场危机反倒使巴黎和法郎受害颇深。

凡尔赛的迦太基和平毒害了每个人。人们要声讨的,不是敌人的税款,而是爱国的赔偿条款。受到布尔什维克的影响,德国已经成为一个共产主义熔炉。党派人士试图占领柏林。工人“苏维埃”遍地开花。码头工人和造船工人占领警察局,在汉堡设立路障。左右两派发生了致命的巷战。

怀旧情绪造成了巴伐利亚维特尔斯巴赫王朝的复辟,旧货币(与黄金挂钩的德国元)卷土重来。不来梅参议院发行了与黄金捆绑的票据。其他州的货币与黑麦价格挂钩。

这不是2010年发生在美国、或英国、或欧洲的情景。但是,有人认为,现在只是日本“失落的十年”的温和重现,债务去杠杆化引起了缓慢和良性通缩,我们应该小心这种过度自信的假设。

20年前日经指数泡沫破裂时,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外部债权人。它的私人储蓄率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5%。日本人民逐渐把这一比率降低到2%,才缓冲了长期低迷的影响。盎格鲁-撒克逊人没有这样的缓冲。

西方人有一种明显的倾向,希望通过通货膨胀造成的隐性违约,摆脱格林斯潘的资产泡沫、布朗信贷泡沫和欧洲货币联盟主权泡沫。但是,对于未来,这将是危险的。首先,我们将终生承受通货紧缩的打击。其次, 当货币周转率提高时,央行是否会丧失风险控制、再次开动印钞机?还是逐一解决这些问题吧。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牛斯狗评论(http://newssgo.com/)

斯眉的最新更新:
  • 当孩子面对自杀 / 2010-08-02 21:21 / 评论数(3)
  • 为悲情韩国哭 / 2010-07-29 18:50 / 评论数(11)
  • 二次探底有多远? / 2010-07-28 21:52 / 评论数(0)
  • 话说方言保卫战 / 2010-07-27 22:38 / 评论数(3)
  • 什么颜色的汽车不招贼? / 2010-07-25 22:10 / 评论数(0)
  • 请看原文:
    纸币的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