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很多基督教徒无中声有,说美国的科学家都信上帝,但是具有关资料报导,发现一个真相那就是:“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吃惊吗?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基督徒们传教的时候喜欢用谎言骗人,利用人们的思维误区误导别人。比如,有个基督徒说:“大部分近代举世闻名的杰出科学家都是基督徒.他们怀着他们怀着敬畏上帝的心,从事科学研究,创立了一个又一个科学理论”,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喜欢用铁的事实说话。

进入正题之前,先讲一个基督徒们利用人们思维误区的例子。看了我的反基的帖子之后,很多基督徒的第一反应是:基督教流传了两千年,有那么多绝顶聪明的人(某某著名科学家等等)都信基督教了。难道就你比他们都聪明?

这是一个巧妙利用人们思维误区的典型例子。我们来剖析一下。这里隐含的逻辑是:因为基督教流传了两千年并且有那么多绝顶聪明的人信了基督教,所以基督教不会错,是真理。真是这样吗?好,如果基督教真的是“真理”的话,那么,按照基督教信仰,基督教是“唯一真理”,佛教/伊斯兰教就都是谬误了,对吧?那么,我们也可以同样反问:佛教/伊斯兰教流传了几千年而且有那么多绝顶聪明的人信佛教/信伊斯兰教,佛教/伊斯兰教会是谬误吗?由此可见,这种逻辑是讲不通的!

现在进入正题。

基督徒们传教的时候,有时候会列举长长的一串科学家的名字,告诉你这些科学家都信了基督教。言下之意:你看,这么多优秀的科学家都信了基督教,基督教还能有什么问题吗?你还犹豫什么?(题外话:很多时候,这串科学家的名字当中有谎言。比如,我见过有些基督徒把爱因斯坦列为信基督教的科学家,还有些基督徒撒谎说达尔文后悔创立进化论,临终前信了基督教云云。这些都是早就被戳穿的谎言。有兴趣的同学们请自己做点功课。)

好,假设基督徒们列出的这一串科学家都信基督教好了。基督徒们忘记了一点:有杰出的科学家信基督教不假,但是有多得多的杰出的科学家不信基督教啊!

如何确定一个杰出的科学家们的信仰呢?科学的方法是:直接对科学家们的思想作调查,而不是看科学家们还是婴儿的时候他们的父母有没有为他们“受洗”!很幸运,最权威的科学杂志之一的《自然》(Nature)杂志就做个这样的调查!(题外话:不知道《自然》杂志是一本如何权威的科学杂志的人们,麻烦你们自己多点功课。)

《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涵盖了1914年,1934年,1996年,以及1998年所作的调查,这些调查结果显示:美国科学家当中,信基督教的比例正在大幅度较少,而美国科学院院士当中,到1998年,信“神”的比例只有7%!!!而1914年的时候,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心“神”的比例还有27% 左右。随着科学的发展,这个比例下降的够快吧?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心“神”的比例大幅下降到了7%,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当然,即使只有7%的美国科学院院士信“神”,那也是长长的一串名单!呵呵!

《自然》杂志的这篇论文发表在(Nature 394, 313 (1998)),英文原文见: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394/n6691/full/394313a0_fs.html

中文的译文,网上可以找到。我们附一份译文如下:
——————————————–
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神

自本世纪初以来,人们就一直在争辩美国科学家的宗教信仰问题。我们最新的调查发现,在顶尖自然科学家中,不信神的比例比以前都多--几乎全都不信神。

最早研究这个课题的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詹穆斯·H·路巴 (James H. Leuba),他在1914年做了里程碑式的调查。他发现,在1000名随机选择的美国科学家中,有58%表示不相信或怀疑神的存在,在400名“大”科学家中,这个数字上升到了接近70%。20年后,路巴用有些不同的方式重复了调查,发现这两个数字分别上升到了67%和85%。

在1996年,我们重复了路巴在1914年的调查,并向《自然》报告了我们的结果。我们发现,在1914年以来,美国科学家一般地没有多少变化,有 60.7%表示不信或怀疑神的存在。今年(1998),我们很接近地模拟了路巴在1914年第二阶段的调查,调查那些“大”科学家的信仰,发现信神的比例是前所未有的低--只有大约7%。

路巴把“大”科学家不信神或疑神的比例高的原因,归于他们具有“超级知识、理解和经验”。类似的,牛津大学科学家彼特·阿金斯(Peter Atkins)在评论我们1996的调查时说,“你很显然能够是一个科学家,并具有宗教信仰。但是由于科学和宗教的知识范畴是如此不合,我不认为在更深刻的意义上,你能够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这样的评论导致我们重复了路巴第二阶段的研究,对“大”和“小”科学家的宗教信仰做最新的比较。

我们所选取的“大”科学家群体是美国科学院的成员。我们的调查发现,科学院的自然科学家几乎一致地否认超验事物的存在。不信神和不信永生的比例,在科学院生物学家中分别为65.2%和69.0%,在科学院物理学家中分别是79.0%和76.3%。剩下的人当中,大部分对这两个问题都持怀疑态度,很少有相信的。我们发现,科学院的数学家具有最高的信仰比例(14.3%信神,15.0%信永生)。生物学家具有最低的信仰比例(5.5%信神,7.1%信永生),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则稍微多了一些(7.5%信神,7.5%信永生)。

重复路巴的方法有些困难。对一般的调查,他从标准工具书《美国科学界人士》(AMS)中随机地抽取科学家名单。我们用了这部书的现有版本。在路巴的时候,AMS的编者在词条中标示出“大科学家”,路巴就据此鉴定他的“大”科学家。AMS不再有这样的标示了,所以我们就把科学院的成员做为我们的“大”科学家,在早期的AMS,这个身份也是“大科学家”的标志。我们的方法要比路巴的方法产生了一个更杰出的样本,这或许可以解释在我们的被调查者中存在着极低的信仰比例(如果前面引述的路巴和阿金斯的评论是正确的话)。

在1914年的调查中,路巴把他那简略的问卷邮寄给了随机抽选出来的400名AMS的“大科学家”。它询问被调查者是否相信“一个能与人类进行智能和有感情的沟通的上帝”和“个体的永生”。对每一个问题,被调查者可以选择回答确信、不信或怀疑。我们的调查包括了完全相同的问题,也要求匿名答复。

路巴把1914年的问卷送给了400名“生物和物理科学学家”,后者除了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还包括数学家。由于科学院成员的人数相对较小,我们把我们的问卷送给了这些核心学科的全部517名科学院成员。在1914年,路巴收回了大约70%的答卷,在1933年则超过75%,而我们在1996年的调查收回了60%,对科学院成员的调查则收回了稍多于50%。

正当我们整理调查结果的时候,科学院发行了一本小册子,鼓励在公共学校教授在美国科学界和某些保守的基督徒之间一直存在冲突的进化论。这本小册子想让读者确信,“科学对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持中立立场”。科学院院长布鲁斯·阿尔伯兹(Bruce Alberts)说:“有许多非常杰出的科学院成员有着非常虔诚的宗教信仰,同时也相信进化论,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生物学家。”我们的调查结果与此不同。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8月24日, 5:27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