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世仁与金融创新


       
黄世仁与金融创新

 

                  
   卢麒元

 

   
黄世仁是债务重组的专家。经过简单的债务重组,黄世仁将他拥有的对杨白劳的债权转变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喜儿。

   
你认为黄世仁善于搞金融创新,那你就太没见识了。黄世仁毕竟还是中国人,在金融创新方面,他远远比不上犹太人。

   
华尔街的天才们竟然能将债权变成资产,而且是有毒的,然后高价卖给二十一世纪的杨白劳。

   
最不可思议的是,黄世仁要使用暴力解决债务问题。华尔街的天才们根本不屑于使用武力,杨白劳主动将喜儿送到了美国。

   
我猜犹太人可能偷学了佛家密法。他们竟然知道真空妙有。

   
我不由得对金融创新有了兴趣。

   
后来,我终于发现,当代金融创新的要点在于虚拟。真的就是一个空字其实,他们的咒语并不复杂:没有的说成有的;你有的变成我有的。

   
这的确是了不起的创新。

黄世仁懂得不合理定价。喜儿顶债就是一个例子。然而,华尔街已经不玩这样低级的游戏了。华尔街玩的是不合理定性。

   
何为不合理定性?

人家搞了一轮混业经营。将债权和股权混在一起,经过若干次搅拌,经过高等数学塑型,就变成了次级按揭“产品”。正常人已经无法分辨产品是债权还是股权了。如果是债权你也找不到债务人了;如果是股权你也做不成股东了。你不要认为你的耳朵有问题,华尔街卖的就是“金融产品”。金融还可以有产品?那是用精美的纸张印制的“金融产品”。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金融产品”的含义,“金融产品”就是没有使用价值的特殊纪念品。

二十一世纪的杨白劳大量收集了这种特殊纪念品。

杨白劳逢人便说“不差钱”。

“不差钱”到孩子们跳楼。

我必须说,犹太人很了不起。他们个个都是哲学家。“金融创新”完全属于宗教行为。这确实是真空妙有。只要你迷信,它就是存在的。不存在也存在。所以,“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我必须说,将金融从业人员称之为大师是正确的。他们是真正的传教士。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渗透到北京每一个角落,干净彻底地清洗每一个大脑,直到我们奉献出我们的一切,直到我们疯狂地购买这种特殊纪念品。

我想起了一句禅语:见佛杀佛。

如果,中国人也搞金融创新,将五亿农民工的城市住房借款做成次级按揭债券卖给美国政府,他们会愉快地接受吗?

这就是见佛杀佛!

不能证佛。那就是魔鬼!

金融创新?见鬼去吧!

我非常讨厌大春。杨白劳和喜儿经历悲惨命运的时候,你到底在哪里呢?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8月13日, 7:0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