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偶然,在网上见到一批老照片:有关1989年的拉萨。

摄影师是当年在拉萨的一位汉人,不知是去旅游还是工作。也不知其名,只知网名是胡子。在这批21年前的照片中,有许多是当年雪顿节时拍的,现在再看,很有意思,当然当年味道更为醇厚。

也许摄影师同意别人转载他的照片吧,总之它们来自 http://www.gootoo.cn/?542/viewspace-14798.html

下面是他的日记。

——雪顿节及其它
2008-09-04 20:05:39

1989年,第一次进藏,在拉萨度过了雪顿节。 8月31日的日记是这样的:

八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晴

晨五时半起(注:拉萨比北京时间晚2个多小时,五点半只相当于青岛的三点多),六时出发。路上已是人来车往,川流不息,涌向哲蚌寺。天还是全黑的,也许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走到拐向哲蚌寺的岔路时,已看见哲蚌寺在半山腰层层叠叠的有灯光的窗口。这里人更多,又是上坡,不能骑行,推着自行车走,气喘吁吁。周围的人亦匆匆忙忙,有的人口中还念念有词,黑暗中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氛。走到半路,已隐约听见法号声声,在呼唤着信徒们,不觉加快了速度。六时半,到哲蚌寺。这里距错钦大殿还远,要步登台阶。号声更加清晰,随人流急忙上赶。到错钦大殿拐角处,法号声正是从大殿顶上传出。殿顶燃有香草,大法号声音哀沉,小号嘹亮,一遍大号,一遍小号,连接不断。至六点五十五分,号声停,吹号人亦撤。此时已无别的响动。大院里人不多,都靠院墙站或蹲坐。大殿正门已开,有信徒进,我亦跟进,里面安静肃穆。进去的信徒有跪拜叩头的,有绕殿转的,一会儿出,坐店门前大柱下等,上坡汗湿衣服渐凉。

天色渐转亮,八时,法号重新吹响,喇嘛们唱着歌号,抬出大佛卷轴。我用傻瓜相机拍了第一张照片(要用闪光灯),引动其他人纷纷拍照。我的相机中装的是黑白100度的卷,拍了13张,觉得还应拍彩卷,遂换200彩卷。因傻瓜相机倒片手柄坏,倒片极慢,耽搁了时间拍照。扛佛像的队伍高唱号子行进,沿路围观的人极多,纷纷往佛像卷上扔哈达,拼命挤向前去用头触顶佛像卷,以至扛佛像队伍行进缓慢。满山这里那里点起一堆堆的香料,烟雾弥漫,空气浑浊,但使气氛很强烈。八点半,行进到一半,天色已可以用400度黑白胶卷1/30秒拍。8时40分,400度胶卷用完,换上100度拍,天色已可以使用1/60秒,但色彩仍步鲜明而发暗黑。

佛像要在一面小山坡上“晒”,扛佛像的队伍行进到这里,要横起来扛着佛像一起向上爬。尽管自愿帮忙的人很多,但因破读陡而土滑,佛像又重,很难上攀,人们手拉手成几排与佛像长卷垂直的队伍,往上拉,仍归于失败。修整一会儿后,重新开始。这次齐心协力,一举成功。此时,太阳已马上要从对面山后升起。九时,佛像开始展开,太阳亦喷薄而出。场面宏大,气氛极感人。堆堆香草冒出的烟给峡谷中增添了极美的烟雾,漫山遍野,人山人海。

佛像展开后,底下喇嘛们对着念经,藏戏团开始演出。持续到十点,展毕。佛像从底部往上卷起成一大捆,又由喇嘛们和自愿的人们扛起,沿原路返回。这时,群众已开始陆续散去,路上不那么拥挤了,气氛也趋于平静。

十二时,在一个院落里开演藏戏。地面、二楼、楼顶平台一共三层坐满了人。院子是四方的,正面房里是阿沛·阿旺晋美等人,其余三面为一般群众。

拍照片者极多,有许多是专业的,所选角度大同小异,我也难脱窠臼。估计没什么特别新鲜之作。这类照片要想出新恐怕还得旁敲侧击才是。这次没拍好,主要是经验不足,不知底细。

转眼19年过去了。今天又是雪顿,不免感慨。找出手头有的一部分当时拍的照片,扫描了传上,做一个纪念。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