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非著名模特”那迪小姐被一封矫揉造作的小男生情书打动,牵手而去,不过,前景可期,过不了几天,一定又是苦命鸳鸯各自飞,另,又据说那迪小姐还可能已经结婚,她来参加这个节目,不过是为了给节目做托儿而已。

是否如此,并不重要。

我是通过两个女人知道有这么一档叫“非诚勿扰”的节目的:

一个叫闫凤娇。

她的艳照堪比当年的张柏芝和阿娇,不管那些艳照拍摄时出于什么动机,至少证明这档节目是以什么样的人群做表演基础的。

另一个叫马诺。

用我一个哥们儿何旭的话说,她活着都浪费空气。

后来,马诺在一个谈话节目里大谈自己的初夜……初夜那点事儿,是个成人都有过,但能拿出来摆谱的,少而又少,拜金女马诺上“非诚勿扰”的初衷是要坐宝马汽车,但有了宝马,却好像一下子像变成了“公共汽车”。

“非诚勿扰”的流行,让人想起刚刚被关闭的北京著名夜总会“”。

“非诚勿扰”和“天上人间”的相似之处有几:

其一,以美女和色情招徕顾客,前者是整出24个女人选男人,后者是整几百个美女招男人,只不过,前者只能1个男人选1个女人,而后者可以双飞甚至八飞罢了。

其二,“非诚勿扰”与“天上人间”更接近的地方在于,它们出卖男人、女人眉眼传情的那段暧昧与朦胧,出卖那种“选择”与“被选择”带来的感官刺激,相信到 “天上人间”的人和看“非诚勿扰”的人,都不会在乎这样的选择是不是合乎伦理、道德甚至是法制,更不会对他们互相被选择后的结果负责。

那两个秃头男主持,我越看越像大茶壶。

其三,美女们与被招徕的男人之间的交易,对“非诚勿扰”和“天上人间”来说,没什么区别,所谓的爱情都是扯淡的,拜金和色诱是一定的,所以,我看到一个相貌平常的女博士不识趣地站台了好几期没人领走,因为来这儿的男人绝大多数是冲着美女之色来的。再说,通过几轮筛选,两个陌生男女就可以大方牵手,这除了我们这个世道比较开放之外,恐怕更多的就是被选中两人明明知道这只是拿爱情和婚姻的幌子做秀罢了,没人当真。

其四,一档征婚节目,被选出来的,或者说表现出色的“美女”,不是闫凤娇,就是马诺,不是露性就是聊性,伤风败俗,教人如妓,真不知道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宣传部下辖的江苏电视台的领导脑袋里装的是什么,这样的节目与喝花酒泡女人有什么区别撒?

其五,有人说,“非诚勿扰”的原型节目来自美国――来自美国就对吗?中国人学美国,妈的,人家NBA这样的东西我们学不好,民主选举制度学不好,单单学此等浮浪轻狂学得青出于蓝――再说,我看“非诚勿扰”怎么看都不是来源于美国节目,而是来源于天上人间的小姐坐台制度。

昨天看了节目,一时气结,说一说,心里痛快。

这个社会,各行其道,我也知道“非诚勿扰”自有认定它的人群,就像“人间正道”也一样可以此起彼伏。

昨天和两个哈尔滨哥们儿喝酒,他们说,其实,当年哈尔滨也有个“天上人间”,不过早给关了,我说,“天上人间”永远不会关的,“非诚勿扰”就是江苏版的、电视版的和网络版的“天下人间”。

我相信,未来的中国,这样的节目、场所会越来越多。

未来的世界,未必是赤旗的天下,但一定是黄旗的天下。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