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孤城》:英雄当永远铭记

《喋血孤城》:英雄当永远铭记
        

   
《喋血孤城》是一部令人震撼和动容的电影:国民党第74军57师8000多名士兵(战至最后仅剩80多人)与日军4万精锐的生死对决,在孤城常德,谱写了一曲最凄怆的悲歌。
   
这是一部真实还原历史的作品!从将军到士兵到伙夫,所有的人都是真名实姓。
    “战死的官兵实在是太多了,我所在的营就只剩下了3人,当年战斗的激烈程度远远不止电影里这些,起码要残酷10倍以上!”曾经亲历常德保卫战惨烈战斗的常德市德山乾明寺88岁的释来空法师(俗名吴淞),在观看了这部电影后,如是说。

   
“常德大捷”世界瞩目,常德守军的勇敢与牺牲精神,惊天地、泣鬼神。“罗斯福曾向蒋介石仔细询问了常德守卫部队的番号和主将姓名,并在自己的备忘录上作了记录。”

   
管此前了解这段历史,但当目睹那些悲壮的场面,仍忍不住热泪盈眶。我不能不送上我深深的敬意——向曾经血洒疆场,誓死保卫这片土地的英雄。
   
遗憾的是,这部书写历史的影片,却已在很多地方由于票房惨淡而遭下线(这部影片2010年8月19日起在全国各大影院同时上映,周末四天的票房仅为120万,大部分影院不到4天就将其撤下)。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作为一个中国人,尤其中国的男人,应该抽空去看一看这部影片!铭记那些被遗忘了多年的民族英雄——他们曾经以无畏的牺牲谱写出中国军人的气节,并铸就民族之魂!
   
1939年武汉被日军攻陷,而后,日军南下,进攻常德。南下日军十几万人,主力是第11军,下辖5个师团:第3师团、第13师团、第39师团、第68师团、第116师团,共计28个联队,还有飞行第44战队及伪军等。

   
常德是湘西重镇,川贵的门户,武汉失守后,成为重庆大后方的物资唯一补给线。日军一旦打下常德,即可断绝大后方的物资补给,解中国入缅远征军之忧,也可以占据洞庭湖粮仓,从而,动摇国军的抗战决心,以战逼降。

   
对于常德的重要性,蒋介石再清楚不过。因此,常德会战,国民党调遣兵力达到21余万人,多位声名显赫的抗日名将位居其中,仅以国民党第74军为例,军长王耀武中将、第57师余程万少将、第58师张灵甫少将,都是在血战中拼杀出来的令日军敬畏的名将。

   
《喋血孤城》展现的,是常德会战的局部,是一场力量悬殊的血战。
   
进攻常德城的部队是日军第3师团、第68师团、第116师团(包括毒瓦斯部队),共计4万余人。
   
守城的部队是国民党陆军第74军第57师,总兵力计8529人,师长余程万。国民党陆军第74军57师代号“虎贲”(意思是如同老虎勇猛地奔走追逐野兽)。
   
常德守卫战敌我兵力为何如此悬殊?
   
此战对国军而言,败则亡,胜则生,是丝毫输不起的。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在不能完全弄清日军用兵真实意图的情况下,不敢轻易投入兵力决战,直到通过余程万的常德血战,日军的作战意图与主力部署完全暴露,才全面出击。

   
这注定了第57师的壮烈。
   
1943年10月,第57师师长余程万将军召开会议,策定防御作战指导方案,制定了“以确保战略要点固守防御”为目的的防御作战计划,口号是:“营长死了连长上,连长死了排长上,排长死了班长上!”


   
以下部分大都为史料摘录:
    第57师纪律极其严明,入常德城后,秋毫无犯。规定:非经指定一律不得擅入民房;指定征用住所均会同警备部、警察局、宪兵队将家具什物登记保存,用后完整交还;收割水稻时,余程万将军令全师官兵帮助农民割稻,但严令,只能喝老乡一杯茶,而不能吃老乡一顿饭;免费让百姓用船,派兵义务给市民挑运行李里,严令不准收取任何报酬。

   
11月初,常德局势日趋紧张,师长余程万根据形势判断,守城一战不可避免,为了民众生命安全,跟常德县政府协商,将全城居民完全迁出。为了使市民迅速离开城区,57师还派出士兵义务帮助市民搬运物资出城。有个上等兵给群众挑送行李后索取了两块光洋的报酬,被余程万接到报告后即下令枪毙。11月15日,市民全部离开常德城区。除了转移民众,中国军队还把常德北门外的房屋拆倒,造成开阔地,便于射击。

   
1943年11月18日,日寇第68师团户田部队所属先头部队500多人,利用汽艇向徐家湖进犯,57师第169团第三营警戒哨两个排,转战30多里,击毙日寇200多人。常德保卫战正式打响。当天,日军开始攻城并动用毒气,常德城火海毒雾,如同炼狱。

   
11月20日,日寇步兵500多人,骑兵百余人,在三架飞机掩护下,与守军打了一天一夜,日寇一共发动7次进攻,损兵折将,步履维艰。11月22日,日寇增至三千余人,集中大小炮十多门,对守军工事连续轰炸,紧接着采取整排整连波浪式密集冲锋的战术,对我阵地进行猛攻。守军官兵与日寇血拼肉搏,反复争夺,伤亡近三分之二。11月23日,日寇继续发动大规模进攻,配合作战飞机已达12架,上午10时许河伏失陷。守军第2营营长袁自强殉国,全营500多守军阵亡,仅有几个人生还。

   
11月21日,日军第68师团户田部队四千多人,分两路进犯德山,国民党守军原为临时配属57师指挥的第63师188团,团长在日寇进犯的时候擅自决定撤退,这样守军仅为57师169团3营8连和188团余部。日寇集结于十倍守军兵力,发动多次进攻,经反复争夺,终因众寡悬殊,11月23日夜,德山失手,守军除100余人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德山失守后,使常德城守军失去犄角之力和退路……

   
11月23日,日寇第68师团所部五千余人,在九架飞机配合下,分五路每路各千余人,向常德东门进攻,守军57师第169团第1营死伤惨重,团长柴意新亲率预备队增援,才算暂时稳住阵脚。11月24日至25日,日寇116师团第133联队与驻守东门城郊的169团第2营发生激战,日寇伤亡惨重,当场击毙日寇500余名,生俘7人,击落日机三架。使日寇攻城以来遭到了第一次较大的打击。11月26日,日寇步兵第109联队到达东门外,参与进攻,同样遭到惨败。

   
在这次战斗中,守军共打退日寇24次进攻,毙、伤日寇一千多人。26日下午,守军退守城后,据城垣一带防守。27日10时,东门的拉锯战达到高潮,六、七百名日寇向东门城垣发起了猛烈进攻,守军拼死抵抗,169团第1营副营长董庆霞和机枪连来汝谦连长带一排人冲出战壕,用手榴弹还击,炸死日寇100多人,董副营长,来连长为国捐躯,守军的无畏精神,令日寇胆寒。日寇参与进攻东门的军队先后达1万人左右,却没有取得进展,不得不转向攻击大河街、下南门。

 
 11月23日,攻下河伏的日寇第116师团步兵第120联队加上步兵第133联队等,共计一万五千多人,用大小炮几十门,开始向西郊全线攻击,逐步向大西门延伸推进。守军第170团第1营与日寇展开拉锯战,阵地多次易手,第1营排以上军官全部牺牲,很多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官兵,都用刺刀或步枪自杀成仁。

   
11月26日,57师因战斗大量减员,全师包括伙夫,勤杂兵,警察都编入了战斗队伍,炮兵团因此时已无炮弹,大部分改编为步兵,参与大西门守城战。坚守在大西门城墙的有两位团长,一位是171团杜鼎团长,他率领的是第3营残部,加新编进的几十名勤杂兵和二十名警察,共100多人。一位是军炮兵团金定洲团长,他率领的是炮兵编的步兵40多名,和新编进的勤杂兵40多名,共90多人,整个大西门的守军已不足300人。就是这些勇士,无论日寇的炮火如何凶猛,毒气如何威逼,他们坚守的大西门始终巍然屹立。

   
11月29日,全城转入巷战,170团坚守常德南门,整整一天没来得及吃饭。卫生队决定给前线士兵送食物和水。顾华江挑了一担水,踏着废墟,躲着弹雨,赶到阵地时只剩了半桶水。战士们急不可耐地舀水喝,另外两个卫生员把煮熟的花生逐个分给士兵,每人几把。战士们一个个手握手榴弹,左手把没去壳的花生往嘴里塞。顾华江至今难忘这样一个镜头:有一个呆在坑里的兄弟受了伤,还没喝完水,看见敌人往上冲,手里又没有枪,只有手榴弹,只见他一声不响地握着两枚手榴弹,等一伙敌人冲上来离我们约20米远的时候,他拉开两根导火线,冲了上去,与四五个鬼子同归于尽。

   
11月30日上午,日寇又一次从正面向大西门发动猛烈攻击,第57师师长余程万亲率特务连督战。到12月2日止,日寇始终无法攻下大西门。

   
进攻北郊的日寇,主要是以步兵第109联队和第133联队为骨干,另外配备有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和迫击炮第四大队,包括工兵,后勤部队共计一万多人,分东,西,正面三路向北郊进犯。国民党守军左路为170团第2营,右路为169团第3营。经过三天鏖战,守军伤亡超过百分之九十。

   
常德南面是沅江,也是阻止日寇的唯一一道天然屏障,参与南面作战的日寇主要由第3师团第6联队主力,以及配属的野炮兵第3联队。11月25日,第6联队联队长在侦察途中被国民党的飞机炸死。11
月25日白天,日寇500多人,动用汽艇,民船20多艘,用炮火和四架飞机掩护,强渡沅江,57师第171团第3营猛烈开火还击,日寇船只被打沉一半,余下的退了回去。至26日,日寇共进行了四次渡江攻击,27日拂晓,城南外围阵地多处失守,城外守军撤退至上,下南门城楼,利用城楼及城墙坚固工事,继续狙击日寇。11月27日下午,57师各部以成各自为战的局面。

   
11月28日拂晓,日寇用大炮百余门和26架飞机,对北门城墙进行猛烈轰炸,同时施放毒气达三个小时之久,城基上下全部守军阵亡,守军被迫放弃北门,进入了更加残酷的巷战。57师剩余官兵把各条街道的房屋打通,每条街道口处筑好巷战掩体,与日寇逐屋争夺,使日寇进城后,付出惨重代价,仍然进展艰难。

   
11月29日黎明,日寇照搬进攻北门的做法,先用炮火猛攻,然后才是步兵冲锋,到30日22时,东门所有房屋全部烧光,守军宁死不退,进行寸土寸血拼杀,节节与日寇同归于尽,使日寇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鉴于北门和东门连日被敌人突入,守军损失惨重的情况,11月29日,师长余程万连续发出两则求救电文,随即严令各部坚守战斗岗位,与日寇血拼到底!28日巷战开始,守城部队只有2440人,到11月30日,则不超过1800人,到12月2日,城内守军只剩下三,四百人。战至2日晚,仅剩文庙与中央银行两个孤立据点,守军不满200人,师长也端着机枪上阵,援军未到,已处于弹尽粮绝的最后时刻。

   
余程万已知援军不可能如期抵达,决意全师战死常德,向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孙连仲发出凄烈悲壮的电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指挥官、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主任等固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第74军万岁……”孙连仲接到电报后热泪盈眶,整个司令部肃然无声……

   
12月3日1时,师长余程万紧急召开57师团以上军官会议,研究决定趁夜向沅水南岸突围,小部分向西北城郊转进。城内由169团少将团长柴意新率残部51人,牵制日寇,掩护伤兵,继续坚持巷战。至12月3日4时左右,少将团长柴意新率领残部向日寇阵地冲锋,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虽然曾艰难攻占了常德,但中国军队随即展开反攻,常德会战全面打响。日军在付出两万人的伤亡后,仓皇撤退。日军战后以“凄绝”形容常德保卫战,承认中国军队的抵抗,“堪为保卫上海战役后最激烈之一次”。

   
常德会战,国军以6万余人阵亡的代价,捍卫了民族尊严。作为常德大会战中的一个缩影,第57师坚守孤城的英勇和悲壮,将永载史册。
   
遗憾的是英雄之死。
   
1955年8月27日晚上近12时左右,余程万妻子被香港黑社会绑架,余程万刚从外面赶回家,单枪营救,警察到达后与劫匪发生枪战,余程万被劫匪在黑暗中当作盾牌打死(一说为警察误杀),余程万女儿余华芳(即70年代的香港影艳星余莎莉)晚年凄凉,穷困潦倒。“近年,有记者在香港兰桂坊发现她,其时的余莎莉已是一个靠卖假珠宝维持生计的小摊贩。”英雄泉下有知,焉能瞑目?本人开头提及的释来空法师(吴淞)也在1959年被错判入狱,1982年,60岁的吴淞刑满释放后才回到长沙,靠在私营企业做临时工勉强解决生计问题……

   
除了常德会战,还有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桂南会战、枣宜会战、豫南会战、上高会战、晋南(中条山)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豫中会战、长(沙)衡(阳)会战、桂(林)柳(州)会战、湘西会战等等震惊中外的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大战役,有关这些历史,读之让人扼腕感叹!一个民族,永远不应该忘记捍卫民族魂的英雄,无论他是谁,无论他归属于哪个派别!

   
在彻底遗忘之前,让我们铭记那些牺牲!

          
于2010年9月2日

链接:趋势演讲预告

链接:读书心得3:去功利化&推荐两本书

链接:大道至简之六:透过现象看本质

链接:大道至简之五:透过现象看本质

链接:大道至简之四:透过现象看本质

链接:大道至简之三:如何准确把握趋势(视频)

链接:以史为鉴,谈通货膨胀危害

链接:时寒冰主持的“琴韵水墨-赵家珍经典古琴曲视听音乐会”总结(照片+文字)

链接:珍爱生命,珍爱生态!——兼谈“保8”真相

链接:青蛙有那么蠢吗?——另一个“温水煮青蛙”的故事

链接:前行中的民族最懂自省与反思

链接:爱心图书馆捐赠及游嵖岈山(35张照片)

链接:云南二次爱心捐助行动(含30张照片)

链接:三剑客向高房价宣战郑州行感言

链接:云南抗旱救灾感悟(含44张照片)

链接: 贵州助学·感悟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9月2日, 1:5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