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而不倒》译后记

 

 

在美国经济刚刚在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冲击下稍稍喘定之际,反思金融体系缺陷、完善金融监管的、号称是大萧条以来力度最大的美国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全面展开。在繁复的美国金融改革方案中,针对大而不倒问题的监管调整,可以说是最为引人注目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针对大而不倒问题所进行的一系列金融改革举措,不仅会深刻影响美国的金融市场格局和监管体系发展,同时也必然会影响到全球金融监管的走向。从中国金融市场的情况看,如何防范中国金融市场中的大而不倒问题,同样成为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

 

因此,要想把握正在展开的针对大而不倒问题的一系列金融改革及其影响,我们首先需要深入了解大而不倒问题的起源,以及在金融危机时期这一问题是如何显著暴露、并且对全球金融市场形成显著冲击的。即使重点是要分析中国金融体系中可能存在的大而不倒问题,同样需要对美国的大而不倒问题形成演变的脉络做一个系统的梳理。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和湛庐文化董寰编辑共同选择并组织翻译的这本《大而不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发挥这样的作用。同时,在对待金融问题的研究上,从个人偏好来说,我更愿意研究真实的历史和来自第一线的金融市场波动,乐于从记录真实历史的第一手资料中去分析问题、探究真相,这样得来的结论更为贴近真实的市场。在大而不倒问题上,这本书用生动的语言、大量第一手的故事,把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在美国上演的情景,做了大量的还原,可以提供给读者一份切近危机真实状况的观察资料。

 

从美国金融市场的演变历程看,可以说,华尔街是座从来不缺少观众的舞台。那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地上演着各种喜剧和悲剧,然而台前幕后却似乎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雾霭,让局外人产生距离感,看得热闹却不真切。当此番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从华尔街蔓延开来,迅速扩散到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时,人们的目光又再次聚焦到引发金融海啸的震源:华尔街。

 

在这次危机中,众多的华尔街百年老店均遭重创,有的甚至毁于一旦,美联储和财政部等机构对局面也失去了应有的控制力,在金融海啸巨大的漩涡中往往无所适从。他们实际经历的困境是怎样的来龙去脉?当局者的内心又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安德鲁·罗斯·索尔金先生通过本书为读者提供了美国金融市场经历危机漩涡到挣扎自救的故事。

 

习惯于被仰视、被学习的华尔街,这一次成为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什么让那么多以风险管理为职业的金融家放弃了基本的风险管理原则与底线?是什么动力在推动这些金融家越来越远离实体经济运行、而把金融交易越来越推向赌博的方向?是什么原因使得美国的监管者对如此大的金融危机即将爆发时依然视而不见、危机爆发后无力回天?华尔街发展历史上那些构筑这个金融中心基石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对市场的敬畏感都到哪里去了?《大而不倒》一书可以说从特定的视角记录了这个危机演进的过程,并对我们的这些疑惑提供一些思考的素材。

 

索尔金先生是《纽约时报》首席记者及专栏作家,其写作风格颇有特色,对事实的描述和节奏的把握颇有功底,文字流畅,但是翻译起来却有不少的难度。本书的翻译由我主持,并且由我和陈剑分工来担任全书的校订工作,陈剑博士作为主要的协调人,协助我做了大量的协调和统稿工作,巴曙松、陈剑、张阿斌、李明达、彭茜、孙兴亮、唐红、覃川桃等共同参与了初稿的翻译。初译工作从2010年1月底开始,到3月初完成初稿。为提高翻译质量,我们又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对译稿进行了多次交叉校对,几易其稿,希望能通过更为细致的工作来弥补自身水平的不足。当然,翻译中的不足和错误也在所难免,欢迎各位读者批评。

 

特别需要感谢的是,中国银监会蒋定之副主席专门为本书中文版作序,索尔金先生也专门为中文版的出版起草了序言,董寰编辑为该书的出版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在此一并致谢。

 

在一个信息总量不断增长、传播速度不断加快、传播网络不断扩张的时代,翻译工作似乎越来越变成一种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例如,翻译成果往往被视为是难以与专著的影响媲美,但是投入的精力并不少;又如翻译的稿酬也异常微薄,在物价水平不断上涨的数十年间,翻译稿费的水平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大概一直就是每千字数十元的水平。从个人体会看,之所以坚持每年选择一两本有代表性的、有借鉴意义的著作进行翻译,一方面是督促自己能跟踪阅读,也促使自己能有更多机会与研究生一起讨论、学习和沟通,另外这也是一种基础性的工作,通过介绍介绍一些有参考价值的著作给中文读者,也可以更好地开拓视野,增进对全球金融市场动向的了解和把握,我想,这种及时、动态的对全球金融市场的把握,是正处于改革和发展关键阶段的中国金融市场十分需要的,这也正是支持我们坚持做一些翻译的力量所在。

 

                                  
巴曙松

                           
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二○一○年八月三十日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9月2日, 4:37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