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剑客遇到了坦克

 b            
 三剑客遇到了坦克

 

          
           
卢麒元

 

三剑客在房事上不敌对手。

三剑客在出剑的时候,其实已经注定了是要输的。

三剑客或许并不清楚,他们的对手不是任志强,也不是任先生身后的地产商们。

三剑客面对的是坦克。

坦克气冲斗牛,轰隆隆地前行。

於是,某教授来劲了。他觉得攻击三剑客已经不过瘾了,他还要捎带上郎咸平先生。他用揶揄的口吻道:他们是不懂经济的。教授认为,通胀经济学,就是印钱经济学。教授说,货币具有蜜的特质,它会黏附在某种物体上,这个物体叫房子。教授太油菜了。这样大的“蜜密”,竟然都给他发现了。

有教授,当然就少不了学生。学生们顺着揶揄开始讽刺、挖苦、谩骂。似乎,所有没有变成房客的人,都应该来责备三剑客。

我觉得很无聊。

三剑客拥有足够的常识。郎咸平先生还拥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常识和知识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还拥有良知。

良知,有时侯是一个大问题。

拥有良知的他们,无法判断那些失去良知的人的道德底线!而这些人正在驾驶着坦克。

那位聪明的教授真的很牛。他早就料到政府会印钱的,而且是拼命地印钱。他说的是对的。全世界都在印钱,钱是不会消失的,钱就像蜜,会黏附在房子上。

教授忘了说了,蜜是甜的,尝到甜头的家伙们是不会收手的。

教授也没有说,这蜜全部粘在房子上的后果。当然,他已经不在乎后果了。他入市了,他自己已经被蜜黏在房子上了。

我觉得很愤怒。

三剑客的理性被嘲讽,郎咸平先生的专业判断被嘲讽,这已经让人感到震惊。当他们的良知被嘲讽,我们如何还可以沉默!

当坦克隆隆驶来,碾碎百姓未来的时候,有人挺身而出,挥剑砍向坦克。虽然,他们是徒劳的,他们甚至不能在坦克上留下浅浅的痕迹。但是,他们仍然在冲锋,他们在证明,中国还有人在坚守信念。

那位教授的会计科目成绩应该是不错的。他算对了自己的输赢。不过,他却忘计了国家的兴衰。

会叫的野兽以及它们的兽众们,充满了狼性。它们不在乎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它们只在乎它们嘴边的那一点“甜头”。

照理说,应该说一说任志强先生们的。毕竟他们走在坦克的最前面。我却觉得他们不重要了。他们只是炮灰。他们也根本不是三剑客的对手。

我倒是很担心坦克两旁的家伙们。他们在摇旗呐喊,他们在施放烟幕,他们在打冷枪。显而易见,三剑客很吃亏,三剑客很受伤。

如果剑客们统统倒下了,后面的百姓该怎么办?

我们不能再做看客了!

我们不干掉那些兽众,就无法阻止那辆横冲直撞的坦克。

对付野兽,我们是不必用剑的,它们不配,棍子就够了。

我最忧虑的是那坦克。

这好像是一辆被人劫持的坦克。它竟然在自己的家园里横冲直撞。

古人说,苛政猛于虎。今天才搞明白,比老虎厉害的原来是坦克。那是一种以国家命名的机器。

我看到了两条巨大的履带:“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履带下面,国民福利被挤压进地缝里面去了。

以我等的棍法,是不会介意那些野兽的,就算它会叫也没有用。

然而,我们看不到坦克后面的东西。我们隐隐感觉到,坦克后面还有东西在窥视着、在等待着。

剑客们,别砍坦克了,绕到后面去,后面还有大家伙。

剑客们虽然勇敢,可能仍然砍不过人家。

不过,不用害怕,十三亿人,英雄儿女总是有的。

王成已经在战壕里等着了。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9月8日, 9:0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