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访的含义

               
    不上访的含义

 

                    
卢麒元

 

与美国律师聊天,谈及中国的上访问题,感慨良多。

他说,美国人是不会上访的。道理很简单,总统也要接受司法管辖,总统无权干预司法。民事闹到总统那里是没有用的。也就是说,行政权力不是用来解决司法公正的。

公民遇到冤屈如何解决呢?

他们通常有五个层级:

第一,找律师。

第二,找议员。

第三,找记者。

第四,找牧师。

第五,拿起武器。

他说,就算是一个小镇,也一定有三样东西,警察、法官、牧师。

他说,美国拥有强大的媒体。

他说,美国允许公民拥有武器。

他说,克林顿、奥巴马初出江湖,都是替这类“上访者”提供帮助的基层社工。

他说,当神也帮不了你的时候,只能依靠自己。

我沉默良久。

是啊。寻求司法得到公正;寻求舆论得到公正;寻求神主持公正;最后,自己争得公正。这是一个完整的逻辑过程。

当然,在逻辑过程背后,有一个支持这一逻辑过程的强大的基层社会组织。基层社会组织,最核心的功能就是解决民众的司法纷争。当基层社会行政权力失去约束,突破司法限制,代替司法权力,压制公共舆论,基层社会的司法功能也就名存实亡了。

务必请注意,当行政权力垄断司法,形成了事实上的司法权力私有化。基层社会组织也就异化为帮会组织。我们已经开始退回到解放前的族群自治状态。拥有权力的族群利用司法工具实现的基层社会的家族性管理。这是一种非常可怕而又可悲的政治返祖现象。

事实就是,中国基层社会的政治生态正在急剧恶化。这是封建社会丑恶现象的沉渣泛起。中国开始了令人不安的政治返祖进程。人民正重新沦为现代佃农。人民必须建立准血统的人身依附关系。否则,他们的利益将得不到基本的安全保障。在很多地方,基层强势人物已经开始超越法治边界,形成家族和帮会行政管制的格局。有的基层组织领导已经变成了欺男霸女的南霸天了。不要忽视司法腐败的社会学意义。

任何忽视这种现实的领导者,将会背负沉重的历史责任。

上访,意味着传统基层社会组织正在走向瘫痪。

社会学常识告诉我们,现代文明的根本标志,就是行政与司法分离。当各级政府,甚至专业部门,都设置信访办的时候,意味着社会基层组织司法功能开始坏死了。行政在进行司法替代。这是不祥之兆。当然,这也证明了基层行政滥权已经冲决了司法的堤岸。中国的反腐败案例,无不证明行政滥权的严重程度。

功夫在诗外。

解决上访问题当然不在上访本身。

中国需要重建强大的、规范的社会基层组织。特别是要恢复基层社会组织的司法功能。或者说,必须解决基层行政滥权的问题。

解决这一问题并不复杂。将基层社会的行政权力置于司法管辖之下。绝对不能继续强化行政权力对于司法的干预了。一切行政权力必须置于宪法的管辖之下。

我很感兴趣克林顿和奥巴马年轻时候协助弱者“维权”的经历。中国有志于从政的年轻人们,会去帮助弱者维权吗?帮助弱者维权的人们,会成为未来中国的领导人吗?要知道,毛泽东就是中国农民的维权人士。

我不敢深想,一群不懂得司法公正的二世主,一旦拥有可以干预司法公正的行政权力后,他们会做什麽?我想到了结束万历新政的万历皇帝,我想到了权倾天下的魏忠贤,我想到了自主维权的李自成,我想到了准备鸠占鹊巢的努尔哈赤。

其实,道理极其简单:行政滥权,上访不止;上访无门,暴力维权;内忧不止,外患将至。

换言之,基层社会组织无法约束行政权力,上访问题就无法根本解决。通过神经病医院解决上访问题,是一种非常神经病的做法。这会将老百姓逼疯的。

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认为,毛泽东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建立了中国的强大的基层社会组织。不要小看毛泽东时代的基层单位组织。单位具有司法、舆论、宗教等多元功能。上级单位还具有裁决功能,具有一定的终审能力,不至使问题久拖不决。毛泽东建立的基层社会组织,具有清晰的人民民主特征。这种新型的基层社会组织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根本保证。当然,这也是中国社会和谐稳定的根本保证。黄仁宇先生仙逝了。不知道他会如何评价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不知道他会如何评价正在崩解的当代中国基层社会组织。

笔者认为,毛泽东留给中国的遗产分为两个部分:政治遗产和经济遗产。其中,政治遗产中,最宝贵的就是强大的基层社会组织。非常遗憾,就如同对待经济遗产一样,政治遗产就要被挥霍一空了。我真不知道,一些人死后,如何去见毛泽东。我只是知道,很多中国人现在不信神而很怕鬼。各地香火越来越旺。不做亏心事,你们怕什麽?

上访意味着什麽?

基层社会组织失效了。基层社会司法功能失效了。不过,人民仍然相信,最高执政者是公正的。他们意图通过上访,寻求最后的帮助。

这很恐怖。这是人民在检测最高执政者的信用底线。一旦最高执政者的信用损耗殆尽,将会天下大乱。

我可以沉默良久。社会可以沉默多久呢?

不上访的含义是什麽呢?

还是让历史告诉未来吧。

2010年9月15日, 9:5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