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该文在新浪博客被删除]

来源:《新国民浪潮》杂志 2010-04-07 23:25:31

欧洲有幸有个戈尔巴乔夫,台湾有幸有个蒋经国

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味地贪恋个人的权势而拒绝“春风改革”;不是所有的人都惧怕身边腐败官吏集团对自己的包围而对“民声”一次次视若惘闻;不是所有的人都胆怯地畏缩在“金字塔”塔顶抱残守缺而鼓不起政改的勇气;不是所有的人都宁愿和腐朽的官吏集团站在一起也不愿和人民利益站在一起;不是所有的人都埋藏了自己的道德良知而麻木地和旧体制捆绑在一起。

有这么一批人不畏惧一切困难和阻力,毅然选择“对今天的人民负责、对未来的历史负责”的道路。

,曾经是世界上最具有权势的人物,但他出于道德良心和个人理想,他厌恶给予他无限权力的“僵硬、野蛮、专横的极权金字塔”,于是他以极大的勇气和胆识来改革他屁股底下的这座无比巨大、无比顽固的苏联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独裁专制帝国。戈尔巴乔夫的人生经历似乎就是一个奇迹。这个来自高加索的农村孩子,用他那罕见的坚忍不拔的意志和新生的民主主义思想,最终帮助两亿苏联人民从70年的极权专制主义魔窟中冲脱出来。虽然后来他自己也被自己掀起的民主主义浪潮所吞没,但是所有的人们都明白“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两亿苏联人民将继续生活在那个冰冷的极权专制主义魔窟”。

1985年,戈尔巴乔夫当选苏联总书记时,年方54岁,身体健康,没有不良嗜好。他完全可以坐享几十年苏共打造严密的官僚专制主义体系,稳稳地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权利金字塔顶峰墨守成规、抱残守缺地当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总书记。

但戈尔巴乔夫不是那种“只贪图个人权位而藐视民族和国家长远利益”的人,在“个人权位”和“民族、国家的长远利益”之间,他毅然选择了后者。他知道:专制制度是民族、国家最大的敌人,是全社会最大的肿瘤。专制制度最终必然会走向灭亡,把自己和专制制度捆绑在一起是一件可耻的事。于是他极其明智地主动打开了苏联社会全面改革的大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对苏联的“僵化官僚管理体制”和“停滞的经济体制”进行了严厉批判。他提出“除了改革别无出路”的口号,强调改革是苏联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小修小补无济于事,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革。党的中心任务就是推进和保证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

戈尔巴乔夫的政治改革主要是通过“还权于民”,来激发广大人民的社会积极性。一、逐步推动人民的言论自由,他认为“让老百姓统统闭上嘴”是世界上最野蛮的做法。公开性象一阵春风首先在思想文化界刮起,人民终于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意见和看法,社会的弊端开始大量被人们揭露出来,于是人民的改革勇气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的人们成为踊跃革新自己国家和社会的“新国民”。受官方媒体思想蒙蔽、逆来顺受的“旧国民”大量减少。整个国家、国民的面貌越来越充满新的生机和活力;二、逐步推动人民结社自由。戈尔巴乔夫回忆说:“从1988年春到1990年初”,“我们在短短的时间内进行了自由选举,建立了议会,实行了多党制,使组织反对派成为可能——一句话,使社会有了政治自由”。

1990年3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正式废除了宪法第六条关于“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社会的领导力量和指导力量,是苏联社会政治制度以及国家和社会组织的核心”等规定,苏共不再有法定的领导地位。1990年7月苏共28大以后,苏联正式宣布“结束政治垄断”,实行多党制。

戈尔巴乔夫正是用“自由、民主的新生力量”极大地革新了原来僵硬的官僚管理体系,使国民从一个“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专横官僚体系中解脱出来,呼吸到自由的新鲜空气。今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巨大价值。

他摧毁了红色沙皇斯大林遗留下来的世界上最庞大的专制主义世界;

他给了千百万人民安排自己生活和选择发展道路的自由;

他为地球上1/6地区的居民(包括东欧国家)进入以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适性原则为基础的现代文明创造了条件;

不贪图个人无边独裁权力、为民族和国家寻找一条文明、理性、自由的道路而努力的戈尔巴乔夫,完全有理由成为20世纪伟大的政治家之一!

1975年,台湾社会进入蒋经国时代。84年再度“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在古稀之年,他不贪恋个人独裁权位,而是勇敢地走上一条要终结“台湾独裁统治”不幸社会的历史新路。

1986年蒋经国成立“政治革新小组”开始逐步推动台湾政治体制的改革运动。1、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2、开放党禁,3开放报禁。9月28日,台湾社会活动十余年的各方民主人士齐集一堂,成立了民主进步党。

10月10日,蒋经国在“双十节”发表要对历史、对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的讲话后,下令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打开了台湾通往民主宪政的大门。

蒋的当时英文秘书马英九在听到蒋经国亲口说要开放党禁、报禁时,激动地说“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历史”,但也有一部分党内保守派纷纷质疑“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却淡淡地回答道:“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这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语气轻微,但无疑是中国100多年来最伟大、最具有历史进步意义、最振奋国民的一句话。

后来,在蒋先生的直接领导下,台湾实现了军队非党化、取消学生课本中关于三民主义的党化教育、剥离政府部门的专职党职人员等,有步骤地结束了几十年的“一党专政”。

蒋经国开启了中华民族史上史无前例的民主宪政之门,他的名字将会名垂青史。这里面虽然也有世界民主大趋势和岛内民众不懈争自由、争民主等因素的影响,但这也与他本人勇于对历史负责、对民族负责的伟大政治家素养有关。 蒋经国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不迷恋个人独裁权位、敢想敢做,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蒋经国是台湾“一党专政”弊政的终结者,是台湾社会民主时代的开门人。

做一个对民族负责、对历史负责的人;做一个有道德良知、不迷恋个人独裁权位的人;做一个历史留英明而不留骂名的人。这也许就是我们对今天某一些人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