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能成为物质的巨人精神的侏儒

 

中国不能成为物质的巨人精神的侏儒

(中国迫切需要一场道德和文化重建)

 

—2010年9月15日星期三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发布了《走向社会重建之路》报告,“当今中国的众多社会矛盾——贫富差距扩大、官民关系紧张、劳资纠纷增多等,归根到底,是由于改革过程中权力、市场和社会三种力量有失衡之处,‘权力之恶’和‘资本之恶’未得到有效制约。” 更危险的是,“权力之恶”与“资本之恶”目前已经叠加在一起,形成了“权力市场经济”。权力和资本结合而形成垄断性的既得利益集团,影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公正。(2010年09月15日《中国青年报》)

    报告指出,在我国经济领域中,资源正在向国有垄断企业集中。垄断的苗头开始出现在竞争性领域中,而在石油、钢铁、煤炭、交通、通讯等原有的垄断性行业,这一趋势在进一步强化。在社会生活领域,以权代法、以压制社会为代价强化权力的迹象“清晰可见”。“在某些地区,权力的任性、霸道和恣意妄为显露得越来越明显。”

    课题组提出,中国当下面临的一个新的历史性抉择是:是通过社会的重建,形成政府、市场、社会相互配合的治理结构,还是造就一种更强大的权力来包打天下?重建包办一切的“总体性权力”不是出路,它反而可能成为社会失序的根源。真正的出路在重建社会,而重建社会的基本目标是:“制约权力,驾驭资本,遏止社会失序”。

    笔者非常赞同《走向社会重建之路》课题组对当前中国主要矛盾及其原因的深刻揭示,但认为其提出的社会重建之路只能是一记响亮的空炮。笔者甚至认为,温家宝总理最近公开呼吁的政治体制改革,也有一点暮色苍茫的味道,如安邦分析师贺军所论,这是总理从历史角度对改革重要性的回顾,也是他对当前政治体制改革现状带有个人情感的呼吁。

    多年前读到我的前同事李方的一篇文章《警惕把改革意识形态化》,其中谈到他读过的一本西方著作,作者认为,如果既得利益群体强大到一定程度,或者说超过某个临界点,则一切改革皆无可能。窃以为眼下的中国现状,正在验证这个先知般的结论。最新的、顺手拈来的例子是中石油在泄油事件中的表现。

    溢油量超万吨、已创下中国海上溢油事故之最的大连大窑湾港输油管道发生爆炸起火事故,至今事发已近两个月,中石油和当地政府均未对造成重大损失的上万养殖户做出任何污染损害赔偿表态,反倒是采取了积极措施阻止遭受损失的水产企业和养殖户到法院起诉以及到北京上访(《新世纪》周刊 2010年9月13日)。

    7月16日18时20分发生事件,8月2日,中石油大连分公司召开了表彰大会,几十个单位,上百位个人获得嘉奖,成为又一例丧事当喜事办的典型案例。中石油急不可耐的表彰大会,与对受损渔民的一毛不拔,形成了尖锐的对比。中石油已经连续多年成为世界最赚钱公司,内地民企500强的全部利润抵不过中石油和中移动的利润总和。但这又如何?它至今仍然不过是物质上的巨人精神、文化、道德上的侏儒,离“伟大的公司”十万八千里远。

    这家企业的危机公关,是既不愿意直面媒体,也不愿意遵守法律,而愿意在官场内上下通关。“7.16”大连中石油管道爆炸事故发生半个月后,中石油集团总经理蒋洁敏拜会大连市委书记夏德仁、市长李万才,详细汇报了“7·16”事故发生后中国石油采取的一系列工作措施,对大连市委市政府在抢险救援中付出的巨大努力表示感谢,并商讨了善后工作。据知情人士透露,事故发生后,曾有说法称,中石油内部的思路是,公司拿一定数额资金“表示一下”,让大连市政府出面赔偿渔民损失,然后公司以扩大投资、增加项目等途径来“补偿”大连。

    连现有的基本的法律和规则都要公然践踏,更别指望通过更大限度的改革来限制资本和权力。因此,当下中国迫切的出路不在社会重建,而在文化和道德重建。通过文化和道德重建,先把猴子变成人,才有可能谈进一步的改革与进步。全社会应该形成新的强大的道德和文化理念及氛围,对于一切不遵守法纪、一切没有“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一切“挟权力和财富以令天下法律、公平和正义”的人、企业和事,不管他职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财富有多少,全社会都应该极端地鄙视他——他只不过是个穿着美衣华服的猴子而已!

    我们必须唤醒每个人心中的星空和道德律。没有对道德、善与大爱的信仰,没有对人与自然的敬畏,没有对罪恶的忏悔,没有文化的觉醒和道德的力量,社会上的每个人、尤其是强势利益集团眼里只剩下权力和金钱,这样的世界就一定会成为没有规则、没有正义和公平的,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

    我不认为猴子有了财富就能自动进化成文明人,有时候野蛮的东西拥有了巨大的财富支配权力以后,反而会变得更加野蛮。我也不认为改革自此就陷入绝望,因为我相信文化的力量、人心的力量。想想西方文艺复兴中人的觉醒带来的社会变革与进步吧。我相信凯恩斯的观点:“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哲学家之思想,其力量之大,往往出乎常人意料。事实上统治世界者,就只有这些思想而已。许多实行者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却往往当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之奴隶。狂人执政,自以为受天启示,实则其狂想之来,乃得自若干年前的某个学人。”在凯恩斯看来,既得利益对社会的影响,还远不如思想观念摧折贤良或春风化雨的力量大。观念推动世界,影响未来。为什么一些富人不肯拔一毛而利天下,而另一些富人则把全部身家贡献出来?都是思想和观念所决定。它比利益本身更影响人的行为。

    当下中国,迫切需要的是一场文化和道德重建,是人的复兴和心灵的复活!(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2010年9月26日, 10:2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