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美国经济政策的结果

中国与美国经济政策的结果

1991年—1992年美国与日本都陷入一场严重的衰退中。当时,有99%的经济观点都是日本将很快走出衰退带领美国复苏。可是,接下来的近十年时间里,美国经济是强劲复苏,而日本继续是强力下滑。而2009年的今天,全球同样又有趣地有99%的经济观点,都是中国将很快走出衰退带领美国复苏。未来是中国先复苏,还是美国先复苏。这完全取决是中国企业与个人先完善了企业与个人负债表,还是美国企业与个人先完善了企业与个人负债表。所以,中国与美国的经济政策将最终决定真正的答案。


为什么谈中国经济政策中必须结合美国经济政策呢?因为真正的经济环境中,不存在中国复苏后带领美国复苏或美国复苏后带领中国复苏的事。只存在如果中国经济复苏,那美国经济就必然加剧衰退。而如果美国经济复苏,那就必然出现中国经济加剧衰退。大家今天必需明白现在的经济是资本控制实体经体的时代。资本是逐利的,当中国经济出现复苏时,全球资本包括美国地区资本就会大规模进入中国地区。这样,中国地区就会借助全球资本强化复苏动力。而美国地区就会因为缺少全球资本包括本土资本而陷入加速衰退。所以同样如果美国率先复苏,那中国地区必定面对大量资本撤离而加速衰退。这点我们在
1993年后美国与日本的情况就充分说明。1994年后美国经济复苏之猛烈就极大地依靠全球资本包括日本地区资本涌入。而1994年后日本经济并没有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包括日本央行与日本政府的宽松货币与财政政策中复苏,而是由于大量资本撤离转战美国市场而进一步是加剧下滑。中国有一名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以中国今天的经济问题真正是保8%增长吗?

2009年一季度中国地区银行新增贷款达4.58万亿元人民币,已基本完成20095万亿人民币新增贷款目标。而全国发电用量却继续保持回落。3月份全国土地价格出现环比下降,而3月份全国商品房价格环比是上升,并出现交易量大幅上升。大型国有企业融资成本几乎为零,高风险投资意愿严重上升。而中小企业贷款利率是高达30%以上。这些数据说明大量信贷资金继续进入过剩产能与高风险投资市场。工业利润的下降与就业市场的困难还将持续。现在摆在中国央行面前只有一个选择,是今年全年中国地区信贷是8万亿人民币还是12万亿人民币的事。因为未来如果信贷收缩,中国经济就直接迅速恶化。如果是维持超高速信贷增长,或以通货膨胀为代价的货币政策,那将很快引发中国地区资产价格泡沫投机,大量投机资本与储蓄资本将首选的是地产市场。而中国地产市场未来价格上升,必然会引发中国通货膨胀上升。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的重要教训就是社会成本底线问题。当工资收入跌幅小于物价跌幅时,这个社会成本底线或许应该是安全的。当工资收入跌幅大于物价跌幅时,这个社会成本底线是有问题的。如果中国央行今天是以通货膨胀为代价的货币政策,那很快将明白上纪30年代的大萧条的重要教训。


如果一个经济体从通缩中是转入通胀后,那必定是会进入一个更大代价的通缩。以实际运行中经济为例,上海现在较高瑞地产在过去一年的世界性大萧条中调整幅度不到
10%。中国许多一线城市房价今天在世界范围内是表现非常惊人的。其中的重要原因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与人民币升值中,大量海外资本进入中国主要地区优质地产。而近期上海许多顶级楼盘放巨量成交,说明中国大量信贷投机资金进场接盘,大量海外资本退场。中国央行的以通货膨胀为目标的货币政策必然是加速与加剧未来这场资本的转变。当中国地区通胀上升,大量从中国楼市成功套现的海外资本必然撤离中国市场,转战高级别货币中的通货膨胀低的货币。这样中国央行的通货膨胀为代价的货币政策将很快去挑战中国社会的社会成本底线问题。这样中国经济就必然从通胀进入一个更大代价的大通缩。而中国许多地区楼市就会从暴涨中进入一个长期暴跌中。而20076月份本人提出的非常明确,中国经济最坏的局面是中国股市未来跌到2000点,而中国许多重要地区楼市继续保持上升。当时我提出的时间点是2008年底,现在看来是要延后一年在2009年底左右。


现在有人或许会提出,美国现在不是也是宽松贷币与财政政策吗?美国中央银行不是也是以通货膨胀为目标的政策吗?要知道不是中央银行把利率放到了零或执行量化货币政策就一定是通货膨胀为目标的政策。因为只要企业不去扩张借代或个人不去扩张借代,经济体的流动性再充足,通货膨胀都是不会上去的。这一点从日本经济在
2001年—2006年是定量宽松货币政策,但日本企业债券市场是逐年萎缩中可以获得解释。现在美联储是大量购买抵押贷款债券和美国政府债券,而美国政府是大量注资银行体系。而美国的实体经济包括个人消费市场并没有获得太多政府扶持。并且,美国汽车工业的倒闭风险,都让美国实体经济企业与个人现在都为了完善各自的资产负债表而努力。今天,美国的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是大幅提高。但这些高能货币的释放不是美国银行业所能决定的,而是美国个人与企业的真实需求的回升才会出现。所以,今天美国货币与财政的主要调控方向是不会带来经济体的短期波动。而是建立在更市场力量的维护上。


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近期美国股市的回暖,有来自美国银体会计制度的改变,也有来自美国交易所限制抛空的规则。所以未来美国经济如再出现进一步下滑,那中国的通货膨胀为目标的货币政策是否会更坚定。短期结果中国是好看的,但长期目标谁是正确的呢?
1930年的世界性大萧条是制造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么现在的这场世界性大萧条是否会制造出区域性地区冲突呢?这或许就是人性的问题了。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9月7日, 9:0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