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我有这样一个故事。那是我刚到国外不久,记得第一个中秋是在美国华盛顿过的。我把月饼带给老外分享,他们都不懂中国节日,还认定月饼不是健康食物。我告诉他们,其实月饼是中国古人用来祭祀月亮的祭品,是给月神吃的,不是给人吃的。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家庭围在一起吃,反而把月神忘记了。

 

老外不理解,为什么要在月最圆的时候献给月神?这一天为什么又成为合家团圆的节日?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不过,引起了我的思考。不久我看到了很多西方“月圆夜,杀人夜”的电影,而且好像科学理论也证明了月圆之时,人类发疯的比例非常高,英语里还有一个常用词“Lunatic”,意思就是“精神病”,原意可做“月亮的”解释。知道这些情况后,我就开始向另外一个方向探索:如果月圆引起变态等精神疾病,那最圆的中秋夜,岂不是最可怕的一晚?

 

其实这很容易证实,我们不妨去相关部门查询一下,无论是恶性犯罪还是轻微的摩擦如撞车、吵架,夫妻互殴,是不是在月圆之夜最集中?西方早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那些电影就是据此而来的,中国可能也有,只是没有公开。否则,也许会引起混乱,又或者被一些犯罪份子作为无罪辩护的挡箭牌。但想一下,中秋可是一年月亮最圆的夜晚啊,这一晚,有多少平时正常和一本正经的人被月圆弄得失去了理智?也许你的亲人就被变态狂魔缠上了,也许出门的朋友再也回不了家……

 

我的结论就来了:原来智慧的中国人早就知道月圆对人类精神的影响——月圆夜杀人夜,他们用当时很缺少的鸡蛋黄、白面、白糖做成月饼,选择在一年月亮最圆的中秋之夜献给月亮。这样做只是迷信?还是对月亮的祈求?从把这一祭天的节日弄成人间的节日——不给月神了,大家自己吃,显出中国人智慧的跨越:他们知道,这一天容易出事,那么,如其求月亮保佑,不如亲人团圆,哪里也不去,围着月饼,互相守望……

 

这就是我当时的结论,至少,我是这样忽悠老外的,结果啊,那些听到我讲中国“民俗”的老外,几乎个个对中国赞叹不已,对我也肃然起敬。为啥呢?很简单,如果我的解释成立,那么不但说明中国人早就知道月圆对人类精神状态的影响,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发明了迄今为止最好的治疗“精神疾病”的办法:亲戚朋友像月饼一样团圆在一起,在明月当空的时候,团团圆圆,和和睦睦——

 

这也是我借机送给今天所有朋友的祝福:也许我们生活在一个让人发疯的时代,生活在一个变态的黎明前夕,但只要我们围拢在一起,团团圆圆,互相祝福,相互守望,相亲相爱——有没有月亮、月圆月缺的夜晚,又有什么关系捏……^_^

 

2010-9-22 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