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是对国家和法律尊严的严重挑衅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7a730100kpps.html?tj=1

欢乐时评


上访、压访、……这些二十一世纪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充斥在各大媒体上,也充斥在人们的心间,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结。俗话说:不平则鸣。有了委屈,有了冤情,有了诉求,在当地解决不了,便到上级表达这种诉求,按说是很正常的,也是公民应有的权利。然而在当下,百姓的上访权却正是被不少地方政府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粗暴地剥夺。压访,甚至花大力气去截访,这些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但地方政府与京城保安公司签约,保安公司设黑监狱进行截访,限制上访者的人身自由,对他们进行遣返,甚至打骂,这却是少见了,是令人异常震惊的。而这却是事实,据记者的采访,在北京,有一家叫安元鼎的保安公司,就正在干着这惊世骇俗的非法勾当。


2004年成立,是经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批准的特许保安经营企业,2007年它的业务量862万到2008年突然上升到2100余万元。经记者调查,安元鼎的主业竟然是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这家时间短却发展迅猛的保安公司涉嫌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向地方政府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


真是闻所未闻啊!地方政府压访、截访本已不对,如今又和保安公司签约对上访者进行非法监禁,这种情况就已经超过上访问题本身了,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违法行为,是对国家和法律尊严的严重挑!


上访,就是因为百姓有了矛盾,有了问题,如果那些地方政府事事以人民利益为重,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把百姓的事当做自己家的事来处理,我想上访现象是不会发生的。上访现象的产生,许多情况下就是因为地方政府平时对百姓利益不闻不问,甚至以公权欺凌百姓利益,从而造成矛盾,有了矛盾又不积极去解决化解,致使其越积越重,最终酿成上访事件。而对于上访事件,大多地方政府是既怕又恨,怕的是上访者将问题反映到了上级,引起上级的上快,从而影响其政治前途,恨的是这些小老百姓竟敢胆大妄为,真恨不得吃了他们。因此,他们才对上访者进行压制、截访,不让他们反映问题,以图影响了他们的仕途。前不久江西宜黄事件中,宜黄县不是书记县长亲自出动了四十多人前去机场围堵上访者吗?的确是很壮观的。这大概也是当今中国一景了。其实中央对上访问题的政策是一贯的,要求地方政府要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要通过下访来切实解决百姓的诉求,通过日常工作来为百姓解决问题,消除上访现象。无论是“三个代表”,还是“两个务必”,都要求干部一心一意为百姓服务。不少上级部门甚至将上访做为考核地方领导的一项硬指标。但往往事与愿违,这些好的举措却并没有促使地方政府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而是在日常时习惯捂着、压着、盖着,根本无心去为百姓排忧解难,出事了又不积极去化解矛盾,而是依然通过压、截等非法手段来对待百姓。这样的情况下社会怎么能够和谐呢?


原来,地方政府为了截访还需要花费人力、物力进京或上级政府去进行截访、劝返等工作,如今好了,有了京城的保安公司操办,只需花上一些银子,一切都搞定了,真是省心省力!也不知是哪个头上长疮流脓的想出这么个“好主意”!这样的人真是不得好死。这保安公司也够胆子大的了,什么业务都敢开展,简直是吃了熊心咽了豹胆了,还是其背后有什么背景呢?竟敢设置“黑监狱”,限制人身自由,胆子的确够大了。这简直是拿法律当窝头,简直是在贱踏国家法律的尊严。


如今,这样的非法保安公司终于被记者揭露了,终于被有关机构立案侦查了。我们似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但事情却远远没有完。笔者以为,这起事件起码要有两方面的真相和惩处才行:其一,彻查保安公司,看一看他们的业务究竟有多少,赚了多少黑心钱,看一看他们背后有没有背景,对其一定要进行严惩,否则法律的尊严何在?其二,要查一查究竟是哪些地方政府与这黑保安签了协议,一定要查清,对这些地方政府进行曝光,更要用法律对这些地方政府的领导进行严肃处理,绝不能姑息。否则,国家的尊严、党的尊严、人民的尊严何在?


我们期待着进一步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新闻链接:

http://unn.people.com.cn/GB/14748/12802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