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两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调查报告:自杀抑或他杀?——解开富士康自杀事件之谜。http://my1510.cn/article.php?id=6ea482a966ee7921富士康事件在今年上半年闹得沸沸扬扬,但中国的灾难很多,这些轰动一时的“十三跳”,已成为“街市依旧太平”的陈迹。那些逝去的生命是如此不值钱,只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许多灾难一起成了人们的“消费品”,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当今拥有话语权和知识积累的知识分子,在中国灾难里的缺席,甚至混淆是非,使得灾难更快地如流水般让人忘却,直到更新的灾难频繁到来。但灾难并没有使这个国家的政府和民众得到什么教训,同质化的灾难依旧大难发生。好在还有像撰写这个富士康调查报告的一些老师和学生,在不懈地调查真相,弄清到底是为什么?虽然对政府和厂商不一定有多少约束力,但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不做,那么我们将永远被奴役。

二:安元鼎:北京截访“”调查。http://gcontent.oeeee.com/f/6c/f6c9dc70ecfd8f90/Blog/4a3/c0aee0.html安元鼎作为承办地方截访和黑监狱的代表,被勇敢的媒体如《财经》和《南方都市报》报道出来,官方似乎也拿出了一点相应的整治措施,但这并不表明黑监狱和胡乱截访就有什么改观。对民众正当权益的伤害,已成为了许多官员为了官位和自身利益,从而私用公器来打压民众的一种手段。官员权力来源不受民众制约,民众没有真正的选举权,没有对政府有效的监督和真正的制约,任何暂时性的对某黑监狱的暴露,根本就不解决什么问题,何况真理部紧接着就会屏蔽这些曝光的新闻。变态的维稳体制,使得“地方官员承认维稳压力加大 部分地方打压上访者”。http://news.163.com/10/0922/00/6H57UO2C0001124J.html如果说不解决这个变态的维稳体制,这个社会如果最终崩溃,当然很吊诡于来源于诸种变态维稳。

三:环首都七省区市遇突发事件可集中调警。http://news.qq.com/a/20100927/000407.htm?pgv_ref=aio一方面用暂住户口,使不少人暂住在中国,另一方面又把首都搞成个国中之国,享受许多不成条文的优惠,其中的“优惠”就是用巨大财力和权力维持下的安保。为什么有这样变态的安保呢?其原因在于对花巨大精力、财力、物力、人力的奥运安保模式的迷信。把作为特例的奥运安保模式,加以常态化,这是公检法为了扩大自己的权力、增加自身的利益,而将不稳因素扩大化的结果。也就是说,公检法把官方的受虐狂状态放大,成功地让高级官员做出首都正处于危险中的判断,从而有效地形成利益绑架。正如社会学者孙立平,这种“不稳定幻像”更整个社会带来了深切的不安。

四:廉政文物展将展示胡锦涛自付饭费收据(组图)。http://news.sina.com.cn/c/p/2010-09-27/081521177508.shtml要拿出这种“象征性”的证据,官方一定还能拿出很多。汉代的一位宰相公孙弘在公众场合下经常穿补的衣服,以示自己的清廉,这种作伪方式,让当时人十分反感。谁都知道宰相不可能贫穷到这样的地步,但他居然以此公然挑衅民众的智商,结果被写入史书中遭人嘲笑千年。再贪的人,我们都可以拿出一点廉政证据,重要的是,要公布其所有财产和子女的财产来源,以展示一张象征性的证据以示清廉,是把民众当作三岁小儿来哄的把戏。制度本身就是促使人贪污的制度,再加上没有真正的监督,没有财产公示,你让人怎么相信你们这种弱智表演呢?

五:内蒙古一限拆通知附子弹 拆迁方称为拒迁礼物(图)。http://finance.ifeng.com/city/pic/detail_2010_09/25/2624764_0.shtml说很多地方的强拆,是一场微型“战争”已经不为过。无论是自焚,还是直接对抗,还是派黑社会打手来违规操作,这一切都是撇开法治渠道的暴力。强拆的官商当然是强势群体,而被拆的民众很多时候不堪一击。但也出现过城管、拆迁队的人被杀死的报道,这说明拆迁的暴力正越来越升级。我看了很多强拆方的无理蛮横,但像内蒙古这家房地产公司,公然给拆迁户写威胁信,并且寄象征性子弹的公司,还未见过。这种公然的蛮横与无耻,是没有做人底线,也是不把所有看到此事的中国人放在眼里的骄狂,虽然当地政府在此勾结中一定得到了好处,但放大了说,也是不把政府放在眼里、并且绑架政府的做法。也许在他们看来,当地政府从中得到了很多,有必要配合他们这种公然的黑社会行径,既如此,民众应该让谁来保护他的利益呢?

六:国内首个反贪硕士班开学 反贪总局局长当导师。http://news.qq.com/a/20100927/000071.htm这是个充满喜剧和吊诡的新闻,在西方国家一定觉得是有人在写小说,但在这个国家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稀奇,因为现实的荒诞比所有中国小说家加起来的想像力都还要丰富。我们不只一次看到下面一幕:一位反贪局长或者某位官员,今天还在台上大做廉政报告,明天就因为腐败而被双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制度已使不贪污,根本就做不了官,做官必贪已成为一种制度选择。换言之,中国的腐败,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制度性腐败,使你要想当官,要想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必须走贪腐这条路,才能与另外的官员一起,共同完成对民众利益的抢劫。提高学历就能反贪,真是个好主意,那反搞好拆迁,是不是也办个反强拆硕士班呢?预防矿难是不是办个预防矿难硕士班呢?如果问题能如此轻巧地解决,那治理复杂社会难题,就是天下最容易的事,可惜中国灾难的现实不成全你。

七:中国信访总量连续五年下降 清2207名牢头狱霸。http://www.cnr.cn/allnews/201009/t20100927_507103434.html一方面不给你准确的数据,也不给出数据来源,更不告知你数据的可信性和真实度,却给一个你无法算度的下降率,以表明自己的卓有成效。这样的欺骗术,政府各级部门已玩弄很多次了,这次人权白皮书再玩一次,根本就不让人吃惊。要是他们不这样玩,民众才会感到不可思议。在揭露安元鼎的黑监狱报道出来后,官方马上来个人权如何得到保护和上访总量下降的报告,其要消除黑监狱报道负面影响的想法,真可谓用心良苦。但细心的读者看出了上访总量五年连续下降,与安元鼎这样的保安公司制造的黑监狱,有很深的瓜葛,这也是自我粉饰的官方始料未及的,不要小看民众自我解读你们“”报告的能力,否则自落笑柄。

2010年9月27日10:25分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