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五日,我在朱文的诗集《他们不得不从河堤上走回去》的扉页上写道:

没有别的理由
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了

那时候我刚刚从一个小城搬到大一些的小城去工作、居住,各种行李中,最多、最重的就是书。而朱文的书与其他书不同,我把它放在随手可取的地方,而绝大部分的其他书,则是用纸箱封存的。到了城市之后,我把这本黑色的诗集放在床头,以让我在睡前可以看一下。

算起来,这本黑色的诗集已经被我随身携带有6年多了,从2004年的昆明,到2005年的深圳、北京,2006年的龙州,2008年的南宁,2010年的成都。当初在昆明一二一大街的清华书屋买下的时候是八月,之后,我在那年的冬天摘了几朵图书馆面前的花(忘记了是什么花),夹在书中。上自习的时候累了,就翻开这本小书,一股清香随书页翻动而至。现今再度翻开,即使我把鼻涕都吸进鼻腔里,都无法闻到当初的香气。

在这本诗集里,我用铅笔在空白处写上一些句子。不知道当初用铅笔而不是水性笔的想法是不是随时可以把这些幼稚的句子擦去。除此外还用铅笔在一些诗句下面画上横线,以示此处、此处深得我心。

在第17页,《让我们袭击城市》:

穿着夹克和毛衣,衬衫和皮肤
忘记了黑色,夜晚便不再来临
像鲸鱼的旗枪,从新街口到鼓楼
星期天的南京如同一块光润的皮肤
绽开一条伤口

这是朋友艰难度日的城市,我
看到街道痉挛、广场蠕动。古老的
城市从清晨到傍晚不停地呕吐–
分泌液、沙子、胃和
我的几个朋友

在旁边的空白处,我写下让现今的我羞愧的句子:

我的记忆像皮肤上的一条伤口
有些血以外的东西在潜逃
……
10月31日

我用模仿的形式,来表示我对这诗歌的喜爱,或者同感。那时候我远离城市,在郊区中本应无忧无虑地度日,可我还是不是多愁善感起来,我会想起那些在城市里艰难度日的陌生人们。于是我写下:《一个男人的走失和150元的酬金》:

一个女孩左手提着包右手拿着可乐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一个男人手里挽着一个女人或者其他什么人
他们都不看谁才是走失的那个男人,因为他们不缺那150元钱
也不缺那个走失的男人
一个拾荒者手里提着灰青色蛇皮袋
他也不看那张黑白的纸,他说到处有人走散到处有人离开
为什么他却只值150元?

一个男人在某个下午走失
他的命运,是150元钱和一张黑白的纸的总和

而那首我很喜欢的《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就在这本诗集的第118页,第二段和第三段之间,被我贴上了一多小花。橙黄飘香的小花,现在成了暗黄的枯花。第二段和第三段是这样写的:

不管你回家,还是去更明亮的一个地方
你都要在黑色的棉花地里行走,你都要
在乌云的故乡行走。田埂,已经在棉花
的海洋中漂走,你只能走在一个正在慢
慢消失的方向上。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怎么这么固执呢?在夜里,避开伦理和
闲言碎语,你来到我这里,在一个没有
希望的地方敲敲打打。拍落外衣上黑暗
的尘埃,和我在草席上做爱,慌乱中你
总胡乱叫着名字。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我不想说朱文用了什么意象,用了什么比喻,用了什么形式的东西来表达。我只是在很多次走夜路的时候会去想起这首诗来。而各个时候所想起的部分又不尽相同,有时候只会想起这个题目: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你离家了,你去了其他地方(我不想说是远方),你出了门,就在黑暗中。你离开我,我或者在门口跟你挥手,或者压根不想跟你说再见,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了。又或者是某位朋友,他/她说要离开这个地方,或那个地方。可是,我亲爱的朋友,不管你回家,还是去一个更明亮的地方,你都要走过那块黑色的棉花地,你走在慢慢消失的方向上。是的,就是说,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这个时候我或者在你的身后拼命呼喊,可是你听不到啊,因为你就在黑暗中。

在《道理都写在脸上》中,朱文写道:

对大街上已经太多的双眼皮的女人,你有什么认识?
对没有眉毛只有眉线的女人,你有什么认识?
对厚嘴唇的女人、对薄耳朵的女人,你有什么认识?
对鼻子和上唇之间很短、说起话来像兔子一样抽动
的女人,你又有什么认识?

有时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道理都写在脸上。

这首用设问写下的诗,到最后恰到好处停止了。开始的时候你还会以为是陈鲁豫老师,一直问些低智的问题。朱文比陈鲁豫老师高明的地方,就是他不用让读者回答”你小时候的数学好吗?”他只用了最后两句,给了你全部答案。

诗集的最后一首题为《海》,不知道是纪念还是怀念,抑或是什么都不是,只是写给前情人的恋诗:

你是大海深处最柔顺的海草,
你是潮汐的抚摸中渐渐变硬的礁石,
你是黄昏与夜晚最紧的间隙,
你是喃喃自语的光芒,不肯消逝

就像海水的滋味混同于血水,
就像黑暗混同于黑暗中事物,
我看着我的记忆,
我看着我的回忆中正在沉没的你

读完这首诗之后,我像往常一样,想在”让我觉得深得我心”的句子上用铅笔画上。犹豫再三,为了不至于把全部的句子都划上横线,我在题目上划了双横线。

我们知道自己的罪过,在黑暗中行走不
为月光所能照亮。我们都感觉到上帝的
仁慈的界限,他怜悯不幸的让。所以你
在黑暗中出现了,东张西望,却没有永
久地留在路上。但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是的,我的朋友,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了。

九月十一日凌晨2点

相关日志

建议使用Feedburner订阅本Blog | 在豆瓣九点 | English Blog | 墙外Blog:瘦人志


Some Rights Reserved |小刀周遠的瘦人誌 |Permalink | 暂没有评论| Add todel.icio.us |关键词: ,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