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重蹈日本覆辙 社保投资就该遵循收益第一原则

别重蹈日本覆辙 社保投资就该遵循收益第一原则

 

2010-9-8 中国证券报

 

   
每个人都希望安居乐业,从摇篮到养老获得基本保障。但老龄化社会让每个老人陷入恐惧之中,老无所养可能成为社会常态。

 

   
中国养老金缺口越来越大。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今年7月披露研究结果,目前我国养老金缺口大约1.3万亿元人民币,而2004年为7400亿,6年实现翻番。按照这个速度,我国的养老金缺口很快就会世界第一。另据2005年世界银行测算的中国养老缺口的报告,以目前的人口与养老模式,从2001年到2075年,中国养老金缺口高达9.15万亿元人民币,这还未计算货币购买力贬值。

 

   
弥补养老金缺口有以下途径,国有资产划拨、增加缴费群体与比例、增加投资收益,如果上述办法都行不通,只有向法国等政府学习,推迟退休年龄,人为改变老年人的定性,从60岁上升到62岁,甚至65岁。

 

   
增加缴费群体与比例在中国行不通,我国企业与个人承担的养老负担十分沉重,工作人口承担了养老体制改革之后的高额成本。解决我国养老金缺口的可行途径包括,增加国有资产划拨到养老部分的比例,提高养老金的投资收益,改革目前的养老体系。

 

   
在货币流动性极端宽松、通胀预期高悬头顶的经济环境下,养老金投资成为必然之选,否则就是坐等贬值。养老基金最重要的是在公平前提下的投资收益第一原则。

 

   
通常养老基金遵循安全第一原则,以投资跑赢通胀比例作为标准,保证货币的实际购买力不缩水。

 

   
这一概念看着明白实则糊涂。

 

   
投资品市场没有绝对的安全与危险,只有投资水平高下之分。所谓风险小就是贬值的代名词,如日本养老基金大部分投资于收益率极低的日本国债,相当于为日本畸形的刺激政策作了贡献,对日本老年人未见任何好处。全球债券泡沫、赖帐潮高起,买债不对冲,不是买安心,而是当冤大头。

 

   
只要是投资,就有亏有赢,即便多年赢利,只要次贷危机一只黑天鹅飞过,就可能前功尽弃。然日本公共养老基金投资管理的政府年金投资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GPIF)忠实地遵守了安全第一的原则,次贷危机发生的2007年,日本养老金亏损5.84万亿日元。美国好不到哪儿去,截止2008年年中的一年半时间,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称,养老金资产至少下跌1万亿美元,损失可能高达2万亿美元。美国养老金投资高等级债券,但金融危机之下,高等级债一夜之间成为无人问津的垃圾债。

 

   
日本养老金损失不是第一次。早在2001、2002年,累计亏损总额高达6.07万亿日元,创下历史纪录。今年2季度,负责养老金投资运作的“养老金公积金管理运用独立行政法人”报告称,该机构2010年二季度投资亏损为3589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57亿),资金收益率为-2.94%。

 

   
我国社保、养老基金的投资收益差强人意。我国社保基金公布的年报显示,截至2009年底,社保基金会管理的基金资产总额为7766.22亿元,报告期基金投资收益率为16.12%。成立九年来,社保基金累计投资收益额为2448.59亿元,年均投资收益率达9.75%。相比2008年,算是不错的成绩。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内外资本市场普遍下跌。当年社保基金股票投资8年来首度出现浮亏,其中交易类资产公允价值变动额为-627.34亿元,基金权益投资收益额为-393.72亿元,投资收益率为-6.79%,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全军尽墨。我国个人养老保险账户的长期低收益水平低于CPI,出现巨额亏损。从2000年-2008年,个人养老金账户的年均收益率不到2%,帐户资产大幅缩水。

 

   
预计我国的社保基金规模今年末将达万亿,在全球投资,深海区游泳需要谙熟水性,社保基金挑选到有信用、有能力的双有投资机构成为胜败关键。日本养老金增加海外投资受累于金融危机,只能说明投资眼光低下,而不能反证投资失败。

 

   
我国社保基金在国内投资备受优惠,具有屡次成功抄底、逃顶的“神功”,甚至不惜以牺牲市场公平为代价。这当然不能成为市场常态,对于中国的社保基金、养老基金而言,考验远未到来,目前他们所拥有的国有资产动辄增值数倍,等到中国资产增值的高峰期过去,中国养老基金将面临真正的考验。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9月10日, 4:1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