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这里走过:给侯宁的七封信

      
 
    第一封:侯宁老师
 
         这也不是80后的主流
 
2009-09-25

                      

 

 尊敬的侯宁老师:

 

              
你好!昨天我打开博客,发现已经和您成为好友。心里感到十分荣幸,由于昨天很忙,没有来得及感谢!故今天在我的私人空间写几句。希望你有幸能看到!

 

   
那张邀请纸条由于字数限制,不可能写的太多。我初次读到你的博文就是2007年9月27日你在《新京报》的评论《我们再没有理由看多中国股市》,那是我还是一名学生,那个时候真是中国股市“激情燃烧的岁月”,不管男女之别,不管老少之分,大家一起到股市中来炒一把,真有一股“全家都来赛”的味道。有一个股票账户成了07年人们的追赶时髦的象征。

 

  
那时的我或许挺儍,我家里不富裕,自己朋友也不多,没有办法借到钱,去满足自己吸食“毒品”的意愿。而我的一些同学就开始成了“烟鬼”,成天呆在宿舍不去上课。我问同学这是什么东西。没想到却遭人冷讽一句:“SB,不懂就别来凑热闹,别断了大爷的财路。”

 

   
听到这些话,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滋味。我只好默默走开,开始了自己独立专研之路,买了几本股票书籍,做模拟交易,看第一财经,读股评,一读到你的博客,感觉与众不同,好奇心促使我读下去,不到一个月,读完你的博文,对您的观点有了大致了解。

 

   
在您的帮助和我自己的努力下,我对股票知识有了大致的了解。

 

   
转眼间到了08年,雪崩式的股灾让许多07加入的人们猝不及防,因为人们相信股市只涨不跌,每到一个低点,那些所谓的专家就叫“愚昧的人们”去“抄底”。甚至想出“地震锁仓救市”这样的滑稽的理由。

在这种“爱国精神”的巨大号召下,估计又有不少人被连哄带骗的被撩死于山岗之上!

 

  
地震爱国救市不但没有使跌跌不休的股市止跌,反而加剧了股市下滑。甚至在08年端午之后出现了“十连阴”中国股市历史上罕见的杀跌。我为家乡罹难的同胞感到的哀悼!但并不同情那些输钱的人们。因为善于制造泡沫的人终究会为泡沫的破裂付出代价。

 

   
08年金秋,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人们无奈,绝望,哀鸿遍野。那里边的故事就不用我多讲了,侯老师比我更清楚。

 

   
进入09年,在政府打开印钞机大量印钞票和维稳的“精心呵护”下,股市有所上涨。让老师的预测有所失误,或许政府故意让老师难看吧!于是又出现了80后的疯狗式的人物,笔者也看过这厮的一些文章,给人的感觉是文字颇有煽动性,但逻辑混乱。颇有些李洪志法轮大法的味道。同作为80后,笔者不喜欢这样的

人,甚至还会觉得恶心。这些人终究是不会有太好的下场的。侯老师请你相信,这也不是80后的主流。老实本分的人或许不会有什么成就,但或许会使自己的人生更加平稳,更加从容,更加淡定。学会冷静独立而不是人云亦云,自己静心思考,也是做事成功(包括炒股)的一个重要条件吧!

 

  
谈起中国股市给笔者总体感觉就是评价民族资本主义的那八个字—-先天不足,后天畸形。就以最近上市的中冶来说,公开总股本发行10%以实现20倍PB高价圈钱的目的,除了成就了几个亿万富翁外,其他买的人都成了案板上待宰的鱼肉。这样的圈钱游戏玩到何时是个头呢?与其说是圈钱,还不如说在ZF支持下对法律的践踏!如果法不成法,这又何称为国家呢?而香港的投资者就没有给ZF面子,股价较发行价低一成多。

我不明白,为什么国内投资者就那么傻?这难到不是对投资者智商的猥亵吗?或许有某种股市“潜规则”在支持着它吧!

 

 
09年6月,我也有了自己的股票账号,但是挑来拣去实在难以找到理想的目标。还不如休息一段时间,等股价便宜时才买吧!我现在已经基本不听股评,因为我知道那根本是骗钱的把戏,说了一大堆没用的废话。

  
感受了快2年股市的起起落落,自己也一天天长大,我是一个喜欢哲学的人,只要是自己感兴趣都喜欢去探索其本质,我发现中国人这些年变化特别大,喜欢左手学巴菲特,右手学索罗斯,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成为二者中的一个。结果“邯郸学步”弄了个四不像,把自己本身的东西给丢了,其实炒股最需修炼是自己,包括自己的性格,习惯等等。这或许是我的纸上谈兵,但我觉得这才是正确的道路。

 

   
股市普及,理财节目,理财秘籍的书籍,博客和电视铺天盖地。教大家理财技巧不再少数,为什么对存在的问题却避而不谈,或寥寥几笔呢?或许这又存在着传媒的“潜规则”吧!

 

   
不知道侯老师是如何理解革命这个词的?在我看来,不过是砍掉多数人的人头,成就金銮殿上宝座那“孤家寡人”的凄凉结局罢了。而多数却还在为夺得金銮殿那个宝座乐此不疲呢?社会革命是如此,资本革命亦同样如此。

 

   
两年对股市的关注让我学会了冷漠,无情,残酷和沉默寡言。我不喜欢与人交流,因为我明白在这个充满冷酷,狭隘,掠夺甚至血腥的人性原始森林里,是不会有多少人能够活下去的,我或许也会成为芸芸众生的一位。

 

   
股市好比一场战争,孙子说:“夫战,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或许08年多数人的惨败正是自己的少算甚至无算吧!

 

   
谈了这么多,也有些乱。再次谢谢侯老师!望侯老师光临本博客!

 

   此致

敬礼!  

  

                                                    学生 
李鲍萍 09年9月25日

 

 

 

第二封:

 

侯老师,金融市场上的骗子太多

 

我是96年入市的一个老股民,伴随股市起起落落无数了,曾经也是伤痕累累啊。说句实话,现在金融市场里骗子太多了,股评家多数是鱼目混珠!拜读您的文章已久,篇篇不漏,中国经济第一人,您当之无愧!我代表所有新老股民,真心在这里说一声:谢谢您!        

 

                                                     
 输家与赢家 2009年9月4日

 

 

 

第三封:
 
侯宁老师,从此不再追随您
 
2009-08-23  蒋纯

   
侯宁一直是我敬仰的投资分析人之一,现在依然是。2007年在股市攀上5000点高峰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博文《侯宁老师,让我和您站一起》(可上百度搜索),从那时起,我就把侯宁认作了自己的老师。老师最让我钦佩的是对股市价值的判断能力,2006年和2008年,在股市极为低迷时,他都做出了这是底部的正确判断,并告诉大家坚持、忍耐、不放弃;在股市步步高涨时,他又及时的提醒投资者小心风险、谨慎投资。侯宁老师是一个好人,一个不为权势和媒体左右,一个能够保持自己独立思考,一个敢于为小散们仗义直言、不说假话的好人。

 

   
可惜,老师不是一个完人。也许是受西方价值投资的影响过深,老师长期习惯于用价值投资的理论来分析和判断中国股市而不予变通,这可能是老师最大的软肋或者说是死穴吧。过于理性的投资人当然不会在中国股市淹死,因为每次股市大潮初起,他们就已经远在岸上观火。但过于理性的投资人注定要与中国股市的历史性机遇擦肩而过,因为每次中国股市的疯牛行情一起,立马就会让他们的价值分析系统死机,除了愤世嫉俗、感叹时运不济外,他们无事可做,最终只落得平凡一生、隐隐终老。

 

   
追随老师以来,常常与老师同呼吸、共命运,错过了2007年的大牛市行情,也逃过了2008年的熊市股灾,至今毫发无损还小有盈余。但我不满足,如果有一种方法既能骑上2007年的大牛又能躲过2008年的大熊该有多好。老师说没有一种分析方法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我曾经也认为没有,但我现在心中有了一个目标,就是找到这样一种方法。老师,您现在一定不要批评我狂妄,而应该伸出您的双手,为有一个想要超越您的学生而鼓掌。

 

   
之所以发生如此大的转变,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人的一生没有几个十年,安安稳稳是一种活法,而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也是一种活法,既如此,何不轰轰烈烈的活上一回,成功了,从此人生改写,生活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即便有一天真像堂吉诃德一样倒在风车下,也不过回到一介平民,老了,我还可以自豪的对子孙说“老子曾经也搏过一回”。

 

   
当今中国如此好的历史阶段让我们这代人赶上了是我们的幸运,如果抓不住那就是我们莫大的耻辱,在我们这一代完不成家族的原始积累任务真的要愧对子孙。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注定了中国股市只能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长牛行情,但并不是说买入并持有任何股票都能赚钱,因为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结构性调整,有些行业要萎缩、有些企业会倒闭,闭着眼睛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淡化指数变动、关注企业价值,与企业共同成长将是中国股市的掘金密码。未来的成功者必定出自于一个“思维崭新、意志坚强,有一套与中国股市发展阶段相适应的分析方法”的群体。

 

   
侯老师,我非常想成为中国股市一个真正的成功者,所以我决定,从此不再追随您!

 

 

 

第四封:

 

侯老师,千万别关博

 

 

老师,继续看您的博!唯一最大的担心是:假如您觉得散户们都是一些敷不上墙的烂泥巴,而不再写博,不再把您的心里话说出来,那我就缺了一些方向感了!如果真是这样子,我不知我能否独立的判断股市的真与假,是与非。。。。。。

 

我想,您不需要我们来同情或打气,您就是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默默的支持您!当大多数散户因为您的“失误”而骂您和不相信您了,因为您的“失误”而空翻多时,因为您的“失误”而疯狂时,我想,大盘就是到顶时!还是要感谢您的忠言,因为您的博,我没有在07年底成被套一族,我会记住您一辈子的!

 

                                  

                          
不懂经济却要说经济 2009年6月4日

 

                                        

 

                                          
  第五封:

 

  老师我有时想要哭,不停地哭

 

2008年9月1日

 

尊敬的前辈呀,我看到您给我的复信,真的激动的双手有些战粟,压抑的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温暖之意,心里面感到莫名振作,我已苦盼您的信数日的,现在是夜深人静之刻,我不去想那些令我忧愁与沉重的事,隔除杂念,以柔和的星光为誓,给您写这封信,我的信中所写的都是我内心深处非常想要说的,而在写这些之前,我最想要说的话就是:您给我复信我真的很感激您,您那么忙,我只是棵角落中的小草,我哭了,前辈,我感激您!
 
可能过于心绪杂乱,所以我一开始给您写的信有些不知所云,那些是我目前面临的状况,而我有必要把自己的来路向您说明,因为我是那么的渴望与您亲近,也获得您的悉心指点呀,我真的很渴望学有所成,真正收获一些东西,不但可以为陷于病困处境的母亲,外婆尽上一点早就该有的孝心,而且也回报这么多年以来为了我已牺牲一个女人所能牺牲的一切,深爱着我的爱人,更解我报国之渴,出身低卑的我时刻都在念着岳武穆在背上所刻下的四个字,说起来我的思想真的可能如有些人所言“非常单纯,幼稚或复古”,因为深受一些思想熏陶的还年青的我最喜欢听的歌曲不是那些流行音乐,而是歌唱毛主席的那些歌曲,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些歌曲,我的心中会产生力量与纯洁的感觉,而且回顾我这
20
多年的来路,风雨兼程许多竟然都不是为了自己,我虽然也于童年有过自己的梦想:作一位研究火箭动力方面的科学工作者,因以前看过美国电影《天高任鸟飞》还有中国电影由梁家辉主演的《冲上九重天》,讲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科学工作者为我国的航天事业呕心沥血,身患癌症还坚持工作,最后倒在妻子怀中微笑着去世的故事,里面还提到了香港的大屿山铜佛,这座佛像也是由航天人制造的,本来佛像是面对日本的,但由于航天人的努力不懈,大佛后来还是面向了祖国,这种故事在许多人看来可能已非常俗套,也没有什么精彩镜头与悬念,但童年每当我看到那位科学工作者在雨中撑着伞站在大佛前面时,心中就有难以形容的激动,我的许多思想我都不知源自何处,也不知我究竟要干些什么,更多时我都梦到自己一个人游荡在荒芜的海滩,熙熙攘攘的街头,夕阳西下,金黄色的余光洒在我的身上与我身后的石子街上,总是感到忧伤与沉重如斯,这可能与我黑暗的童年有些关系,如您所知,我的父母早在我小学二年级就离异的,母亲身体不好,一直疏于照料我,我跟着祖父祖母长大,父亲在童年对我的责打与离异前与母亲的昏天黑地的吵闹,以及后来因为我没有父亲而在学校遭受的欺凌,我是个热爱读书的孩子,但因我家穷,没有父亲,所以被班中的同学与校外的流氓欺负,我甚至难以上好一节完整的课,常常正坐着上课,所坐的椅子就被猛然抽掉,于是我在全班同学的哄然大笑中狼狈落地,下课铃响后我如果不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教室,就要被一些人团团围住,他们用各种办法欺负捉弄我,后面还毁坏我的课本书包,甚至自行车,我是多么渴望好好地上一节课呀,我也不敢向母亲提转学的事,因我怕她知道这些事会担心我,在外面所受的任何委屈我都是自己含泪咬牙扛了过去,我不是怕他们,我的性格是嫉恶如仇的,我想要与这些人大打一次,受伤流血都不怕的,但我每次捏紧拳头就想到已很伤心的母亲与身体不好的祖父祖母,我不愿她们担心,也不愿连累她们的,所以我只能忍!到后来非常疼爱我,带我长大的祖父在香港回归前去世了,我感到心中的无奈与剧痛,那时我还在念中学,再后面我虽考上了北京的航天学校,但却因为家中的杂事非常多,母亲祖母又反复发病,而且学习的费用我们难以承担,我忍痛撕碎自己的梦想,不去读我自童年就非常热爱的航天学校,而考虑去工作为母亲分担生活重担,后面我进行了各项工作的尝试,中学毕业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为期货公司画闪电图,记得当天第一堂培训课时,下着不小的雨,而且电视台要播一部我非常喜欢的关于飞行科学方面的电影,但我硬是控制住要看这部电影的欲望,冒着大雨去听关于恒生指数的培训,在后面的一段时间内,我因没有人生的梦想与目标而惶惶不可终日,失去航天梦想的我不知什么才是未来,我独自去深山密林或古刹中沉思,也去黑夜的海滩一坐就是几夜,刺骨的寒风渗入我的骨节,我却麻木无神,不知前途何在,在一个偶然的时间,我得到了一位挚友的点拨,他的话令我回忆起了我内心深处更遥远的记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真正梦想是什么,从我喜欢看的《冲上九重天》与《天高任鸟飞》这些电影的深层含义来看,我所追求的实际上并非单纯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去攀登高耸的科学高峰,而是在心底深处向往与钦佩那些默默奉献,鞠躬尽瘁的人们的精神与一些我所渴望的自童年家庭就不曾给过我的温暖,我最喜欢的格言就是诸葛亮的“鞠躬尽瘁”与岳武穆的“精忠报国”,也许我没有他们那样的雄才大略,但我在内心深处是渴望为身旁的人们,为这个我恨又爱的世界作点事的,我一直有比较“幼稚”的思想,前辈望莫见笑呀,我一直渴望能有机会令我牺牲自己的生命而报答身旁爱我的家人与朋友,虽然也许我的命很卑微,但我常祈祷有这样可以牺牲自己报答人们的机会呀!
 
    
由于我这位挚友知道我的心思,知道我一直想要为老百姓作点事的,所以建议我自学经济金融领域,这样就可以研究并把握一些社会运行的规律,从而更设身处地为底层人们着想,另方面也为我关注的海峡两岸问题增添些有用的东西,由于我是%%%%人,我意识深处的危机感比较强些,所以我也想要通过研究经济金融问题来看清一些问题的本质,从而寻觅到解决的办法,为了这些单纯而有些“可笑”的想法与初衷,我才决定正式开始投入经济金融领域的摸索之路,由于没有任何老师教我什么,我只能在艰苦的自学之路上探索,因当时家乡的金融意识不浓,我就仿效西游记中的美猴王四处漂泊流浪去拜师学艺,中国宽广的大地上许多都留下了我的足迹,当时家乡就剩两个女人,患病的祖母还有虚弱的母亲,我本该于家乡尽孝,但为她们创造出有保障的未来与追寻梦想的思路令我忍受太多的寂寞,忧愁与悲伤,流浪在祖国各地,数年的学艺令我逐渐懂得了许多,我开始深入研究经济的晴雨表,金融的核心证券市场,说到这我真的不知向前辈您说些什么好,望您莫见笑并莫因此而嫌我愚钝幼稚呀,我自学经济金融,研究股市的初衷居然不是为了赚钱,我也不知自己已愚钝到了什么地步,但当时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开始逐步对这个市场有了认识与体验的。
 
    2004
年初,已在外漂泊流浪 5
年的我感到非常疲倦,而且虽学到许多东西,但却未有什么实际的收入,家人还要负担我的一些东西,我感到有些灰心与疲惫,返回家乡作一个休整,由于我喜欢关注国际形势的演绎,所以我在业余帮助杭州一对老夫妇搜集关于中美两国民间交流的有关资料时,认识了我深爱的人,她是???人,在一间???学校工作,善良的她以自己的点点滴滴获得了我的心,也令我从年少轻狂逐渐成长与成熟,她令我知道,我以前曾受过多次感情打击破碎的心已不必再彷徨与忧伤,我曾看破红尘,想要隐遁深山古刹的心也被如注的温暖包围,她是一个愿意在深夜等我回家的女人,我在那一刹那知道了自己的最终归宿是什么,就是她温暖的怀抱,无论我以前经历过什么,以后还会经历什么,她都是我第一次,也是此生最后一次用真感情的姻缘。如失去她,我决不会再作此想,曾受过多次打击的我的心已破碎不堪,是她给了我勇气,信念,温暖与战斗到底的意志,以后的岁月中如没有她的陪伴,我愿消失于这个世界,不再空耗泪水的!我们当时的认识过程充满了峰回路转的戏剧性,我和她第一次通过电话后曾把她的电话号码不小心遗失的,但后面凭着一张湿淋淋破旧残缺的纸片我竟然奇迹般地又认出了她的电话号码,要知道那张纸片非常破旧残缺,我只能看清号码的前
8
位,但也许是上苍已有安排,我在和她通过电话后的半年后又重新和她恢复联系,也正因为这后面的彼此深入接触,我知道自己的归宿与真爱是她,所以决定背水一战,在刚完成数年的漂泊流浪后,再度起程到她的身旁,和她携手共渡风雨,也在上海这个国际都市进一步追寻自己的梦想,而这时,祖母的病况(有些帕金森症状)日益严重,母亲也衰弱不堪,我为到底要否去追寻事业前去上海而苦苦思考了三天三夜,最后我明白自己留在家人身旁并不能为她们带来什么,而且还要增加家人负担,所以毅然决定出发!后面到达上海后由于我以前未去读北京的??学校,忙于照料家人与打工挣钱帮母亲祖母治病,而决心选择的一生事业目标经济金融方面的我又暂未获得什么成绩而且是自学为主,所以在学历方面我有些吃亏,在上海的这几年是更为艰辛的时光,爱人的家人一直反对我们交往,因她目前学校的环境,她可以接触许多上海本地人,有钱有房有车,而且许多人为她介绍有钱人,她的父母常也逼她去寻有钱人,这个我也可以理解,因父母都是关心子女的,想要自己子女有好的归宿,我目前一穷二白,又有有病的家人,况且她自己的家人也有慢性病,这么窘的家庭状况,我又能为她与她的家人,包括我自己的家人带来些什么呢,我知道自己深爱着她,而她也爱我,为我她放弃了去美国深造的机会,也顶住周围巨大压力,甚至与家人闹翻和我在一起的,她拒绝了许多有钱人的机会,一直支持着未有起色的不振的我,自己患有严重肩神经痛与关节炎症的爱人为了我做了许多许多,每次过度劳累都会痛的在床上打滚,去医院看了也没什么效果,我只能用拙劣的按摩手法来稍微减轻她的痛苦的,每当我看到这些,想起远在家乡的家人的痛苦,自己也未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心中非常痛苦,因为我们双方家庭亲人都有病,许多工作积蓄包括家人的积蓄都用于医药费用,环境非常窘迫,所以我们在
2005
年曾有过的一个孩子,我们的结晶也没法保留,只能含着泪去医院处理掉了,当时我的心如同被万把刀猛刺一样,但那时的我们又能怎样呢,现在我们的处境就好像在狭隘的夹缝中一样艰辛,因她的家人一直反对我们,我好不容易与他们缓和了一些东西,但如结婚想要获得他们的同意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要求我给一笔钱作为男方的聘金与养老费用(这是当地的风俗),这笔钱虽不大,但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对于在前些日还发生过病况危险的祖母与母亲来说,却是非常的艰辛,母亲现不但没有什么积蓄,还用了我们的积蓄甚至借了许多钱,我们曾向媒体求助也效果不大,除了这笔钱,我们结婚包括许多方面也至少需要一笔钱,虽不多但对于我来说,除了卖血,我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呀,这两笔钱在一道构成了我们结婚的最大障碍,实际上这是个矛盾点所在,我们目前所在地的房租很贵,而且房东非常坏总欺负我们外地的,我连上下楼梯与上厕所都要提心吊胆的,每日住在这就像过集中营,我还是与以前一样,以前那些人欺负我,我不是怕谁,而是我们住在这我担心他们报复,我要保护自己深爱的人,所以有什么委屈我还是自己承受着,但在她不在家的时间,我已暗自流过
……
 
    
如不住这重寻房子的价格更贵,而我的爱人的学校后面可能不作了,爱人的身体不好,而且前次打掉孩子时医生讲她的身体素质不好,生孩子不可以过迟的,这两年不超过
30
岁最好能进行生育,不然可能影响身体健康的,另方面我的祖母前些日发生危险,差点就看不到我们的,这次回家乡我看到祖母的病已非常重的,意识不怎么清晰,有些不认识我的,而且我再也看不到以前我在祖母脸上看到的慈祥温暖的,对我殷切的注视,祖母是多么渴望看到我成家呀,看到我们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的,不用很大但可以遮风挡雨,温暖的小窝!我的父亲现不管我们,他有自己的家庭,而我也根本不可能指望他对母亲与我们进行哪怕一点点的帮助,更主要的是近日我听说他也病倒了,这不由令我的心中又增添了一丝难以言清的苦涩,目前这么多的因素都要求我们必须赶快完成结婚这件大事的,最好在今年的春节前后就可以完成的,因这件事已拖了
3
年的,关键是我们目前的环境与患病的老人究竟还有没有时间容我们慢慢拖,以致可能产生遗憾,这都是我难以预料的,但现筹不齐这些必须要用的钱,哪怕筹到一半也行呀,这样就难以解决上面所讲到的许多困难,没有这些必须的钱,我的爱人过不了她家人的一关,本来我们只要结婚,就可以考虑暂搬回家乡,照料老人,而且她可以生育以免影响身体健康,我也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做些真正要做的东西,但现她也过不了那一关,我也没有更有效的办法,现眼看着这次结婚又要成泡影,这次她的家人可能要拆散我们的,而且我们目前进退维谷,没法作出下一步的考虑,所有的思考都陷于停顿,我们是有家没法回,有心上不了岗,在这狭隘的夹缝中喘息,我每当想到这些心中就非常重压,犹如千斤巨石压于心间,给您写这封信也觉提笔如有万斤重的,因我不知该向您倾诉些什么。
 
  
为什么要向您倾诉?适合这样说吗,难道就因为我感觉到的自己心中的一种对您的亲切与温暖的感觉吗,我虽感觉到您如同我的亲人(从我开始关注您的文章,看到您的照片就有这种感觉的),但您对我是素昧平生呀,我非常尊敬您,不是因为您看市场看的准,是因为您敢说真话,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也非常喜欢您,您的照片给我非常亲的感觉,我也喜欢您的文思与风格,我梦想有幸成为您的朋友,甚至拜您为师的,在以前的岁月中我虽漂泊南北,见过众多的“高手”,“大师”什么的,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但我却从未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师傅,老师的,我也知道您不是职业投资人,只是喜欢把自己的思路见解与大伙分享,仅此而已,但我要拜您为师向您学习的不是您的所谓技术或分析市场的方法什么的,而是渴望跟随您学习做人之道,生存之道,报国之道,而且对于我来说只要能与您亲近,获得您的哪怕丝微青睐,我都是非常开心幸福的,我也会以此为动力与精神的源泉,更加努力的拼搏,有您的眷顾,我想我会挺过去的,我知道的呀!
 
     
前辈,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以市场操作的实战为主,也涉猎期货,外汇的交易,对外汇市场的研究与交易更为熟悉,前些年熊市里面曾发掘一些质地不错的牛股,但在前两年的牛市里面因被家庭环境所迫,难以静心进行研究,也没有足够的资金用来参与牛市的,所以未利用好上次的机会,而在去年开始的一路下跌之中,我虽提前用自己的办法看出了一些市场的东西,也有幸知道了前辈的名字与思路,所以未受大的损失的,但后面由于心燥于家人的病况与费用,在自己坚定看空的前提下违反原则参与了几次新股的操作,把前面好不容易的成果丧失了,您所关照的南航认沽对于我来说是相当熟悉,因我前面为客户操盘曾多次交易各种权证,做惯外汇的我对权证这种东西更有一定的感觉,本来那是个好机会,但那时我们因为把积蓄陆续调出来应付医药费用,所以已没有什么资金参与南航了,但即如此南航权证还是帮我赚了三千元钱,这对于非常窘迫的我们真的是雪中送炭呀,我对南航好像有了些感情,当时南航末日轮我的心中非常难受,好像一位好朋友见不着了一样,本来南方航空正股的趋势来说我早就看出来要大跌至南航行权价格以下的,但这也没法呀,我望着南航权证想起了没有丝毫信用可言的证券监管层,想起了自己所面对的黑暗,真的好难过呀!前辈不知您是否在北京的,我能有荣幸去拜访您吗,您会嫌我渴望拜您为师的心愿吗,目前我因家人的病不稳定可能随时要探望,另方面自己身体有些不适的,加上许多杂事所以目前难以进行固定的工作,目前没有客户与固定收入,许多东西都非常艰难,我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一些包括对外汇方面的实战经验与对市场的积累都能在以后起到作用的,我也是个喜欢读书与思考的人,写了自己的博客,思路虽还较客观但知道的看的人不多,另方面我知自己目前没有什么头绪,对后面要走的路没有方向,您是我最信任的前辈,我们在上海甚至在这都没有什么朋友与亲戚的,没有什么人可以帮助我们或指点我寻觅光明的路。
 
   
前辈,现我的所余时间不多,我应怎么办呢,我们面临最大的考验,正如您所言:这是上苍对我们意志力的考验,我知道自己有足够的意志来坚持到底的,但目前的困境真的令我寒心,我有时想要哭,不停地哭,哭的喘不上来,因心里面那种想要流泪的感觉常于我的心头,我们风雨兼程走到今天,已没有任何的资格多说自己的委屈,这次四川地震令我更加意识到生命的可贵与光阴宝贵,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这是我时刻默念于心的,前辈,我就是死也不愿空白了少年头呀,现如果有回报这些爱我的人的机会,我愿意折损韶华,牺牲自己的生命,许多人对生命的意义都有不同的看法,但在我看来非常简单的:人不是只为自己而生存的,人生在世是为了报恩而存在的,为了报答自己的家人,朋友,社会,祖国甚至整个世界,我的生命是很渺小的,但我愿为了这些我所爱的人燃烧心中熊熊的火焰,像春蚕与蜡烛一样鞠躬尽瘁的!
 
有首我喜欢的宋词送给前辈的,以表我心中的敬意: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辛弃疾)盼前辈的复信!
 
                                                                
国上
                                                             
2008年9月1日深夜3点
 
 
 
第六封
 
写给愤怒的侯宁同志
 

侯宁先生:

  
先生文章可谓嗔心激昂,动了三味真火。皆是凡夫,何苦来哉。息怒,息怒,一切都会过去,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不要太不把国家利益当回事,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建议先生不要装,任何人都不是真理的化生,您也不是,何苦要把自己化装成高屋建瓴,高瞻远瞩,高处不胜寒的圣人形象,很累啊。侯宁同志在自觉加入民间股评师队伍之后,刻苦学习,工作努力,业务上超过了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职业分析师。但是先生在宣扬曾经正确的同时,能不能告诉大家您曾经的谬误呢?这样对不明真相的读者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至少会让所有人理性地看待您的观点和论据。

  
我原以为你那哗众取宠的1800点论是您自己的炒作需要,这样会快速提升知名度。没想到我又判断错了,从这篇文章看,先生是真地相信“天要塌下来”。更出乎我意料的事,您居然在向马总狂抛媚眼的同时,用大熊市恐吓民众。这就太不地道了!原来在您的思维里,平安巨额圈钱是行情走牛的重大利好?圈钱失败则是全中国股民的重大损失?是私利蒙蔽了您智慧的眼睛,还是小人之怒扫荡了您为人的理智?醒醒吧,侯先生,在八国联军的后裔们磨刀赫赫的今天,您的臀部坐在哪边?

  
洋奴说:中国的通胀不是输入型通胀,油价,矿价,粮价的高企都是中国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些观点足以证明,中国真的又出汉奸啦!这些持这个观点的经济学家在涨价之初有没有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向政府建议将外汇储备投向境外期货市场化解涨价风险?为什么没有?到了今天才来马后放炮,指鹿为马,舔洋人的屁股!可你侯宁还大方地把一顶顶“客观,独立,有良心,负责任”的高帽子倾情相送,是真的不懂经济还是决心同流合污?

  
美林证券副董事长说:中国金融的问题不能再拖需外资机构帮助。笑话!我只看到外资银行一家家倒掉,从没看到中国的银行倒掉;我只看到次级债危机在西方蔓延,没有听说次级债让哪家中国的机构损失惨重。谁该帮谁啊?仔细看完美林副董事长的演讲内容,我明白了,这个文章题目又是一位洋奴记者的杰作。哪里是什么“中国金融的问题不能再拖,需外资机构帮助”,分明是“中国金融的市场蛋糕很大,让我们进来吃一点吧”。

  
侯宁同志,幡然醒悟吧,把你如刀之笔对准国家利益的敌人而不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兄弟姐妹。若能如此,善莫大焉。

                                                    
严为民
                                              
2008年5月11日于上海

 
 
 
第七封:
 
是谁让骗子变成股神
—–痛斥侯宁的欺骗伎俩
 
                                        
2008年4月18日 王者博客
 
 
记者:你目前的身份是什么?
侯宁:我是一名职业投资人,只是这几年一直在坚持写财经评论。
记者:那你炒股吗?
侯宁:我在6124点之前就全部空仓了。去年国庆节前一天,我就在媒体上发表过言论让大家高度关注A股风险,任何一次反弹都是减仓机会。我个人认为,目前风险还未释放完。

记者:如今有人拿300万和你对赌,你还是坚持明年中期可能跌破1800点的观点吗?
侯宁:当然。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预测,保留修正的权利。至于未来点位究竟如何谁也说不清楚,谁都 不是神仙。

=====================================
这段话的要点是:
1,他不是一个从来不动股票的局外人,他是一个职业炒家,而且绝对不是散户,应该可以判断是哪个机构抑或国外机构的代理人代言人
2,他说从“6124点之前就全部空仓了”,他没有说从5000点前空仓吧,他没有说在4000点,3000点,2000点清仓吧。那么就证明他在6124前一直在操作股票。
可是大家去网上看看,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疯狂的唱空,制造恐怖气氛的?
他是从这轮牛市启动的初期,就是在1600点开始唱空,制造恐怖气氛。1800点,2000点,3000点,4000点,5000点,到6000多点,他不辞辛苦,,不断的在电视,经常去的有凤凰台,北京台,他的博客,各种报纸,各大网站声嘶力竭的,变态般的喊空,好心的告诉大家“狼来了,快跑吧,快清仓吧”,然而,开头的那段话不是我编的吧,是他自己亲自向媒体说的吧,他是在6124点前清仓的。
那么,这就可以看出他阴暗,丑恶的面目来,他从1600,1800点就开始疯狂大肆制造恐慌,叫散户交出筹码,而自己却是一路做到6124点以前。大家说说,世界上还有他这么坏的吗,还有他这么缺德的吗,还有他这么不要脸的吗,还有他这么不是东西的吗?其丑恶龌龊的面目暴露无疑。
大家回忆一下,他在5.30的时候,是多么好心的叫大家赶紧出逃的,如今,他又大放厥词的说,大盘要跌到1800点,是呀,那些善良的股民在侯宁和媒体的煽动下,在这个已经跌了50%的时候,斩仓割肉。
2010年9月19日, 11:53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