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动无穷

来自深圳福田区的署名为的网友在《给某些自信到爆的粉丝》一文后留言说:

你这篇怒骂是很过瘾,说的也没什么错,不过你也属于自己痛诋的那类人,你的诸多博客就是例证,懒得去翻了。

你之所以愤怒,最主要不过是因为被看轻了而已,以你的文字能力,拉出一堆理由来修理小看你的人,容易得很。

我也讨厌这类人,觉得你骂得好,但不因为你骂了他们,你就不算这类人的一员了。

最可笑的是你说的关于易用性和3G未来如何如何那段。为什么可笑呢,因为你当年大骂微软的时候,脑子里似乎是没有易用性的感念的,另一方面,你还操心3G呢?虽说你作为一个网站推手、博客写手,对IT有些了解,可要这样高瞻远瞩高屋建瓴,还远点儿吧?

当然你擅长左右互搏,可以自为主客数番,那是你的长处,也是你和罗永浩最相通的地方。
歇会儿吧你,自我陶醉到爆成你这样的,也真少见。

首先,要感谢这位先生留言,以及在那么长时间里一直看我的Blog。当然,看完又要骂我,分析我的心理活动,也是国人之常情,事实 上这一类读者数量并不少。在很多论坛、Blog里,公开表示“和菜头是个傻逼”,约等于宣称自己是个环保主义者,要过低碳生活,属于网络政治正确的一部 分。对此我非常理解,就像古希腊的阿里斯提德遭遇的事情一样:

当时,古希腊每年召开的公民大会有一项政治制度叫“陶片放逐法”,公民在陶片上写下他们不喜欢的希腊政治家的名字,达到法定数量就会把这个人逐出城 邦十年。一次,阿里斯提德遇见一个目不识丁的公民,要求他帮忙在陶片上写下“阿里斯提德”。阿里斯提德问他为什么要放逐自己?这人说:“不为什么,我甚至 还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到处都称呼他为‘公正之士’,我实在听烦了。”我在网络上很多年了,时间长到各处都会碰见我的ID,和电线杆子上的小广告一样让人厌 烦。作为一个网络玩具,大概不能再给人多少新鲜感。宣称讨厌我,或者直言我是傻逼的人,我很高兴我还能在这一点上用我的ID为他们服务。

而我更高兴的是,有些时候这些批评和指责能够引发一些思考。以这位先生提出的批评为例,他其实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为什么你前后持有的观点完全不同?

我的答案是:当然不同。如果我十年前的想法和现在完全一样,如果昨天的我到今天不曾发生些微的变化,这才是最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不是用圣人的要求来 要求自己,话一出口就是真理,无需改变,必然验证为真。假使我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一生人该是多么的无聊啊?我所能做的无非只有两件事:1、下断语 2、坚持这个断语。

当然,当然,自己有所判断,最后又被验证是真,的确会是很愉快的事情,尤其是会因此有一种智力上的愉悦感,在赞叹声中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但 我并不是为证明我自己正确而生的,甚至,我不觉得我有道义一定要输出正确的观点或者答案,那并不是我要做的事情。我说我的想法,我讲我的笑话,它们代表的 是我个人,不代表社会阶层、组织机构或者某种团体。

我并非生下来就持有今天的看法,我的观点和看法一直在随着我的年岁增长、阅历增加在变化。自然它们也会有矛盾抵触之处,甚至可能发生180度的全然 背反。我不认为这是个多大的问题。我曾经宣称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因为它的肉很好吃。但是,我自从看到一段狗梦游的视频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狗肉。我也曾经 非常喜欢吃醉虾,在云南的时候下大理馆子必点,但是现在我觉得为了一餐饭,要杀死上百个生命,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做了,即便醉虾当真很美味。

相信所有人都能够理解这一点,那么剩下的问题无非是个态度。我支持狗肉的时候态度很激烈,反对吃狗肉的时候态度也很激烈。于是,类似先 生就要反唇相讥说:早日今日,何必当初?就要带着嘲讽的口吻说:你当初的牛逼劲呢?其实,这个问题更好回答:我是真心的牛逼轰轰。我支持吃狗肉的时候,要 认真写攻略,一遍遍讲述本地吃狗肉的明所。我反对吃狗肉的时候,要反反复复说那段视频,讲会做梦意味着有灵魂。在当时当地,我都发自内心地认定我所相信的 事情。个人觉得,这要比保留三分话以防日后变天要好。那是机巧,不是观点。

我清楚地知道我自己处在一个连续不断的变化过程中,不断变化的人生,不断变化的感悟,不断变化的认知,自然也有不断变化的结论。有人也许会问:这岂 不是说你反复无常了?无常中有常,这些年来,我在网络上留下了许多印记,包括我在BBS、Blog、Twitter上的许多帖子和言论。在这些地方,我连 续不断地做了许多记录,诚实地写下了我的看法和观点。不曾因为今天反对吃狗肉,就去把昨天介绍狗肉摊的内容给删除了。如果有人有耐心一路看下来,他未必会 看到一个一贯正确的我,但是他能够看到一个真实全面的我。

如果这个人再有心一点,可以从各种碎片式的观点里看到我总体上的价值偏好是什么,也可以看到为了这种基本价值做了什么,以及如何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在这个基础上,或许可以谈反复无常的问题,看我的基本价值是否多次发生了前后严重的对立和反转。

只是我没有重要到这个程度,也不会有什么人会去这么做。站在前台的人就像是戏子,人们只会记得登场或者回眸的一霎那,然后就觉得自己了解了他的全 部。这是热闹的做法,只是最后曲终人散,不会剩下什么。却要耗费许多精力,去维护别人认知你的那几个有限触点,绑定某种符号以增强他们的印象,一点点把自 己凿成想要别人看到的样子。这件事我做不来,因为人生太短以至于无暇宏大。

我只希望在自己有限的一生里,继续这种变化,并且能够发自内心地欣然接受各种变化。领略因为这种变化而来带来的不同视角和体验,和合诸缘,成就虚空 里各色花朵盛放。所有抵达到我这里的人,大多是因为我的某个梦境而来。有人却认为我应该停驻此处,好让他继续酣睡,这怎么可能呢?我的人生不在你的绘图板 上,也不是你可以经常翻寻出来咂摸的底片。我只想身后脚后跟打着屁股蛋子,身前小鸡鸡上跳下窜,一溜烟继续向前奔去。

+++++++这是一条分割线++++++++

 鲜花和墙
摄影:方加玮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2010年9月26日, 7:2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