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虎城

近期,北京市安元鼎保安公司和一些地方政府签订合约,抓捕上访人员的事情被媒体揭露了出来。安元鼎的主业为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这家时间短却发展迅猛的保安公司据信在北京设立多处“”,向地方政府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然后,与在访民中的恶名相比,这家保安公司却得到了某些组织的高度认可,2007年,他们获得了由12家单位联合授予的中国保安服务“十大影响力品牌”;2008年又被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评选为A级安保企业。

在共和国的领土上出现这样的怪胎,动用暴力手段关押、遣送赴京上访人员,这是一家企业应该拥有的权力吗?如果安元鼎有这样的权力,那么是否意味着中央已经允许民间自组暴力组织?问题是,中央没有任何文件也没有任何法律允许暴力组织在体制外运行,那么这种体制外运行的动用暴力手段从事关押、遣送上访人员的公司就完全不具备合法性,事实上变成了非法武装组织。此类非法武装组织的出现虽然没有打着反对现行政权的旗号,但事实上他们已经通过一系列恶行让上访群众从身体到心理都大受伤害,许多恶性事件足可人神共愤。更为要害的是,这家保安公司的出现并非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和某些地方政府和公安部门联动的结果。因为其服务的对象就是地方政府,其赚钱的方式便是通过帮助地方政府关押、押送上访群众而盈利。
安元鼎从一家小公司到迅速发展成为A级安保企业,说明关押、押送上访群众有大利可图。这主要是因为很多地方政府出于维稳的需要,生怕上访群众影响到地方政府政绩评定,从而不顾一切地要阻挠群众赴京上访。在不少地方,抓捕赴京上访人员已经成为一个棘手、但又不得不为的政治任务。然而,靠关押、押送上访群众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让问题进一步恶化,使关押和押送本身成为更大的问题。我国现行法律从来没有规定过上访是违法行为,既然没有此类规定,那么关押和押送上访群众就变成违法行为了,甚至可能涉及犯罪。
把司法扔在一边搞维稳,一定是越维越不稳。目前,中国的很多问题非但没有因为压力维稳而得以疏解,反而压力维稳本身很容易成为发生不稳定事件的导火索,并且使得政权形象大受影响,这样搞下去,执政的根基便可能不稳,没有什么比人民群众离心离德更为可怕。中央必须对此类非法收押和押送上访群众的公司和组织进行追查,打击“非法打击”,同时对压力维稳思路进行重新审视,从根源上化解维稳压力。我们的政权是人民的政权,不是黑势力的政权,一些地方政府随意和这类暴力组织达成交易,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不相符的,更与执政党的宗旨完全背离。必须警惕这种非法惩治上访群众的恶行,一切回归到法治道路上来,防止个别地方政权黑色化,从而动摇执政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