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宣言

 

不能不忍不甘不愿

可我不得不离开

一离就是

一百多年

 

两千多年间

曾多次被迫撕离

这片血脉相连的故园

这一次离得最久最远


已没有多少人记得我


更没有几个了解

 


没有我的日子


国无论在不在


山河必定破碎不堪


国无论亡不亡


人都必定沦落为奴为婢


多数在底层


少数在高台

 

一百多年的呻吟呐喊

一百多年的风雨长夜


让气息奄奄被驱逐的我


回肠九曲啊


梦中泣血

 


不论有几人记得了解


不论迎接我的是多少


阴谋陷阱唾沫棍棒

我都不能不回来

从此再也逐不了驱不开

打不碎砸不烂

从此千秋万代

直到所有同胞

都与我一样圆满

 


不论愿不愿意


从现在开始


弯着的腰都要挺起来


垂着的头都要昂起来


闭着的眼都要睁起来


破碎的梦都要圆起来


死去的人都要活过来

 


活着的人都要渐渐


风起云涌活向高处


或与我相依为命


或与我合而为一……

 


一切就要重新开始


历史的长卷


就要翻过百年沉重


翻掉一切倒退之物


掀开全新的一页

2010-9-1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