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的叶志翔落马前官至浙江衢州市市委常委,享受正厅级待遇,同时还是全国最大的氟化工生产基地掌门人,巨化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官、商双重身份,使叶志翔在政坛和商场左右逢源,成为别有所图者竞相追逐的目标。近日,叶志翔及其妻子黄巨英被温州市检察院以受贿罪提起公诉。(《检察日报》9月16日)

和许多落马的贪官一样,叶志翔分析自己堕落的原因之时,屡屡强调自己认为的某些偶然因素。叶志翔最频繁提到的一点,是自己“心理失衡”。尽管刻意强调这一点并不能使叶志翔捞到什么“救命稻草”,但还是要提醒他,同时更提醒其他官员乃至制度设计者——请别搞错了,“心理失衡”不是什么偶发病症,而是权力不受约束状态下的大概率事件。

叶志翔是这么说的,“与一些较为成功的浙商交流中,心理很不平衡……与他们比我的优势更多、付出更大,但与得到的确实不成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况变差,仕途无望加上心理失衡,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慢慢开始随波逐流,走上受贿犯罪的歧途”……很显然,叶志翔认为,假如自己心理不失衡,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可问题是,叶志翔心理不失衡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向叶志翔行贿的人,既有巨化集团公司的下属,又有巨化集团公司的生意伙伴,他们非常明确就是冲着权力而去的。不管叶志翔的心理是否失衡,文中所列的“代为购买家具,支付装修款、旅游费用、房屋费税、车辆保险费、赠送干股等”都会涌向叶志翔,更遑论“传统节假日送礼”了。固然,叶志翔心理不失衡的话,从理论上说还可以坚守下去,可是,这是多么不容易——正如叶志翔的夫子自道“慢慢开始随波逐流”,他随的什么波逐的什么流?随的是官场潜规则之波,逐的是以权换金钱之流。在叶志翔的潜意识里,或多或少滥用点权,或多或少收取些钱,在官场已不足为怪,反之才是异类另类。在这种状态之下,叶志翔的心理要想不失衡,可以说非常艰难。

“绝对权力”(即没有受到有效约束的权力)在导致“绝对腐败”之前,先会导致“绝对心理失衡”。因为“绝对权力”是没有边际的,对官员的诱惑是无限的,而官员的自控能力在它面前实在太过渺小。各地官员的前腐后继反过来可以证明这一点——你说他们是先“心理失衡”才去掌权呢,还是掌权后他们才频发“心理失衡”这一病症呢?

读多了关于贪官心路历程的报道,就会发现“心理失衡”之多。对这样一种“心理疾病”,医学是无能为力的;对权力加以制约,让权力回归正常的运作轨道,是预防与治疗此病的唯一方法。http://view.news.qq.com/a/20100919/0000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