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举报乞讨卖艺人员
 

 

近日,北京公交警方表示,乞讨卖艺、倒票揽客、摊贩卖报、散发小广告等四类扰乱轨道交通秩序的行为,已被列入警方专项整治行动将严查。乘客发现上述问题,可拨打电话或发短信举报。(《新京报》9月16日)

笔者每次乘坐地铁,总能听到地铁广播不厌其烦地播放:“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请把座位让给需要帮助的乘客,共同抵制乞讨卖艺的行为。”前半句挺温馨,后半句则让人心生寒意。如今,北京公交警方表示,乘客可拨打电话或发短信举报乞讨卖艺行为。从要求乘客抵制到提醒乘客举报,看来警方对乞讨卖艺人员出手越来越狠了。乞讨卖艺难道是洪水猛兽,抑或是潜伏在人民内部的坏蛋、犯罪分子,否则为何要举报?

一方面,这是对卖艺乞讨人员权利的伤害。无论卖艺还是乞讨,都是公民的自由。哪怕繁华如美国华盛顿、纽约这样的城市,也有乞讨卖艺人员,一个人选择乞讨或卖艺,必有苦衷,当他们让渡尊严换得生存时,何需对他们再逼迫甚紧?也许有人说,有的乞讨者强讨强要,是的,不乏其人,但不能一刀切,不能因少数人的强讨强要就驱逐所有的乞讨卖艺人员。平心而论,在笔者的个人体验中,还从未遭遇被强讨强要的经历,相反,他们一个个卑微至极,令人动容。还有一种说法是,乞讨卖艺人员扰乱了交通秩序,这同样不成立。

另一方面,这是对乘客的不尊重。抵制不抵制,举报不举报,完全是乘客的自由,但在地铁内翻来覆去地广播“共同抵制”,乘客耳边被不停地鼓噪抵制、举报,实际上就对乘客构成了软暴力,对乘客是一种道德胁迫。就笔者的亲眼所见,每每看到乞讨卖艺人员,不少乘客都会伸出援手,并无半点厌恶之情,这足以说明不少乘客对所谓的“共同抵制”不屑一顾。而那些即便不给钱的乘客,也并无抵制的举动,要么默不做声,要么歉意地摇摇头。

判断一个城市的文明指数、宽容指数和人道指数,可以找到许多载体,比如对待乞讨卖艺人员的态度。一个冷漠的城市,一定将摊贩驱赶得四处逃窜,让乞讨者无立锥之地;一个只注重城市形象的管理者,一定热衷于制造虚假的干净、苍白的华丽,而不能容忍衣衫褴褛。如果一个城市连乞讨者都不容忍,是可怕的;如果还强力培养市民的冷漠感,更是危险的。

因此,面对警方的号召,我坚决地说,对不起,我既不抵制也不举报乞讨卖艺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