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湘乡市人民法院法官陈某,以”扫把”的网名,利用办公电话参加了由市委宣传部网站上的一项”卡拉OK”投票大奖赛.由于电信公司向每一个投票电话征收1元,陈某得了第三名,共花费了公款电话费5万多元.当香港RFA的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后,向其求证”是否花纳税人的钱参加大赛”,陈法官同志竟然回答;”我国的情况与你们香港的纳税人供养公务员不同,我们是领取国家工资的.我们的财务制度与你们不同,请你了解后再发表你的意见.否则,你作为一个记者就犯了常识性与逻辑性的错误”.看完这则报道.纯子哑口无言了.就如此一个连”衣食父母”都不认的**.竟成了敲法槌的.***

  难怪去年11月份,安徽省检察院和反贪局的10名官员,持假冒的芬兰政府邀请信.在芬兰被拒入境,闹了个不大不小的”国际笑话”,想必他们也是理想当然所花的并不是纳税人的钱吧.

  
另一则报道则相反;浙江省东阳公安机关于2月10日下午查封了东阳”本色集团”几十家店铺和酒店.并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拘捕了身家10亿的26岁的本色女富豪吴英,于是,”本色神话”一朝破灭.假大国里又多了个假富豪.肥皂作成的泡沫啊.

  
再有,日前我接到国内某官衙的一纸邀请信,邀请我参加4月26–28日到河南郑州的”中部九省经贸投资会议”据说还会给我一条”贵宾”红布片.

    再有6天就大年夜了.这些5花6色的事搞坏了我过年的兴趣.此气呕得不值.

=======================

官员也超女-湖南湘乡卡拉OK比赛官员拉选票

新闻社 

     

  湖南湘乡市搞了一个云门步行街卡拉OK比赛,完全比照超女的做法,经过七八次比赛,一次次的晋级,除了评委的评分外,还搞了手机短信、固定电话的投票,并且是一元一次的,这次进入前十名的是取短信电话票前四名和评委打分的前六名。 

    

   据主办方称:第一名的奖金高达三万元。 

  因为短信电话的不管一台电话打多少都算数,湘乡市人民法院陈劭法官(网名“扫把→哥哥”)竟然在湘乡政府网站《湘乡之窗》上发帖鼓励网友给他短信电话投票,因为每一轮的票数都会清空,陈劭凭借短信电话的票数每一次都顺利晋级,这次已经进入了前十名。 

    

  从官方的统计票看,陈扫把法官的短信电话总票数早已超过了5万元,其中绝大多数是他自己和朋友用办公室电话打的一元一次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