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身在福中不知福是一种误判,身在罪恶中不知罪恶、身在黑暗中不知黑暗,或者对所处环境的罪恶黑暗程度认识不足,也是一种误判。由于自心的麻木和外部的洗脑等各种主客观原因,人对现状、对自己生存于其中的政治、道德环境和时代环境,很容易产生误判。

 

例如,很多人尽管不满现实,但想当然地总认为“解放”后的人民生活比“解放”前的“旧社会”好,认为现在的社会环境比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及元朝清朝等异族统治时代好。

 

很多人有一种错觉,认为一切都是新比旧好、今比古好、现在比过去好。其实未必。科学技术的发展固然是日新月异,进进不已,但人类在政治、道德、智慧等方面则不一定与时俱进。相反,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里,它们往往会“逆时而动”。对此具有清醒的历史头脑者甚为罕见,法国的路易斯-博洛尔是罕见的智者之一。他曾尖锐指出:

 


“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不断的日趋完善,然而政治领域却是个例外。在政治领域中,仍然是欺诈与阴谋诡计在大行其道,人们的权利与自由仍然遭受到蔑视与否定。现代社会陶醉在它的工业进步和科学发现之中,但如果现代社会仔细考量一下它的政治历史和社会现状,他就会完全没有理由如此骄傲。现代社会能够在工业展览会上展出使人惊奇的机器,但是,现代社会最大的政治机器——政府——却仍然处在极度的不完善之中,掌握这部机器的人一直都是些缺乏智慧的人,或者说都是些不明智的人,正如Littre所说:我们生活中每一件事都获得了成功,但只有我们的政治组织除外。我们的政治生活中还充满着残杀、败坏和愚昧,这些政治罪恶的存在使我们获得的所有进步都丧失了意义。”(路易斯-博洛尔《政治的罪恶》)

 

西方如此(主要是现代民主制度出现之前),中国尤其如此。从三代一直到现在几千年,我们的政治文明度和道德水平线整体上就是不断下降的。秦始皇、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元朝清朝异族王朝等都是历史上几次政治大倒退、文明大跳水。虽有汉、唐、宋、明等几次较大的回升,但回升的高度都没有抵达三代的水平,而且一次不如一次。

 

至于现代中国的几个政权,从北洋军阀到国民党到共产党,论政治道德,更是一蟹不如一蟹。文革至今,中华文化和社会道德所遭到的破坏,远远超过秦始皇、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元朝清朝等古代,不论是官德还是士德民德,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败坏程度都是空前的,很多政治罪恶和社会罪恶都是空前的。

 

试问,古代哪个王朝会象现在这样任人唯“亲”(亲近的人)、任人唯钱、任人唯“不贤”?哪个王朝的官场学界会这么全方位地下流和腐烂?哪个王朝会发生那么多屠童案、弑父杀母案、“小利灭亲”案?哪个王朝的行政执法机关会“钓”老百姓的“鱼”、而老百姓之间则相互“钓鱼”?哪个王朝的商贾和民众会这么普遍地造假制毒坑蒙拐骗毫无廉耻无恶不作?哪个王朝对社会对民间的控制会象当局这样严密全面和无孔不入?

 

有友人对孔子满怀同情,认为置身于那样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被人讥为丧家狗,

太“委曲”圣人了。我告诉他,更值得同情的是我们自己。孔子之道虽不受重用,

但他毕竟拥有传道授业解惑说真话的自由,也得到各国君臣和士人相当的尊重—-丧家狗之讥,只是民间个别人戏言而已。我们所处的时代,敢于说真话、敢于坚持真理正道的的文化人,是欲做丧家狗而不得呢。

2010-8-3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