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国寻亲纪实(连载23)

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国寻亲纪实(连载23) - 孙春龙 - 孙春龙的博客

 原书名《异域1945》,新华出版社,2010年9月出版

  23.    李师科在法庭上被拖走时大声呼喊:我还有话要说

  在我采访陈华的一个月前,他刚刚从泰国回来,他本来打算从泰国去台湾,但被拒绝。
       去台湾是为了向“国防部”讨要“战士授田补偿金”。
       1949年,蒋介石率残军退守台湾后,曾提出计划“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并且于1951年颁布“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凡服役满两年的退役者,均发给战士授田凭据”,“战士授田证”里面详细记载未来反攻大陆后,会给他们在什么地方,分多少亩田地耕作。
       然而“反攻”成了笑言,蒋公也撇下老兵撒手西去。国民党当局后来解释说,战士授田证是对参加“反攻”作战之官兵所作的承诺,必须要等到“光复”大陆后,“方能履行此一承诺。”老兵们凭着这一张“空头支票”等待了半生,当终于有人像《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孩子喊出“反攻大陆不可能”时,这些矢志追随者再也不甘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1962年1月24日,原籍陕西三原的国民政府“监察院长”于右任在台湾的寓所里,写下《望大陆》这首震动了整个台湾的悲歌: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仅仅两年零九个月又十七天之后,于右任在悲怆中离去。
       1987年6月28日,原籍湖北房县的老兵何文德组织的外省人返乡探亲促进会,在台北主办了“想回家,怎么办?——打开海峡两岸探亲管道座谈会”,与会者达六七千人,老兵们一致要求当局尽快“打开两岸探亲管道”,以结束因政治分裂所带来的“民族悲剧”。
       何文德17岁离家入伍,转战大半个中国。在台湾退役后,何文德曾托人从海外转寄信件回故乡,而海外的朋友转寄来他母亲的回信与照片却没了踪影。1966年,何文德的母亲去世,他再也熬不下去了,遂经常组织老兵游行请愿,要求与国民党高层官员对话。
       老兵们的诉求得到台湾社会的广泛同情,台湾当局不得已与大陆方面经过多次接触和磋商,终于签订了退台老兵可以返乡探亲的协议。
       同时,蒋经国又指示“国防部”对“战士授田证”作专题研究。随后台湾“立法院”通过“战士授田凭证处理条件”,决议由当局收购授田凭据,每份发给1~10个基数补偿金,每一基数金额为5万元台币。
       在台湾官方收购“战士授田证”时,身在缅甸的老兵陈华曾前往台湾交涉,但因没有相关证明,未能如愿。当年陈华为了顾及性命,丢掉了所有的证件。他只记的他的军官证号码是337006。此后,陈华每几年都要去次台湾“上访”。
       从台湾的报纸上我曾看到报道说,当年符合战士授田补偿资格的老兵共有74万人,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登记的只有63万人。
       近90岁的陈华还任着仰光孔圣庙秘书,每月有3万元缅币(约近200元人民币)的收入。当我告诉他,我可以帮他回家探亲时,陈华并不领情,他说,他不想这么失败潦倒地回去,他还要去台湾,等领到补偿金后,他会回国定居。
       在后来组织的老兵回国寻亲活动中,有好几个老兵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放弃参与。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内心的挫败感,一个庞大的东方帝国,为什么会在三五年时间内轰然倒塌改旗易帜;一个为国出战的英雄,为什么会因为政治的变幻沦为任人踩踏的蝼蚁;当年披红挂彩在喝彩声中出征,如今,却要如乞丐般在施舍中衣衫褛褴地回家。这让人情何以堪?
       在台湾,退伍的老兵都被称作是荣民。在拿到授田补偿金后,他们终于衣锦还乡,但谁知道光鲜的外表背后,有多少辛酸与痛楚。
       在台湾最引人关注的老兵应该算是李师科,这位山东籍的老兵1959年因病退伍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最后到了1968年开始开出租车谋生,车子是向车行租的,有时跑了一天,交了租金,连个饭钱都剩不下。1982年4月14日,李师科杀害一名警员后抢走佩枪,并随后持枪蒙面闯入一家银行抢走新台币540万元。案子不日即破,李师科被枪毙。
       有导演将李师科案拍成电影,有两部,一部是《大盗李师科》,另一部是《老科最后的春天》,这两部电影好多台湾人都看过,都有一个同样的镜头,是李师科在法庭上被拖走时大声呼喊:“我还有话要说!”
       未等到当局兑现“政治谎言”的李师科,到底想说什么呢?
       和李师科一样,大部分老兵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退伍后,只能从事一些最底层最廉价的工作。最开始,当局曾组织这些老兵参与一些大的建设工程,比如横贯台湾经过中央山脉的中横公路。这些基础设施,为台湾的经济发展贡献巨大。但这些老兵,又成为经济发展的牺牲品,无人顾及。等到台湾的经济发展起来了,他们也垂垂老已,未能共享发展成果。而其中,又有多少和李师科一样,陨命异乡。
       至今,在台湾的一些论坛上还会讨论到荣民,还有相当一部分民众对拿纳税人的钱给他们发放授田补偿金不满。而这些言论,往往出现在大选之时。这些老兵,至死亦不能逃脱成为政治博弈的工具。

2010年9月28日, 8:4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