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渔人

历史教课书对义和团运动是这样评价的:“随着帝国主义政治、经济侵略的深入,外国传教士的活动越来越猖狂。一些外国传教士以不平等条约作护身符,配合本国政府进行经济、文化侵略。有的还收租放债,包揽诉讼,敲诈勒索,收买地痞流氓入教,鱼肉中国人民。从19世纪60年代以来,中国人民不断进行反教会的斗争。德国强占胶州湾以后,瓜分危机日益严重,反教会与反瓜分联系在一起,各地的群众斗争更加汹涌澎湃。1899年,终于从山东酿成了大规模的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

事实并非如此。

戊戌变法失败后,慈禧动了废掉光绪帝的念头,受到各国公使的反对,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立保守顽固派载漪之子为“大阿哥”。载漪为了使自己的儿子早些正位,便利用起自山东的义和团为自己造势。慈禧因废帝之意不得行,对列强报有强烈愤慨。在慈禧与载漪两股势力支持下,义和团从非法转为合法,从山东越过直隶,一直闹到北京。他们杀教民、攻教堂、烧使馆,洋人没杀几个,中国教民倒杀死无数,也连累了许多无辜,甚至入皇宫刺杀光绪帝,不过没有得逞。

据史书记载:“义和团在右安门外焚烧教民的住宅,无论男女老幼皆杀之,继焚顺治门内教堂,城门昼闭,京师大乱。前门外商场,为京师最繁盛处,义和团纵火焚四千余家。火延城阙,三日不灭。慈禧下诏褒奖义和团为‘义民’,奖给10万两银子。大臣载漪在官邸中也设了拳坛,早晚膜拜。这一来更助长声威,使城中焚劫,火光蔽天,日夜不息……,城里数十万人,横行都市。平素有私仇的,就在这时指为教民,于是杀掉全家,死者数十万人。杀人刀矛并下,肢体分裂。被害之家,婴儿未满月,亦毙之。他们烧掉地图,砸碎放大镜、眼镜及西洋钟表,因为这些都是从外国传来的东西。不从的,他们就大开杀戒,以示与外国“划清界限”。——引自百度《义和团真相与庚子年间的光绪帝》

互联网极大地促进了信息的流通,使大家窥知义和团的真面目,否则大家还沉浸在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的伟大壮举里不能自拔呢。

在封建时代,朝廷是国家的代表,官吏是国家的代理人,爱国是他们的事,与百姓无关。爱国需要奉旨,没有圣旨,你要爱国,就是违法的。我们不能否认义和团拳民们具有爱国的初衷,但没载漪与老佛爷的圣意,他们就是非法的,袁世凯就曾纳义团于血海之中,直到圣意到达时,义和团才兴高采烈地进京爱国反帝了。这些生于草泽的拳民们根本不知道洋人是因为庙堂食禄者的昏庸腐败招来的,昏庸腐败这个“庆父”不除,洋人之“难”就难“已”。他们天真地认为,只要见一个洋人杀一个洋人就是爱国,就可以驱除洋人再造中华,爱国到了极致,连与洋人沾点边的中国百姓也成了洋奴,那就一块除去,当然这些爱国之举得奉圣意而行。结果是南辕北辙,越爱国越乱,越爱国越与老佛爷的圣意越远,这群不明真相的“爱国者”的爱国之举就是将老佛爷送到西安“西狩”去了。“西狩”途中,老佛爷一道令下,这些“”的义民成了罪大恶极的暴民,成千上万的“”教民成了枪下魂刀下鬼。

在中国,草民们爱国有风险,兴奋要小心。中国自古一来是个“圈子治国”的模式,之所以不用“精英”两字来表述,是因为逆淘汰的官场机制下,真正的精英很难挤进,庙堂只是大大小小圈子的汇集。国家的大政方针就有这个大圈子拟定,然后皇帝诏曰一番,屁民照做就是。更关键的是,皇帝诏曰与真实情况相去甚远,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让屁民们摸不着头脑,只有圈子里的“人精”才能深谙帝意。圣上需要屁民们贡献爱国了,一番堂而皇之的言语,草民们就顺竿子向上爬。爬到一定高度,圣上感到火候到了,一道圣旨,大家齐刷刷下来,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皆大欢喜。这里面决不允许草民做任何发挥,就算依照堂皇圣旨多进半步也不成,一发挥就离题万里,因为圣上的真正意图不是你所想象的,于是悲剧就会发生,爱国就会变为大逆。

前段时间,美韩黄海军演炒得热火朝天,爱国志士义愤填膺,现在已经烟消云散,原来,去年人家就在黄海军演,华盛顿号航母不但亲自参与,而且在演习结束后顺道访问了香港,至于说为什么今年会掀起爱国热潮,就不是爱国之士可以了解的。最近,日本在钓鱼岛附近扣我渔船抓我渔民拒我船长,自然引起无数爱国之士的爱国热情,只是笔者对一些真相有所不解,因此笔者也就保持理性。第一,钓鱼岛是在谁的控制之中?第二,以前是否有中国渔船前往打鱼?

笔者从网上了解,钓鱼岛现在日本掌控之中,中国多年来并未提出像样的抗议。关键是第二个问题,是不是中国渔船一直就在钓鱼岛附近打鱼,最近日本才扣我渔船抓我渔民?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以前我方经常在那里打鱼日本不抓,现在抓了,按我国的政治用语叫做“阶级斗争新动向”,是应该高度重视。如果从前没有渔船或者少数渔船在那里打鱼没被日本发现,那么这次渔船船长被扣,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人家占了岛我们不作声,又没有渔船到该地打鱼去行驶主权,就等于你默认了人家的实际控制,起码给人家的印象是你默认了这种局面,现在突然有渔船到那里打鱼,并且被人家发现,在人家眼里你不是背信弃义是什么?

要抗议要爱国当在日本实际控制该岛之时。那时沉默以对,现在人家扣我渔船抓我渔民就是顺理成章之事。现在抗议、爱国还有个什么用?有这么多疑问纠缠其中,让人怎么爱国,爱到什么程度才合适?

现在要收复失地?不像,因为我方的抗议措施中包括中止东海谈判,中止省部级官员之间的互访。准备共同开发的春晓油田位于钓渔岛西侧,西侧靠近我方的领海都可以共同开发,咋看也不象是要收复钓鱼岛。停止省部级互访估计让日本损失不少,损失一大笔订单不说,还会损失一大笔访问费用。

总之真相不明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大谈爱国,一旦有忤上意,拳民是会变暴民的。

2010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