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回来,有点累。今天实行不应酬、不看书、不上网的“三不”政策,白天坐那里看电视,晚上去看一场电影。电视上一直在播送深圳特区30年庆典,胡主席在讲话;电影自然选最热门的《盗梦空间》……

 

                                                  *                      *                      *

 

胡主席在深圳说,30年前,在邓小平同志亲自关怀下,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兴办特区,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发挥它们对全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窗口和示范带动作用。他还表示,深圳是个“奇迹”,在数十年前帮助中国走向繁荣……

 

                                                 *                      *                         *

 

我觉得《盗梦空间》的名字不如翻译成“盗梦者”或者“植梦人”更恰当。故事讲一群“专业人士”如何通过仪器与意念进入他人的梦中,窃取秘密,掌控他人。从“入梦”、“窥梦”“盗梦”发展到“植梦”,把一种想法通过梦而植入他人的大脑。整个故事在梦境与现实中切换,让你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但故事在哲学思想上没有超越中国两千年前的庄子思想。《庄子 蝶梦》里早就提出了现实和梦境难分难舍。好在导演借助了现代电影科技,以及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弥补了在哲学与思想上缺乏创意的不足……

 

                   *                *                   *

 

早前温总理到深圳视察时,也做了重要讲话,他说:不仅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他还说,我们站在一个新的伟大的历史起点上,要继续解放思想,大胆探索,不能停止,更不能倒退。停止和倒退……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

 

                   *                 *                  *

 

美国是一个充满了“梦”的国家,最为我们所熟知的就是所谓的“美国梦”。我在美国呆了那么久,也没有搞清楚到底什么是美国梦。后来离开美国回到中国,才顿悟:所谓美国梦,也就是每一个美国人各自不同的梦想——这些梦,因人而异,因时代而不同,华盛顿时代的美国梦可能只是要求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建立民主国家,而今天奥巴马的美国梦则是黑人参选并当选美国总统,进一步落实与完善两百年前提出的民主梦想……

 

                 *                 *                     *

 

胡主席在发言中讲:继续深化改革……全面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改革,努力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突破。

 

他还强调了民主的重要性,他说:要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                    *                   *

 

在《盗梦空间》里,穿插了一个爱情故事,男主角柯布不能也不愿摆脱梦中亡妻的“缠绕”,他们两位都曾经是“梦游”的高手,在梦中一起生活了五十年,他们在梦中一起建起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城市,还有他们两人处于城市中心的爱巢。这个城市是如此美好,结果让妻子沉湎其中而无法自拔,拒绝回到现实世界……

 

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柯布决定把“一个想法”——“你生活在梦境中”的想法通过更深一层的梦境植入了妻子的大脑,从而帮助妻子脱离梦境,回到现实。可他哪里想到,一个想法一旦被植入到大脑,却不那么容易消除了。果不其然,回到现实中的妻子无法驱除被植入的那个“想法”,结果,她对现实也产生了怀疑,怀疑这现实也是另外一个“梦境”,于是,她自杀了,因为梦中的人,只有死亡才能让他们彻底清醒过来……

 

                             *                                       *                                 *

 

说深圳是一个奇迹,不如说是一个“梦”,这个如今高楼大厦林立的梦幻都市,30年前几乎还是一个小渔村。这个梦的缔造者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x小平。他像上帝一样,在中国的南海画了一个圈,说这里就是中国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于是地球上有了深圳。

 

                                 *                                       *                                     *

 

《盗梦空间》有这样的台词:一个想法,像细菌一样,一旦植入人的大脑,就会在他们的身体里不停地滋长,你无法阻挡……一种梦想,何尝不是一个“想法”?一旦大脑里被植入了某种梦想,她就会在里面滋生、成长与膨胀,你要就是实现梦想,要就是你被梦想摧毁。

 

美国的植梦人是谁?毫无疑问,是以华盛顿为代表的《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他们把一个“想法”用宪法的形式植入美国人的大脑,从此以后,那“想法”就如细菌一样滋长蔓延开来,影响、主导着美国人两百多年的历史……

 

                                                 *                    *                        *

 

中国人不像美国人那样整天梦来梦去的,但凡关于“梦”的词语,几乎都是带点贬义或者讥讽的意味。但中华民族的百年共和梦,却是一个例外。明年就是辛x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百年前,前辈先烈把民主共和的理念植入到民众的大脑,他们的思想也许有误区,他们的做法也许不完全可行,但他们却同华盛顿那批人一样,是“植梦人”——在有人准备借x华盛顿贬低中国民x主前辈之前,我提个醒:第一个把“人人生而平等”的普世价值理念植入美国人大脑的华盛顿等人,当时大多都占有黑奴……美国人在拥有了“美国梦”之后的两百年里,没有一天是真正实现了这个美轮美奂的梦想的……正因为这样,他们也从没有停止追求这个梦想。

 

能够追求梦想,本身就是最美的梦想……

 

                                           *                      *                       *

 

《盗梦空间》隐含了美国人对于“梦想”的焦虑。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不设宣传部,民众对统治者“洗脑”与“保持思想一致”持高度警惕与反感的。这也就是华盛顿等人植入的那个“想法”,滋长与完善了200多年,还有那么多美中不足的原因。

 

《盗梦空间》则用科幻与意淫的手法让我们看到:侵入梦境,改造思想,进行洗脑,控制他人……这其实是地球上很多专制独裁国家一直在做,而且行之有效的,在美国,却成了科幻电影的主题。

 

                                                *                   *                       *

 

改革开放30年了,从小平的敢为人先,在思想解放上“杀出一条”血路,到后来政治体制改革落后于经济体制改革甚远。最终导致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也被利益集团劫持,甚至传出了“改革已死”的悲叹。今天,在改革开放排头兵的深圳,会不会有新的梦想,会不会再出发?

 

应该看到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路还有很远,中国人离胡主席讲的“四个民主”与四种权利还有相当的距离……

 

                                          *                      *                     *

 

《盗梦空间》从哲学思想到故事情节,都是中国先贤和美国大导演们玩过的(美国有很多类似题材与场景设计的电影),所以,在一开始就猜测到电影结尾与布局的情况下,我觉得有些乏味。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大脑像电影中失重的场景里的人物一样,自由漂浮……

 

我想到了白天看的胡主席的讲话,关于解放思想,关于民主监督与民主选举,关于体制改革;我还想到了温总理所讲的普世价值与扩大民主选举、人人活得有尊严与政治体制改革……

 

这部电影里深深触动我的是那些分不出梦境与现实的男女们,他们让我们这些旁观者着急、感慨与感动……其实,我们是杞人忧天了,生活在梦中有什么不好?谁能说你此时正脚踏实地的“现实”,就不是另外一场迟早要破灭的梦境?

 

                                            *                     *                       *

 

梦即便会破裂,也比没有梦好。可悲的是我们失去了梦,几乎没有了梦想。不过,没有梦,我们有网。美国人在梦中追求理想,我们则在网络上追求梦想……

 

网络与梦想。这是我今天我看《盗梦空间》联想最多的。在电影中,主角柯布与亡妻一起“筑梦”,建起了一座童话里才有的城市,但梦想终究会破灭。妻子死于沉迷,柯布也不愿意完全清醒,他不愿意放弃亡妻的影子,总试图在梦中去改变现实。

 

中国人缺乏梦,上帝也知道,于是给我们送来了网。于是,网络编织了中国人的梦。我们在网络上“筑梦”:我们把百年梦想搬到网络上,我们把理想搬到网络上,我们在网络上响应与追寻温总理与胡书记植入的梦想……我们自己也成了做梦人与植梦人……

 

只是,我们会不会也像《盗梦空间》里的那些人一样,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网络与现实的界限又在哪里?我们是否已经迷失?

 

                                                    *                         *                      *

 

《盗梦空间》给我最大的震撼是:当你在梦中享受着如此美妙与随心所欲的时光的时候,只有惊恐与死亡才能够让你彻底清醒过来。

 

而就在这同一天,我竟然也经历了从网络到现实的突然“清醒”。一位读者给我发来的手机信息写道:真神奇啊,我正在看你写上海世博的一篇博文,看了一半时,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就找不到了,无影无踪啊,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似乎的,可我刚刚明明看到有20多万个点击,还有500多个留言啊,好神奇,像梦一样……

 

比《盗梦空间》里只有死亡才能弄醒的事还神奇?我在想,深圳这座城市,会不会像筑梦人建造的梦城一样,昙花一现?还是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这原来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2010-9-6 广州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