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教育常常是无形的

许锡良

我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考察中国的教育,常常会有一种焦虑不安感油然而生,说来有趣,我的这种焦虑不安感常常来源于对中国的教育在煎熬之中的那种状况的认识。这种感觉就像看见一个盲人正使劲地驱赶一辆马车,并且快速地驶向悬崖深渊一样。

我看到许多学生、家长与政府官员,在这个过程中非常焦虑不安,他们常常要求立即显示成效,什么都要求立竿见影,并且美其名曰:提高教学效果或者打造优质教育与优质学校。当权力成为办学的标准的时候,那么那种立竿见影的即时效应就是在所难免的。教育作为百年大计,却被任期常常只有三年五载的校长、政府官员的政绩欲望肢解得支离破碎。他们喜欢看到的东西,不是学生作为一个生 ……

……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