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局早该改革了

统计局早该改革了

 

2010-9-4 南方都市报

 

   
统计数据是一个国家诚信的象征,是决策科学的保障,更是经济转型的必备条件。

 

   
处于经济转型时代的统计机构与统计学家是幸事,美国“咆哮的20世纪”之后政府与国民对缺乏数据痛定思痛,诞生了一批重要的统计机构与统计学家,西蒙·库兹列茨因为完成了从1869年开始美国国民收入帐户重建工作,获得了197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中国经济是全球关注的焦点,而中国的经济数据则是全球难点,如果谁能够通过准确的统计数据把握国民经济的脉搏,将是功在全球、功在千秋之事。

 

   
与中国经济所发生的变化相比,中国统计改革是滞后的,出现一系列工资、就业被增长,CPI、房价被下降、地方GDP总和屡超全国数据等咄咄怪事。

 

   
面对质疑,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近日在第二期媒体统计知识研讨班上表示,国家统计局将做出六个方面的改革,包括各地GDP统一核算和现有房价统计方案等。国家统计局总算对质疑做出了正面回应,笔者一度以为国家统计局只要两个新闻发言人与几个笔杆子就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让数据信用彻底垮台。

 

   
统计数据最致命的伤害是虚假,假数据有几方面的原因。

 

 
 一是统计数据来源问题,比如我国的房价统计数据由房地产开发企业上报,利益攸关的数据只听信得利者一面之词,当然会让国民群起质疑。而在灰色收入的调查方面,国家统计局有关收入争执的核心就是数据来源是否真实,王小鲁的可贵之处在于以一系列方式将收入造假的动机降到最低。

 

   
第二个原因是统计方法。国家统计局统计城镇单位在岗职工统计口径包括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以及联营经济、股份制经济、外商投资经济、港澳台投资经济单位,尚未包括城镇的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成长最快的部分城镇的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不包含在内。经济已经市场化,统计数据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怎么能不闹笑话?

 

   
从去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对工资统计进行了较多改革,增加了私营单位平均工资,将老口径改为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细化了工资分类口径、分行业数据。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今后将完善工资统计,争取把一部分大个体户纳入调查范围,同时细化岗位基础,研究统计计算工资中位数。希望能够尽早看到实效。

 

   
第三个原因是有数据而不公布,任由大家瞎猜。比如失业率统计方面,调查失业率的真实性高于登记失业率,我国并非没有调查失业率,按照目前国家规定,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并公布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统计局提供31个大中城市月度调查失业率和全国劳动力市场半年调查,但并不向社会公布。有了数据而不公布,难道是对数据不自信,或者调查失业率公布之后会吓坏众生?以一个失真的数据糊弄大家的结果是,坊间的猜测越来越多,对于失业的恐惧感越来越强。

 

   
最后一个重要原因,倒不是统计局有意造假,而是全社会造假之风盛行。近两年我们屡屡听到大专院校以虚假的就业率完成就业指标之事,大学生就业率明显失真:一方面大城市失业蚁族聚居、另一方面高校就业率花团锦簇。此时,尤其需要统计局人员向王小鲁学习,避开传统的高校上报方式而以抽样调查为主,真正了解中国大学生的就业水平,对教育效率做出准确评估。

 

   
我国统计方法借鉴美国较多,拿来主义有时可以事半功倍,但有时会水土不服。比如我国的GDP数据较多地受地方政府政绩出数据的影响,此时如果以发电量与用电量进行纠偏,辅之以能源利用率参数,将能最大限度地纠正GDP注水问题。

 

   
统计数据虚假顽疾不仅因为以往统计局自命为朝南坐的官僚机构,更因为受到从地方政府到企业各种利益阶层的困扰,统计人员需要有直面真实的勇气与牺牲精神,才能突破利益的铁网。

 

   
统计局不是活雷锋,也没有必要成为活雷锋,从制度上保障统计真实性,仿照审计署建立从上到下的垂直管理机制,就能避免统计局最大限度地减少权力对数据的干扰。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9月10日, 4:1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