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人民币汇率谋略

美国的人民币汇率谋略

 

2010-9-20 每日经济新闻

 

   
最近的一系列经济争端围绕汇率展开,汇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焦点问题。

 

   
美国希望人民币汇率上升,根据欧美各经济机构的研究,升值幅度大约在7%到20%之间,自6月9日人民币汇率恢复浮动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大约升值了1.5%,自200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23%。

 

   
围绕汇率是美国的经济布局。

 

   
美元低汇率有双重目标:第一,实现奥巴马的出口战略,第二,顺便减少美国的实际负债。

 

   
据9月16日美国白宫发布的经济报告称,总统奥巴马推动的贸易五年出口倍增计划进展良好,今年上半年出口量同比上涨18%。奥巴马年初的计划是使五年内出口增加一倍,增加200万个就业岗位。为达成该计划,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金融、商业、贸易法律保障举措,放松低端技术的出口管制,而压迫人民币汇率上升正是大计划中的重要环节。

 

   
什么时候美国计划初步达成?按照美国国务院商业事务特别代表哈里顿(Lorraine
Hariton)的说法,是帮助美国中小企业树立全球化的理念,让美国的中小企业尤其是占出口总额三分之一的服务业拥有全球理念,占据全球市场。

 

   
制造业布局初步的同时,美国国内的大企业则占据全球创新经济的至高点,地球人挥舞着货币抢购苹果机,是美国最乐于看到的景象。但这只是技术上的小突破,美国经济需要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IT行业的大突破,在新能源领域引导全球经济的走向。而在这一方面,尚未看到美国有更多建树,技术水平与德国、日本相当,没有突出优势。

 

   
因此,从长远来看,美国需要人民币实现彻底的国际化。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中国经济的体量还会有成倍增长,美国新技术羽翼已丰,能够从金融、能源等各个方面狙击中国经济,坐稳新时代“罗马帝国”的宝座。

 

   
从战略上说,人民币不可能大幅升值。如果人民币像日元一样,继续大幅升值——自2008年8月初至2010年9月中旬,日元对美元、欧元分别升值了24%、33%,分别创下15年和9年来的高点——中国的产业升级无法完成,用阴谋论的逻辑,此时美国逼垮中国对美国经济不利,美国失去了最重要的出口潜力市场,而中国资本项目没有开放,没有收获不到多少羊毛。

 

   
这是美国对于中国汇率政策忽软忽硬的根本原因,一方面在经济、军事方面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另一方面保留谈判的空间。9月16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就人民币汇率举行听证会。美国财政部部长盖特纳在国会作证时,指出人民币升值速度过于缓慢,升值幅度十分有限,但坦言,中国市场对美国经济复苏至关重要。人民币升值不会抹掉美国全球贸易赤字以及中美贸易逆差,惩罚性的立法或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可能会加剧贸易紧张,并使增加商业机会的努力变得复杂。

 

   
人民币兑美元不可能大幅上升,而是在反复的博弈中缓慢上升,其幅度小于欧元与日元的升值幅度。2009年欧元兑美元升值超20%,澳元、新西兰元、加元兑美元的升值幅度更是达到40%-50%,而日元也在20%以上,人民币从2005年汇改以来达到了条件,但2008年以来并未与欧元、日元同步升值。人民币升值,对日元汇率的行政干预被美国宽容,原因正在于此。

 

   
9月19日,笔者参加中欧商学院举办的2010年中欧私人投资高峰论坛,刘军洛先生提出,美国走上减债之路而中国的负债之路。

 

   
货币战争中,经济弱势国家的最可怕之处是高负债率,因为无处可以转嫁成本,最终引发的是国内的恶性通胀。最新的报道指出,在过去三年里,美国的家庭储蓄率已经翻了三倍,今年6月是6.4%,也许会上升到1985年前的9%。从债券泡沫到储蓄率提升,说明美国人在金融去杠杆化过程中,看多美元,而我国的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下,进口超过出口、政府隐性负债大增、外汇储备进行国际化配置,都是被逼出来的补救措施。此时惟一的办法是提高生产效率与进行实物资产配置,当然,性价比不佳的房地产不在此列。

 

   
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而言,人民币将稳定地小幅上升,而未来随着人民币资本项目彻底放开,则有大幅下跌之忧。

 

注:为过节,工作时间调整,周日工作。

   
回沪,下午参加中欧商学院论坛,各种观点撞击。

   
感受:有恒心者有恒财。

    

2010年9月22日, 6:5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