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英伦在线 | 评论(0) | 标签:党内民主, 米利班德, 工党, 工会, 投票制度

9月25日,英国工党在曼彻斯特宣布了党魁选举结果,艾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 ,小米利班德)以微弱优势战胜了自己的哥哥大卫•米利班德(David Miliband,大米利班德),当选新一任工党党魁。在他们的身后,是他们已去世父亲拉夫米利班德(Ralph Miliband,老米利班德),一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大师,一位为了躲避纳粹捕杀,避难英国的波兰犹太人。

大米利班德是前任外交大臣,小米利班德是前任能源大臣。在这场党魁选举之前,大米利班德一直被视为工党的当然接班人,是布莱尔最为垂青的新生代,在新工党末期唯一具备挑战前首相布朗的实力的工党。然而,弟弟在2008年之后,却后来居上,被视为布朗的嫡系。两兄弟出身工党世家,为工党的政治理念而奋斗,却服务于不同的党内派系,因此上演了一场英国政坛的“兄弟连”。

“兄弟连”的割喉战

凭心而论,大米利班德失利,最简单方法是归咎于运气。在这次选举,一共有5个候选人,在这次选票统计的前三轮中,大米利班德一直领先弟弟,占据第一位。但是到了第四轮计票,弟弟拿到了大量的工会选票,反超哥哥,首先拿到了超过50%的票数,因而胜出。

由于工党党魁选举,采取非常复杂的“选团偏好投票”,导致了大米利班德戏剧性的失利。所谓党团,就是选票来自三个选团,一个是工党议员(包括工党籍欧盟议员),一个是工党党员,还有一个是工会,三个选团的选票各有三分之一(约为33%)的决定权,也就是说,候选人根据在各个选团得票比例求和,得出自己的得票率。比如这次选举中,大米利班德在议员选团、党员选团和工会选团的得票率分别是17.812%,18.135%,13.40%,总得票率是49.35%;相比之下,小米利班德的选团票率分别是15.522%,15.198,19.934%,总得票率是50.65%。

按照选举规则,小米利班德首先拿到了超过半数选票。但是,显而易见,大米利班德在工党议员和党员中,支持率超过了小米利班德,但是其优势不足以弥补他在工会中的人气缺乏。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四轮计票的情况?这个选举的另外一个规则:偏好性投票(preferential voting)有关。这个规则允许选民在选票上选出两个以上的候选人,给这几个候选人按照一二三编号,一号是自己最中意的,二是其次中意,依此类推。工党党魁选举是要求给出两个候选人。

然后,在计票时候,一旦出现没有一个人取得过半数的选票,那么首先淘汰得票率最低的候选人。在这个候选人获得选票中,把第二中意候选人的票数,分派给剩下的候选人。如果还是没有出现过半数的人选,那么再淘汰一位得票率最低的候选人,以此类推,直到得出最后的赢家。

工会占领工党

可以想见,在这次选举中,米利班德兄弟俩人得票率之接近,形成了割喉战的局面。但是,大米利班德最后败在第四轮计票上。不过从一开始,大米利班德在工会选票上,始终大幅度落后于弟弟。

这个中的缘由,却可以成为总结新工党的退场,管窥工党未来走向的一个重要线索。在英国政治中,战后到80年代以前,工会势力如日中天,80年代,保守党的撒切尔夫人以铁腕整治工会势力,打压他们的罢工示威。即使如此,工会依然在工党内部把持决定性力量,因为他们为工党提供了四分之三的经费,选团占有的投票权不是现在的33%,而是40%,在新工党开始之前,工党是一个典型的左翼政党。

1997年,布莱尔上台前后,极大削弱了工会势力,首先是逐步摆脱经济上控制,工会的赞助下降到了工党经费的二分之一,投票权变成了33%。新工党的“新”就在于与左翼作了一个明晰的切分,在布莱尔、布朗的领导下,更像是一个中产阶级的政党。但是在布莱尔和布朗之间,布莱尔更加偏向右派,因此,大米利班德一直被视为党内右派的代表,而小米利班德作为布朗的顾问,更偏向于左翼阵营。

这是为什么这次工会选团如此积极支持小米利班德,两兄弟在工会选团得票率上相差了6.5个百分点。两兄弟在意识形态区别和票源差异仅仅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是看目前工党整体氛围,工会势力在复活。在本次选举中,除了大小米利班德之外,另外三位候选人两位是左翼,最后一位是大米利班德朋友,资历不足。这里面尤其是得票率第三的埃德•鲍里斯(Ed Balls),扮演了一个造王者(King maker)角色。鲍里斯他曾经长期担任布朗的经济顾问,在内阁中出任过教育大臣。他是一个坚定的左翼,在工会中支持者甚众,而且由于他本身是议员,出任过大臣,属于资深前排议员,因此他在工党高层也有强大的支持。更是由于他与小米利班德共事布朗,在政治立场上更加接近,偏向左翼,形成了一个潜在的同盟。

因此,可以猜想,当第一个左翼候选人退出的计票时候,她的第二偏好更多的是亲左翼的小米利班德。当鲍里斯退出了第三轮计票之后,他的支持者的第二偏好,应该也是小米利班德。这个支持带来不仅仅是工会选票,还有议员选票。实际的结果也证明了这点。笔者清楚地看到,与第三轮结果相比,大米利班德在工会得票率落后6.5个点,其实这个差距在第一轮计票中就有(当时是5.7个点),但是在议员得票率上,大米利班德优势缩小到2.3个百分点(第三轮是3.6个点),党员的票率上缩小到3个百分点(第三轮是3.6点)。

鉴于鲍里斯的贡献和党内资历,由他出任未来的影子财政大臣,可能性极大。假设未来工党能够咸鱼翻身,重新入主唐宁街,仅次于首相位置的财政大臣,应该也是鲍里斯囊中之物。也许是他的太太。鲍里斯的妻子,也是工党资深议员,曾经是财政部首席财务官,仅次于财政大臣。

也许如今商量政治分成为时尚早,笔者还沉浸在体会此次选举的技术之美之中。老米利班德如果泉下有知,以他的左翼立场,应该也会投自己的小儿子一票。

更多阅读,请登陆 http://www.talktone.co.uk/cn/?q=node/131

本文已经发表在《联合早报》,另有此次选举与英国华人从政相关分析,如需要,请联系我们。

英伦在线的最新更新:
  • 英国工党米利班德兄弟崛起(1) / 2010-09-26 04:39 / 评论数(0)
  • 工党党魁选举:弟弟赢了 / 2010-09-25 23:47 / 评论数(0)
  • 英国海不归和日本海归的中秋节 / 2010-09-23 19:14 / 评论数(12)
  • 我们对印度的好感从哪里来? / 2010-09-22 18:34 / 评论数(3)
  • 加藤嘉一的成名:宽容,还是封闭的中国? / 2010-09-21 05:10 / 评论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