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指蟹为马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2006年世界杯打完1/4决赛的时候,《体坛周报》登载了一项统计,把八强球队的假摔、诈伤、干扰裁判的次数做了对比,结果这三项统计英格兰队都名列倒数第一,而且远远落后于倒数第二。

在这个很多人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地球上,不肯假摔应该算是一种“美德”。然而,自从“真理报”问世以后,“真理”一词就多了一层含义;对“美德”我们也要多留心。

什么是“美德”?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家都遵从指示批林批孔,谁要是公然说孔子的好话会混的很惨,而在“国学复兴”的今天,你说孔子是条“丧家犬”就会惹怒许多人;某些地球人从研究生物的进化中收获一些乐趣,而在地球的某些地方,法律禁止学校讲授进化论。

再看看性和政治这两个最敏感的领域。

在地球的某些地方,那里的政治风气至少名义上奠定了这样的基调:“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在中东的某些地方,法律规定要把偷东西的人的手砍掉,而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气氛中长大的韩乔生老师等人还赞赏这种做法。

有的女人能够感觉到,“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成的。而在经典的男权社会里,女人的含蓄内敛顺从是种“美德”。想想看吧,新加坡校花性爱视频里的两位主角,为什么校花自杀了,她的男朋友却恐怕是没什么压力?

可以想象过程是这样的。校花从小就被灌输女人应该是怎样的,而什么样的女人是下贱的、下场是会很悲惨的,她也牢牢认同了这样的标准。她心里种下了深深的恐惧,就像高原积累了一个堰塞湖一样;后来视频在网络上疯传,堰塞湖溃决,人也死了。

从这些例子来看,“美德”似乎是种以恐惧为基础的东西。“八荣”和“八耻”是放在一起讲的,宗教在描述天堂的同时也一定要描述地狱有多么恐怖;非此即彼,非上即下。从小到大,社会就一直或明或暗的向你强调,如果你做了某些事或者不做某些事,你会过的很惨的。而如果你遵从某种规范,努力去做某些事,就会收获一些好处。而这些东西又是活活砸在我们头上的,不会跟你不讲道理,就像那谁说的,一些人写下剧本,然后强迫别人按照这些剧本演戏。

以恐惧为基础的“美德”是如此的虚伪和暴戾。那谁也发现这一点了,他说世上最丑恶的东西,就是你我心中的恐惧。好在世上有一种美德根本不以恐惧为基础——就像王小波说的,他希望自己能聪明到明辨是非的程度,而不是让别人设计一套标准套在他头上。由于每个人都是吓大的,所以这种美德好像很罕见,也许曼德拉身上有吧。

至于英格兰队为什么不喜欢假摔,我暂时无法完全想清楚。但至少有这么一层原因:他们对足球有种宗教式的感情;就像那谁说的,意大利球员的脑子里总想着钱,而英国球员只要上场就会去战斗。

最后来点八卦:

1.基督教徒不喜欢和异教徒做生意,就像汉族人不喜欢和陌生人做生意。

2. 新华社堪培拉2009年11月16日电(记者曹扬)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16日代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式向上世纪从英国被强迫运往澳大利亚的数千名儿童移民道歉。

  为增加殖民地白人人数,英国政府曾实行“儿童移民计划”。这个计划使得一些英国白人贫困家庭的子女被强行送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地,名义上是为这些儿童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其中很多孩子饱受各种奴役,曾受到生理、心理侵害以及性虐待。

3. 2009年9月10日,英国首相戈登·布朗代表英国政府正式向计算机科学奠基人、同性恋者艾伦·图灵道歉,图灵因身为同性恋而受到迫害并自杀。

艾伦·图灵生于1912年,是英国杰出的数学家,因破译纳粹德军的密码而闻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方面也有杰出贡献。

1952年,图灵因为是同性恋者而被控“严重猥亵”罪。当时,图灵有两种选择,入狱或接受“改变同性恋倾向”的荷尔蒙注射。图灵同时还被剥夺了为政府工作的权利。两年之后他服毒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中国周朝有个人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指蟹为马的最新更新:
  • 校花为什么要自杀? / 2010-08-01 11:24 / 评论数(2)
  • 听话的孩子会被火烧死 / 2010-07-21 23:23 / 评论数(1)
  • 女人为什么逻辑混乱? / 2010-07-04 22:43 / 评论数(6)
  • 有关越王勾践,诚征这几个问题的答案 / 2010-07-03 22:25 / 评论数(1)
  • “儒雅”的李安 / 2010-06-27 10:49 / 评论数(3)
  •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