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加息传言

 

2010-9-13 解放日报

 

   
统计数据敏感,发布的时间也牵一发动全身。

 

   
原本于周一(9月13日)发布的8月份宏观经济数据提前至周六(9月11日)发布,周五市场传言公布数据是为下周加息埋下伏笔,期货与证券市场因此发生异动,地产股与农产品价格的下挫与此有关。

 

   
9月11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提前发布数据是应公众要求,缩短数据生产与发布时间的间隔,尽快与大家分享统计调查结果,无其他原因,本年度以后月度数据发布会依旧在11号。这将使我国重要的货币数据与宏观经济数据在同一天公布。

 

   
加息传闻是市场在CPI大涨背景的自然反应,却与货币调控手段不符,人人预期加息的情况下加息,是央行对市场的不负责任。即便央行有加息意图,市场已有充分预期,加息的时间也会后延。

 

   
从8月份的数据来看,工业增加值与消费等数据在预料之中,虽然CPI上升到3.5%,与此前公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对照来看,可以看出我国从7月之后经济出现偏热的趋势,这与7月份开始出现的房地产转暖有内在联系。

 

   
为经济略微降温,需要直接减少信贷量。8月份的存贷款数据显示,货币流动性过高,未来信贷有增加趋势。

 

   
货币数据显示流动性过剩。央行9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452亿元,高出此前5,000亿元的调查中值;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年率增长19.2%,高出此前17.5%的调查中值;8月末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45.68万亿元,年率增长18.6%,略高于此前18.4%的调查中值。不仅如此,由于8月存款达到1.08亿元,环比增幅达571%,8月存款余额为68.65万亿元,为未来银行增加贷款提供了充足的弹药。

 

   
由于我国利率并未市场化,利率调控信贷较为间接,通常需要数次加息才能见效,以行政手段调控信贷抑制经济过热趋势,效果最好的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对房地产等行业单独加息。事实上,美联储在把联邦基金利率作为主要调控手段之前,主要调控方法就是上调存款准备金,直接降低银行的放贷能力,我国仍有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空间。而对于房地产的单独加息目前边际效果下降,要抑制房价继续对提高房贷利率不如直接在交易环节征收资本利得税,最大限度地降低房地产的投资品属性。

 

   
调节汇率可以间接调控利率,9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创出央行重申汇改以来的次低位,但此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迅速拉升,在9月10日大涨近200个基点,达6.7625,创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如果人民币兑美元大幅上升,那么国内的通胀压力将有所缓解。利率与汇率之间如何平衡?汇率略升,利率不动或者以存款准备金的灵活方式应对,可以掌握主动权。

 

   
加息的目标是为了减少货币流动性,降低市场热度,只要能够达到后两项目标,就不必非得加息。对于我国未来的货币体系而言,与其一次次行政加息减息,不如以市场化的利率作为目标,由市场来定货币价格,向江苏、浙江等地的民间利率机制学习。

 

注:此文写于上周六,参照这两天人民币汇率的猛涨,对冲之后,加息的可能性大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