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鲁迅为什么爱骂人》,网上贴过好几次,也编在了我的散文集《为什么需要感恩》里边。我以为编得好——因为懂得对华夏民族感恩,鲁迅才喋喋不休,骂人到死。因为,鲁迅是个爱母亲的战士。想当年,狼牙山上,上海战场,台儿庄炮火中,哪一位壮士不是最爱母亲的大好男儿?

爱得太深,就不容许任何一点给母亲脸上抹黑的东西。所以,作为一介书生,鲁迅挺起了自己独有的长矛——金不换的小毛笔!

今天,无数八十年代的鲁迅崇拜者、追随者,人到中年了,进入精英了,拥有财产了,得到赏识了,坐在地位上了,因而转向了梁实秋和梁遇春,主张费厄泼赖了,心平气和了。可以理解,不奇怪——既得利益者就该说既得利益的话,既得利益者只能拥有既得利益者甜腻腻的腔调。所以,他们要放逐鲁迅,遮蔽刺耳的声音,掩住自己的耳朵还要向全世界兜售耳塞,顺便再赚一笔,结果让权贵们更顺眼,完全合乎五千年来中国人拼命追求人生发迹的成长逻辑: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天下英雄皆入皇上彀中。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要不然,你叫这帮失掉了人道主义信念、又没有宗教信仰、离开权贵的支撑就失掉了自己脊梁骨的中国文人往哪儿走?

他们无路可走!在这样一个民众不会表达、权贵占据所有表达权而一个劲儿叫嚣“绝不“”绝不“的时代,文人们主动放弃鲁迅,似乎本来就在预料中。

比如摩罗,那样一个鲁迷,现在也抱定国家粗腿,呵斥鲁迅,如同当年的庙堂学士呵斥他本人一样。

既得利益者往往对国家的未来“报有积极的看法”,爱给孩子们“灌输一些”正面的东西,喜欢“舆论导向”,爱看每年央视的“感动中国”并因此感动的鼻涕满面,时时斥责中国人“素质低”,积极讨论中国举办国际盛会。

所以既得利益者认为,今天如此盛世,鲁迅就有些不太恰当了。

不过我要说的是,能够坐在鸟巢里看开幕式的人,肯定和坐在打麦场上算计粮食价格的人,有不一样的视觉感受。

有资格和能力倒卖地皮的人,肯定会说你住不起就别买这样的话。

能够有幸当火炬手的人,肯定和连上街都受到限制的百姓,有不一样的国家观念。

因为书记点名而当了人大代表的人,肯定和从来没有过一张选票的知识分子,有不一样的公平观。

享受全额公费医疗的地级干部,肯定不会像一个拿几百块养老保险的“老没出息”一样蘸唾沫数几毛钱。

在垄断企业悄悄儿点工资外奖金的人,肯定不会像一介书生那样爱发牢骚。

天天吃公家饭局的人,肯定积极有为,更想把单位的事情办好,办出成绩让领导满意,也比“群众”更有觉悟。

已经因为爹爹妈妈的人脉——官脉当上公务员的青年,肯定不会像他的高中同学那样,人生态度消极。

拿公款去看世博的人,肯定和坐在家里没钱去旅游的人,对盛世的焰火晚会有不一样感受。

同样,一个有教养的享受着全国人民资金支持的上海人,肯定和一个因为不识字而尿憋得要命的乡下女人,对上海大街的文明指数,有不一样的计算方法。

说这些是想说明,今天那些讨厌鲁迅的人,多半是认为中国早已经没有了不公正,没有了闰土和祥林嫂。他们多半成了鲁四老爷,读国学著作或主要听于丹的国学讲座,修炼得”事理通达心气平和“,即便在祥林嫂光天化日之下被山里的婆家抢走,也还能慢悠悠”踱到河边“去看现场,完了说:“可恶!然而……”

良知肯定在,因为都是人。

猪油已蒙心,因为自己占到了便宜,国家的便宜。

所以你随时都看见做廉政报告的家伙,享受着国家的“三公”福利,却在号召别人“安贫乐道”,“甘于奉献”。

既得利益者,是今天中国的毒虫,蠹虫。

因此,鲁迅应当还在最前列召唤所有的中国人:拿出你们的良心来!不然,随你说什么强大,盛世,第二第三,,你们也不过是重复一代代封建帝王的轮回把戏:自己受压迫时,高喊造反有理,自己坐江山时,就焚毁一切兵器,甚至记载了自己造反言论的书本。

既得利益的根本嘴脸是:反抗只为自己当皇帝!他们都是一代又一代的朱元璋和阿Q!他们要的其实不是社会公正,他们要的是自己的位子。他们不要公平,他们要自己的利益。只要自己那一份儿到手,管他娘的——在我身后,管他举世滔滔!

既得利益者尤其是阿Q:被别人拧着小辫子时,嘴上告饶,心里腹诽;自己有能耐时,就扭小尼姑的脸蛋儿,享受众人的喝彩。

因此,就今天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来讲,所有的中国人其实还都是潜在的专制皇帝。

他们激烈反抗,因为他们想当皇帝;他们坚决反对反抗,因为他们已经成为皇帝。

他们永远不可能给中国带来公正和自由,更不要说民主。民主是一切专制者的死敌,当然也就是潜在的专制皇帝们的死敌。

他们天然也就成了鲁迅的潜在敌人:他们在造反时,呼唤自己那一份儿时,都会祭出鲁迅这个法宝。但是,当他们成为了利益拥有者,他们的第一要务,就是想办法改装鲁迅,然后丑化,最后想办法灭了鲁迅。

所以,揭破这个秘密的鲁迅,不能走下中学神圣的语文课堂。

可是,鲁迅要是被放逐了,谁来告诉孩子们这个心理痼疾的治疗方法呢?

因此,再次贴出这篇文章,标明我的鲁迅观——鲁迅不能走。能不能挽留鲁迅,考验着今天中国人的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