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路过学校操场,听到里面传来阵阵整齐划一的口号声,间或掺杂着一个打了鸡血般的男人的吼叫。我才意识到,原来里面在进行天杀的军训。

 

新生入学,遇到的第一件傻逼考验应该就是军训。

 

作为一名所谓大学生,我当年也未能免俗的在开学之后被强制进行了军训,但最终超凡脱俗的早早退出了军训。两个星期的军训,我大约只参加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对于这件事情,我内心感到懊悔,因为我竟然还被军训了将近一个星期,正确而理智的做法应该是一天也不要军训。但相对于众多老老实实被教官和学校打着“锻炼自我”的旗子当猴儿耍的同学,我还是感到稍稍有点安慰的。

 

人生之中第一次经历军训,是在高中的时候,对于那场军训,现在脑子里残留的主要记忆是很热很无聊。具体表现是,军训完毕之后,从小皮肤白皙的我变得黑亮黑亮的,活像是烤炉里悬挂代售的鸭子。另外就是训我们的考官的名字和我相似,这使我一度认为他和我是一个村儿的,妄想能够同他攀上一点儿亲戚,从而能在训练中对我网开一面,但无奈此教官黑面无私,木讷的要命,非但不通融我,还嫌我军姿不标准罚我做了五十个俯卧撑。我因此记恨在心,很久都无法释怀。好在上天看我可怜,在最后的军训汇报演练中,这名教官向“首长”以及同学们表演劈砖,连劈了五六次都没有把砖劈断,黑脸憋成了紫脸,我在台下看的心花怒放,总算是找到了一丁点心理补偿。

 

经历了高中的军训,让我对大学的军训产生了一种天然的排斥感,在军训开始前就已经萌生了退出军训的念头。但刚刚进入大学,暂时搞不清水深水浅,冒然不参加军训怕生出一些麻烦的事情,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参加了。

 

参加之后,很快就疲软了,让我再次坚定了之前的想法,军训等价于傻逼,没有任何创造性,一个军队中的傻逼愣头青吆喝着一帮脑袋坏掉的大学生做纯粹的机械运动,占军姿,喊口号,拉歌,走正步···我一边僵硬的做着这些动作,一边痛苦的思考着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曾经安慰过自己,坚持下去,军训可以磨练你的意志;坚持下去,军训可以让你尽快的融入到班集体中;坚持下去,任何事情都要毫无理由的坚持下去···。但我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因为这一切对于我来讲根本都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军训可以磨练我的意志?——没有啊,高中军训就没有磨练我的意志,要不然我现在为何还坚持不下去,而且我也不需要通过站军姿走正步喊口号来磨练意志,因为这一切根本与磨练意志无关;军训可以让你尽快的融入到班集体之中?——我为何要尽快融入到班集体之中,四年的时间长着呢,又岂在朝朝暮暮。事实证明,我的大学时光已经过去四分之三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依旧没有融入到所谓班集体中去,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一个人想融入班集体中,一天就可以了,有些人不想,一辈子也不能,这与区区两个星期的军训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军训这个话题就绕不开教官这个角色。众多周知,教官都是部队中的士兵,我个人对士兵这个群体没有什么好印象,因为从小到大,我认识过很多当过兵的人,其中有亲戚,有朋友,也有同学,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一群走投无路的人,之前的身份大多是县城的流氓和混混,通过暗箱操作进入部队,升级成为部队中的流氓和混混,妄想在部队吃上几年安稳饭,然后出来之后在基层能找个工作。这并非是我在诋毁人民战士,人民战士确实形象光辉,但那都是艺术以及意淫再创作,他们有可能存在,但我没有见过,所以我不相信。我在生活中见到的真实的人民战士形象是很龌龊和不堪的,没有漏网之鱼,百分百的命中率。所以,我无法说服自己被一个士兵呼来喝去。

 

我讨厌士兵或者教官,但有些人却并不一定如此,甚至还会反其道而行之,与我走了两个极端。

 

据说每年每个学校都会上演无脑女学生爱上教官的感人爱情故事。对于此,我是理解的。女同学平日在学校见惯了身体瘦弱不堪,走起路来摇风摆柳的眼镜男,猛的碰到一只虎虎生威皮肤黝黑散发着旺盛性能力和汗臭味的教官,难免会内分泌失调,然后雌性激素上涌,冲进脑袋里,从而影响了正常思维。我想说的是,幻觉加上错爱,就等于一场悲剧。但不管怎样,无脑女大学生搭配无脑黝黑教官,听起来似乎也是门当户对。

 

言归正传,继续说我当年军训的事情。被训了几天之后,我实在受不了,就开始找各种理由逃避。一次是谎称在宿舍卫生间上厕所的时候被室友反锁在屋里了,导致没有按时军训。说这个的时候,我一脸的无奈,以期让那教官产生一种幻觉,就是我特别想军训,但被反锁里面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另外一次是,我对教官说学校领导叫我去办公室,训不成了。那教官在部队里呆久了,一听领导两字就丧失掉了思考能力,不仅不让我训了,还让我赶紧去,然后我就跑到网吧去上网了。

 

如此两次机智多谋的逃避军训之后,我心里开始暗暗琢磨一种一劳永逸的方法。我四处打探之后,发现有以下两种可行的方法,首先是请病假,心脏病高血压等,必须有医院证明;其次是家里有事儿,家长必须亲自给辅导员打电话。我选择了第二种,于是就给家人挨个打电话,然后被家人挨个否决,他们的理由前所未有的一致,不给我请假,因为我需要借此机会磨练意志。对此我表示理解。家人行不通,就只能找朋友来冒充家人,于是我找到了王坏同学,原因是年轻的王坏同学有着一副浑厚的男中音。在电话中我把剧情给王坏同学详细的讲了一遍,然后又排练了几遍,王坏同学天生聪颖,最终冒充我的哥哥给辅导员打电话助我请假成功。假条上写的是四天假,但我从此再也没有去过操场,每天睡到中午十二点。

 

逃避军训是我做过的为数不多的一个正确选择,作为一个总是充满挫败感的人,每每想起,都会沾沾自喜一番。

 

回到现实中来。当全国各大高校军训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在网上看到两则很不和谐的新闻,一则是湖北某高校军训猝死两人,一则是武汉某高校教官让学生下跪。虽然这两则新闻可以算作个例,但毕竟是因此死了人,侮辱了人格尊严,这也是军训对人的肉体和精神双重伤害的一种极端的表现。

 

死了人,下了跪,才被当作新闻报道了出来,人们因此义愤填膺。而那些军训晕倒住院的,因为站军姿身体动了一下就被教官责令做俯卧撑的,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大家把这当成了正常现象,当作磨练意志的手段,对其大加支持鼓吹赞扬。这些难道不是对身体和精神的一种伤害和折磨吗,是不是非得走到猝死下跪这样极端的境地才能意识到这都是不对并且没有意义的?

 

军训其实应该改名叫做军驯,驯服的驯,就如同马戏团里的狗熊,强制性的让你接受统一化标准化的训练,关键词就是“不许”——不许这个,不许那个。稍微不服从就会招来惩戒。大学本应该是一个各种思想兼容并包的地方,可以提出任何不同的想法。但我们走进大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军驯,用一种极端变态的体力消耗以及呼天抢地的口号式语言剥夺掉了你的发言权,毁掉了你的理性思考,为此后将你培养成一只真正的狗或者狗熊打下坚实的基础。

 

学生是学生,士兵是士兵,大家各司其职,没有必要搅和在一起。但在我们国家,不该搅和在一起的东西总是要搅和在一起,最后搞成一只祸国殃民不伦不类的怪胎。但无论如何,让我庆幸的是,我国人口众多,军驯逃不过,起码能逃过服兵役。假设军驯是地狱,那服兵役就是十八层地狱。如果让我服兵役,用不着教官们出手折磨,我估计会自动疯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