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好的官样秘书文章
 

这是一封“辞职信”吗?看不出来。它更像是一封具有“诿过书”功能的“述职报告”。主人公谢亚龙在担任了三年半的足管中心主任,又经历了奥运惨败,中国足球在其治下更加每况愈下的情况下,不得不向顶头上司作一个交代,于是,这封所谓的“辞职信”就这样出台了。

这是一篇好文章,一篇好的官样文章,一篇好的官样秘书文章。
这封信难写,难在于把握那个度——怎么样才能让上级领导理解自己没能完成预定的目标,其秘诀就在于转移视线,强调自己如何在一种如何艰难的环境中殚精竭虑,“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诸葛亮的发自内心的诚惶诚恐,早就进化成为某些人推卸责任的一种托词。

不过,不要忘了,谢亚龙乃专职秘书出身,撰写此类文章自然驾轻就熟。
谢亚龙的思路也不是不清晰的,三年半的足管中心主任生涯让他至少看到一点,那就是进入职业化时代的中国足球,变成了两种力量博弈夹缝中的怪胎,一头是中国体育行政体制不受约束,一边又是假赌黑对于职业足球本身的反噬——看,谢亚龙多矛盾,一方面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需要这样一个乱哄哄的职业足球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职业足球应该是什么样的模式?”,一方面又说,中国足球还是要走职业足球的路子。

当然,这也是解释得通的:中国足球现在的职业体制早就脱离了政府体育部门的控制范围,如果又能让体育总局和足管中心予取予求,又能到市场上中去获取利益,那才是理想的“有中国特色的职业足球”,而我谢某人不幸,不是还没有碰到这样的好时代吗?领导们如果能理解这一点,就能体会到我在这个位置是多么不容易了。
这样的一份“述职报告”,把自己所处的环境说成一片漆黑,甚至连媒体的账都要算上,居然把媒体定义为“中国足球的最大获利者”。“运动成绩如此低下、良性新闻资源如此贫乏的足球项目,竟养活了偌大几个媒体集团和八千专职足记。”很不幸,在几位主席的轮番“英明领导下”,中国足球大环境越来越差,已经断了很多足记的生路,不仅如此,现在足记们都差不多要改行当法制记者了。

在这片“漆黑”的环境中,在这封“辞职信”中,人们又能看到谢亚龙这几年到底干了什么卓有成效的工作呢?一份诚恳的辞职信,强调客观环境不是不可以,但起码让上级知道你做过什么,失败的教训在哪里,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但通篇文章,在最后看到谢亚龙情真意切的建议,但这些建议,在你任内为何实现不了,遭遇到什么无法克服的苦难,难道就不能坦诚地说一说吗?
所以这封辞职信,连一丝起码的诚意都没有,但就是这样的辞职信,从效果上看,应该不错——不然你怎么理解谢亚龙后来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中体产业的董事长呢?也许领导们也早就理解了龙王之难,这封辞职信也真就是篇官样文章。

爱护干部,保护干部,不正是我们一些部门一向恪守的基本原则吗?
一封迟来曝光的辞职信,好就好在于他没有诚意。如果把通篇充满了开脱意味的“诿过书”,当做为谢亚龙辩护的理由,那真是“临表涕零,不知所云”了——中国的官员又不是蠢猪,做了三年半一把手如果还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那岂不是组织制度的极大讽刺?重要的不是知道问题,而是面对问题,采取怎样的态度,怎样的决心,和怎样的方法。搞不清楚这一点,还点评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