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912日)抵渭南。计划今日会见谢朝平,然后从渭南出发到郑州,为滕汉昱的受教育权案,通过河南电视台说法。


根据上次会见的经验,今日上午先到临渭区公安分局,找法制科“批准”会见。科长冯林不在。孟副科长联系了一番,让我出示委托手续及会见手续,在律师会见专用介绍信上批注:“请治安大队‘专案组’接洽,安排专人陪同会见”后,让我直接联系办案人员。


联系不上之前联系过的办案人员朱福利,专案组还有什么人也不知道,问孟副科长怎么办。他问上次是怎么联系的。我说上次是法制科冯林科长给联系安排的,让孟给联系办案人员,协调安排会见事。孟让我留下电话,他联系好后打电话给我。


在临渭分局大厅游荡了半天,去法制科问了三次,都没有结果。第三次去问时,孟副科长已不在了。办公室一女同志说孟开会去了。期间,我找了治安大队,问谁是专案组的,都说不知道。打第一次陪同会见的王希强副局长的电话
N次,运气不好,总是在通话中;找局长,不在。又多次打朱福利的电话,都被告知拨打的电话关机了。(早上打过一次朱的电话,开着机,未接。昨天到渭南的路上,给朱发过短信,表示今天要会见,其未回。)


一楼值班的民警见我来过多次,知道是为谢朝平的案件,不易,让另一民警带我去找值班局领导张书记。张书记说,不了解案件情况,他不管案件的事,让我找法制科和指挥中心。法制科找过了,找指挥中心。第一次要求会见时见过的指挥中心主任,热情,但表示无法提供帮助,说让我去找一下市局,谢的案件影响很大,市局已经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工作组在处理。


找市局。大门值班民警联系办公室,一民警下来接待。听了我要求会见遇到的麻烦,接待的办公室人员说有民警因公牺牲,局领导全参加告别仪式去了,他会把我反映的情况,及时反映给分管领导,让我等消息。


决定去检察院了解一下,是否收到临渭公安分局的提请批捕申请,以及是否作出批捕决定。


来到临渭区检察院案件管理中心,一女办公人员坐工作台后,台前两人,一个是第二次陪同我会见的临渭分局许(或徐)姓警官,另一人不认识。工作台上,放着一摞案卷材料,案卷封面显示,是“”案的材料。看来,临渭公安分局已经将谢朝平案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了。


问女工作人员,谢朝平的案件是否批捕,回说没有批捕。


问许(徐)姓民警,法制科让我联系专案组人员安排会见,打老朱电话,说是关机了,我会见的事怎么办。与许(徐)姓民警一起的人,说自己就是老朱。我说今天运气咋这么好呢,竟然遇到了那么长时间想见一直没见到的朱警官,问其怎么我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他说让我不要跟他个人打电话,让找法制科,得往程序上走。我说今天为会见的事找过法制科了,法制科让我找他的。他说让我等着,安排好给我打电话。我说下午的票都买好了,要去郑州,让尽快给安排会见。他说我这边的事都没办好,怎么能安排其他事呢。我说这边的事办不好,怪他们,让他务必给我把会见的事安排好,上午不行,一午一定要安排。他说让我回住处等他电话。(不知道等待中的电话几时到,暂未安排他事。)


对于被拘留的人,如果不是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理应最迟在
7天之内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的!临渭公安分局在对作家谢朝平拘留后的第25天,总算将谢朝平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了!


临渭区检察院会对谢朝平批捕吗?谢朝平真的会被批捕吗?作家写书、出书,发行自己的书,犯“非法经营罪”?


(继续等待安排会见的电话。下午如果仍不能会见,准备再去有关部门上个访。)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