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作家师东兵自称认识国家领导诈骗多名政界高层(附1-3)

内幕作家自称认识国家领导人诈骗多名政界高官

昨日,法庭上的师东兵对指控毫无悔意,甚至讽刺受害人时一度手舞足蹈,被审判长制止。

一名外人眼中“神秘”的作家,以写高层政治纪实作品知名。

他出门坐着奔驰吉普车,自称认识国家领导人,5名随从都喊他“首长”。

8名官员和商人,托他帮忙跑官、办理项目审批等,并以现金别墅等作为报酬。

昨日,作家师东兵因涉嫌虚构认识国家领导人,诈骗350余万元案件,在北京二中院开庭审理。法庭上,师东兵毫无悔意,讽刺求他办事的人是“穷鬼”、“文盲”。

本报讯(记者朱燕)专写高层政治纪实作品,被称为“高层内幕作家”的作家师东兵,昨日站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被告人席上。他被控涉嫌虚构认识国家领导人,以帮助升迁、项目审批为由诈骗8名受害人350余万元。而在受害人中不乏有身份地位的政界商界人士。

被控帮人跑官收钱

上午10时许,60岁的师东兵被带入法庭。白发苍苍的他手持一封信件,见到旁听席上的家属,还挥手打招呼。

检方指控,师东兵于2004年至2006年间,以虚构自己认识国家或地方领导,可以办理职务升迁、项目审批、购买便宜汽车等为诱饵,骗取周某、陈某等8名受害人350万余元。

“纯属陷害!”听完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内容,师东兵大声说。“我不是无业身份,现在我是作家,原来是陕西省侯马市文联副主席。”

对于诈骗钱款的指控,师东兵承认自己收过其中5名受害人的钱款300万元,但他认为不是诈骗,“其中有的是照合同办事,有的钱就是我的钱。”

“你有没有说过帮受害人办理职务升迁、项目审批、购买便宜汽车?”审判长问。“纯粹没有!”师东兵摇着头说,声音很洪亮。

受害人不乏政界官员

在8名受害人中,包括民航华北空管局、深圳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北京银行等部门原高官,以及几名商人。

这些受害人证词均称,他们经人介绍认识师东兵,想通过师的关系达到提升官职或者拿下商业项目等目的。期间师东兵以买房、差旅费等多种名义向他们要钱。迫于利益的诱惑,几人多次给师东兵好处费,但最终事情都未能办成。

官员周某等证言提到,师东兵收下钱财后,他们的官职并未获得提升。

庭上讽刺受害人“穷鬼”

法庭上,公诉人对师东兵的讯问中,师对于受害人的描述,使用的语言极其讽刺和贬低。

“他老缠着我,像狗一样求我,我用诈骗他吗?”师东兵讽刺一名想升官的官员。

说到一名求他办事的商人时,师东兵说,“我没主动要过钱,他一个穷鬼,已经暴露出来了。”说话时手舞足蹈,最终审判长敲响法槌,提醒师东兵直接回答问题。

昨日法庭开庭审理一天,将择日作出判决。

■ 骗术

办理职务升迁 为他人跑官
“索要一套别墅”

起诉书显示,官员周某被师东兵诈骗金额85万元。

师东兵向法官表示,周某是通过中间人结识他的。见面后,周某提出想通过师的关系从副局长提升为正局长。

周某证言显示,师东兵在答应帮忙办理升迁以后,提出想买一套北京的别墅。周某带师东兵在京郊看房,为师看中的一处别墅交付了定金5万元。此后见面时,师称“你的事没问题,会尽早落实。”

“我有求于他,在他的要求下,我陆续为他交付了80万元别墅的房款。”周某说,升迁的事一直没有着落,师东兵就被深圳警方调查。

但师东兵辩称,他没有要过钱,都是中间人打着师的名义索要的。

起诉书显示,官员李某被师东兵诈骗金额83万元。据师交代,李某也是为升官。

而另一受害人刘某也是一名官员。他称,师东兵自称认识北京市高层领导,可以办理他的升迁,但要一笔钱。刘某感觉师东兵不靠谱,仅帮他在高级饭店结过账,共6.1万元。对此,师东兵表示消费最多五六千元,并且自己帮对方办事,对方负担差旅费是应该的。

商业项目审批 助讨拆迁款
“先付20万定金”

陈某是一名商人。起诉书显示,他被诈骗金额为25万元。

师东兵供述,陈某位于亦庄的老工厂被列入拆迁范围,但拆迁补偿款迟迟未到手,通过关系找到自己帮忙,动用关系帮忙拿到拆迁款。师表示以自己的身份出面不适合,要求陈某聘请他当高级顾问。双方商定,年薪60万元,事成给师东兵一套别墅。

师东兵自称向市长写了两封信,“不是通过信访部门,是直接寄的,我有自己的渠道。”

据信访办人员作证称,信访办收到了师东兵给市长写的信件。拆迁公司人员证实,本打算给陈某的补偿款2000余万元,由于师东兵的信访函件导致政府部门关注此次拆迁,最终按正规计算方法,补偿款仅1800余万元。

陈某说,因拆迁款减少,他承诺的60万元年薪和别墅也未给其兑现,但前期给了师东兵定金20余万元。在师的要求下,还打了18万元欠条。师东兵对此仅以“一派胡言”回应。

此外,商人林某在深圳办污水处理厂时,政府迟迟未接通污水管道将污水引至该厂。林某找师东兵帮忙,并给付了120万元。林某证言显示,师东兵承诺向深圳市领导提请批示。而据检方出具证据,水务局证实未收到市领导的任何批文。

师东兵对此辩解为,收取的120万元也只是办事的差旅费。

此外,起诉材料显示,师东兵称可通过自己的关系办理便宜买车,李某等两人共被诈骗金额20万元。对此,师东兵称,并不是买车而是联系业务,差旅费就花了10多万元。

■ 探因

出门排场大 随从喊“首长”

为何这些政界和商界的人士都相信师东兵,最终被骗钱财?

在外人看来,师东兵的确是很“神秘”、“来头不小”。

庭审中,法官问师东兵“你是什么职务,凭什么能为国家领导人推荐人?”师东兵思考了一下回答说,“我是个政治作家。我和党政军领导之间关系非同一般,他们有的还叫我‘师老’。”

据多名证人证实,师东兵的座驾是一辆奔驰吉普车。身边有5名随从,均是从北京某支队退伍的军人,身穿军装。平时师东兵出行都是前呼后拥。师东兵向受害人介绍,这些军人是中央领导派来照顾他生活的。师东兵出入五星级酒店,和外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两名军人就站立在其身后,为他拿衣服,端杯子,并称呼他“首长”。

据一名曾经采访过师东兵的记者回忆,师东兵出行的确带着两名随从,而且饭桌上显得比较奢侈。

曾为师东兵随从的王某向警方作证称,他从北京某支队退伍后,经过副支队长介绍,为师东兵所雇。“支队长称他‘老总’,我也跟着叫,我只知道他是个作家。”王某说,师东兵私下告诉他,在外人面前,要称呼他“首长”。如果外人向师东兵要电话,他一般不会留自己的手机号,而是留随从的电话,显示自己的身份。

李某曾是师东兵的司机,他说,师东兵在饭桌上经常自称认识很多中央领导人,是中央军委的顾问。李某说,他也曾看见过师东兵和很多领导人的合影照片。

■ 人物简介

师东兵

1950年生人,籍贯为山西省定襄县师家湾村。1969年应征入伍,曾任陕西省中共侯马市委干部,侯马市文联专业作家。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先后发表《文化大革命系列十五本》、《短暂的春秋》、《庐山真面目》、《铁窗余生录》、《政坛秘闻录》等,被称为“高层内幕作家”。

据媒体报道,数位前领导人子女对师东兵的“纪实文学”和政要访谈录提出强烈质疑,指其编造访谈情节、虚构历史内情。

http://news.qq.com/a/20100914/000213.htm

 

 附1:深圳人民的伟大胜利————-师东兵

 许宗衡垮台了。
     这个盘踞深圳十五年之久的毒蛇头子终于彻底垮台了。

     这是一件大好事,是深圳人民不可欺辱的伟大胜利!不管还有多少人对这个危害深圳人民十多年的害群之马还寄予什么奇妙的幻想,但是他们必须无可奈何地接受这个无情的现实:许宗衡再也不会重新骑到深圳人民头上了。

    但是,许宗衡的垮台并不意味着深圳的太平,因为许宗衡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十分阴毒的黑帮头子。多少年来,他苦心经营了一个以他为首、由各种腐败分子和不法商人为骨干,云集形形色色的政客、骗子和他的五花八门所谓亲属组成的黑帮集团。所以,他能够呼风唤雨、推涛作浪,操纵人大、党代会的选举深圳控制许多重要的部门而大肆掠夺国家及人民的财产,大肆进行陷害群众和干部的勾当,甚至动用专政机构打击、迫害人民群众和一切阻碍他们利益的人们。

    这个被人称之为“低调黑马”的许宗衡,其实高调得很。他恬不知耻地自吹自擂,其嗓门比任何人都高,岂但高,简直要震瓦裂墙,几乎要掀翻深南大道,他动不动就要鼓吹“以铁的手腕”整治这个、“摧垮”那个,用对付敌人的手段镇压所谓“违法建筑”,使深圳人民的“抗法”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其实他们在这个借口下大谋私利,干着肥己的把戏。

    许宗衡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政治骗子。他担任市长职务以后,作秀的魔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个混迹深圳十六年多的家伙本来对这块屁股大的地方了如指掌,但他动不动就以伪装“勤政”的面孔出现到各处搞什么“调研”,身后跟上一群记者、摄像和随从人员团团转,名曰“调研”其实都是由他自己编排胡说八道、信口开河。随后,报纸、电视头版头条出现,这个搞过宣传的人十分精通舆论的作用和作秀的效果。

    一手动用一切手段作秀,一手大肆贪污受贿,一手疯狂买官卖官,另有一手就是采取黑恶伎俩打击、陷害他的所谓绊脚石,这几招形成了这个黑帮的独有特色。

    这样的坏人垮台难道奇怪吗?

    我早就对此人说过:“象你这样,迟早要出事。”

    对此,他毫无悔意,反而极端仇视批评他的人甚至完全是出于善意而警告他的人。

    许宗衡垮台后,追随他干了许多坏事的人甚至他的同伙,无非两条道路,一是缴械投降,向人民向党交代自己的罪恶;另一个就是继续向党向人民为敌到底,企图侥幸滑过去……

 
  对此,我们只能继续观看。但是有一条是肯定的,那就是:人民必胜!

附2:师东兵:揭露许宗衡滥用职权的真实丑恶嘴脸
    2006年9月30日,我被许宗衡陷害入狱五个多月后,在有关领导的关心下取保候审出狱,找到了足以证明我是清白的许多证据。铁的事实证明,我的所谓诈骗案,完全是深圳市市长许宗衡,伙同等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而且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对我的报复陷害。

    现将我于2006年6月7日在深圳第一看守所写的材料作若干补充,再次控告如下:

   (一)我曾是许宗衡的座上宾,亲眼目睹他的若干丑态。

    2004年10月底,任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的许宗衡通过他所谓嫂子陈萍等,把我请到深圳,安排在威尼斯酒店和我见面。当时许宗衡一见我,象小丑般样地作揖、拥抱。甜言蜜语地让我尽力帮助他当市长,我们从此认识。

    我送他一本我主编的《今日湖南》和文选,他说他看过我的书,仰慕得很。他请我吃饭之际,专门叫他老婆小苗过来作陪。他夫妻流着眼泪诉说他们当官之苦,开始要拜我为师,要效古人磕头,被我几次阻拦。后便求我和他结拜,我勉强答应。从此,他叫我哥,偶尔也叫师老师。

    他甚至下贱地拉住他老婆的手和我的手说:“今后你对大哥要比对我还要好才行,你要敢对大哥不尊,我就和你离婚。”他老婆也演戏,故作耍娇状:“你以后再欺负我,我就找哥。”

    我当时就感肉麻,觉得他不象党的干部而象江湖黑帮的角色。由于礼貌,也不得不和他逢场作戏。(见附件一的部分照片。)

    很快,我发现他交往了多年的嫂子陈萍假话太多,提醒他注意。他让我今后单独和他来往,并把他所有的电话都抄给我,还把他妹夫杨维明和他扶植的一家湖南风味餐厅的老板介绍给我,说:“他是我大哥,今后大哥来不管我在不在,你们全力招待”。

    当时还觉得他很豪爽,回北京后向有关领导推荐他,以为他如果当了市长会干得更好。没料到他另有企图。

    一直到2005年5月他当了市长,我和许见了十多次,每次都是他和他妹夫安排招待,住威尼斯酒店或五洲宾馆,他和他妹夫轮流陪我吃饭,多次表示:“只要我当了市长,和你当一样,深圳有什么事就找我,我一定办好,一定要让大哥满意”。

    这些,我的司机桂永枫以及威尼斯酒店的苏小龙等人都可作证。

    他曾经恬不知耻地指着苏小龙对我说:“小龙对我非常好,比我的老婆还关心我。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她,你记住,我说的是不管什么事都行。”苏小龙也半装生气:“你要卖我吗?”

    我当时惊讶得很。觉得他们的关系超出范围,但是并没有多想什么,以为他们是湖南同乡,总是从好的方面考虑他的活动。

   (二)初露狐狸尾巴

    2005年9月,学历为哲学和经济学博士的深圳市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书记李德全,向我反映中海集团在横岗区买了一块土地多年,一半经当时为组织部长的许宗衡关照于2002年第7次会议批为商品房用地已建成优质小区,另一半原说在第一期开发完成后再变更,但是至今不批。后来我才知道,当时许宗衡就和所谓嫂子陈萍秘密交易,让她把他搞成市长后再批。由于我及时发现他嫂子的骗局后,提醒许宗衡断绝了他们的联系。但是我看了他们的报告后认为,中海集团的要求完全合理。(见附件2)李德全等人说:“这里面黑幕重重,你要出面找许帮助解决,这完全是合理合法的”。

    9月下旬我到深圳,许派司机把我从车站接到深圳五洲宾馆。我向许提到此事,他说:“这块地我知道,他们找你找对了,找任何人我都不会批,如果批给你,就等于送给大哥起码两亿多钱呀!”他见我不明白,就解释说:“中海买的是工业用地,当时每平米不过二百块钱,商品房用地现在起码是二千多块钱,你说他们挣了多少。陈萍和中海的人早就找过我,我一直压着。”

    我说他们已经买了,申请改变用地也是可以的,他说:“土地问题现在很敏感,没有利益谁愿给他负责,不过大哥出面,我也可以按历史遗留问题处理。我是七人规划小组组长,可以说批准,也可以说否定”。我说那你就批了吧。他问:“他们找你办事,给你报酬了吗?”我说:“朋友帮忙,我从来不提这事,君子言义不言利”。他马上说:“那你就不理睬他们,别管他们的事”。我说:“你就全当是帮我吧。”他说:“那你起码得向他们要两千万,你有了钱,我没钱时问你要。”我说:“可以呀。”他很认真地对我说:“真的,你可不能给他们白干,一定要钱。我看你很可靠,跟你合作我放心。你问他们要二千万,看中海给不给,他们有的是钱。只要给,这事好办。如果你不好要,让他们找我妹夫。”当时他还指桑骂槐地说:“陈萍夫妇太贪,我给他们办了许多事情,他们并没有给我什么好处。你想他们吃肉我喝汤的事情还能办吗?”

    我对他产生了反感。后来,我把许的妹夫杨维民的手机号给了中海深圳公司的经理。我不好把许的话转告,觉得太丢人。

   (三)被许宗衡利用陷害我的两件事的真相

    2005年11月底,李德全对我说:“有一个真正的亿万富翁想见你,请你吃饭。”我同意了,于是认识了李映元。当晚,李映元请我和李德全到阳光酒店旁他开的歌厅看他的实力,李德全对我说:“他歌厅的负责人是原来深圳公安局刑侦队的,下海挣钱了。”李映元也说:“市里许多领导经常来,许宗衡过去也常来,当了市长后来的少了。”李映元想拉我下水,让我带小姐回酒店玩被我当场拒绝。我对此很警觉,同时拒绝了他请我当顾问的请求。告诉李德全:“我不想和这种打交道,以后我再不见这种人!”

    与此同时,李德全还给了我一份关于申请横岭污水处理厂水量保底和解决泥外运问题的报告,是说香港一家姓林的在横岗建厂后,由于区领导变更,他的厂没有人支持,需要领导支持,同时让我帮他们搞些项目。(见附件3)我认为这是环保的好事,就答应帮忙,让领导重视,同时,我也帮助他们在北京找房地产开发的项目。

    与此同时,他还给了我一些其他的报告。

    李德全对我说:“你给他们办事,办成了会感激你的。为了让你放心,我让他们给你汇点信用金。办不成事,信用金必须退还他们”。我再三表示不要,说:“朋友帮忙要什么钱,我可不是陈萍。这些事情你看着办吧,但是要办好。”

    后来,我在北京时,他给我电话,告诉我他给我的银行储蓄卡里存了些钱,要我查。他说:“你怎么用都可以,算借、算给都行。”但是为了稳妥,我把钱交给了香港和我搞出版社的合伙人,对他强调:“钱保存好,不能乱用,随时有可能退给他们。”以后见了他和林木成等人后,我再三表示不要钱,林木成确实提出了借给我的事情,我看当时他们盛情所在,实在无法退回,准备将来办完事再说。

    很快,我把李德全交给我的报告,分别批上我的意见,亲自交给了许宗衡。

    我绝对没有想到,正是这些钱在我和许宗衡宣布决裂后竟被他歪曲成所谓诈骗的“证据”。

   (四)许宗衡开出了办事的天价

    2006年春节前夕,许宗衡派司机将我从深圳富苑酒店接到五洲宾馆。见许时,我又把李德全给我的几份报告给了许,许说:“你看这个污水厂,如果我们把他救活,他投资的两个亿保住了,每年少说也要挣几千万。横岗区每年的环保经费几个亿。让这家公司起码给你八百万。不然,他们会拿你当傻瓜。过年他们也不给你点收获,只要你有收获,我愿意帮忙。”我离开时,他送我一瓶洋酒和湖南产的一块菊花石。

    过完春节上班后不久,我到深圳后,许让他妹夫杨维民把我和我的司机接到市政府的餐厅吃午饭,政府的一位秘书长作陪。饭前,许宗衡把我拉到一边谈话,我提到那几份报告的事问:“是不是为难?如果违规违纪就算了。”他说:“为难什么,看对谁呢。大哥让办的事,为难也得办。不过绝对不能便宜了那帮人。深圳的情况,你大概还不了解,从来没有白办的事,这是市场的规矩。陈萍(他的所谓嫂子)怎么发起来的?还不是我支持。他再三追问:“他们到底给了你多少?你要对我说实话。”我说:“一分钱也没给,事情办完了,他们会感谢的。”许提高声音:“办完了给,别相信他们的话,必须先给。”说着又讲了许多例子。最后他说:“报告先放在这里,告诉他们我会处理的。”吃饭时,在场的人不断敬我酒,许把他那份鱼翅、燕窝都让给了我。

    此后十多天没动静,我于2月中旬来到深圳见许宗衡。邱秘书通知我上午10点到办公室。我到后他办公室坐着一个北京什么医药基金会的女同志也在等他。她给了我一张名片。一直到12点,他的秘书说市长在市委那边有客人,我陪你们楼上吃自助吧。

    吃完饭,许回来了。他把我先叫到他办公室谈,他大骂几句市委书记后才把话转到我来的话题上。他说:“我让你问他们要钱,实际上是为了你,他们应懂得游戏规则。你不要骗我,你真的没得他们的钱?”我说:“真的,我是从政治上考虑问题的。我给你的报告,都是有道理的。”他说:“那也不能白帮他们。就说我吧,你知道我当市长,每月的开销有多大?我儿子在英国留学,花销也很大。说出来能吓你一跳。我把你当大哥才和你这样说,换了别人我见都不见他。你是作家,要钱合法的。”我说:“我们是纯洁的朋友。”许宗衡说:“朋友也得讲规矩。中海的事不能少于两千万。你后拿来的这些,最少也得三、四千万。我让杨维民和你配合,他懂,内行。哥,我确实拿你当作自己人看待呀,换成别人办只会要的更多。这些钱,要下都是你的。我需要时从你这儿拿。你要不好意思,把钱交给我妹夫,你什么时候需要向他要。这也是你办,其他人办,我是一律拒绝,坚决不办。”我把材料放下后,说:“我考虑考虑怎么向人家开口。”他笑了。“告诉他们,钱少是敲不开门的。”

    这时,我都不想再找他了,可是看到几个公司着急的样子,加上李德全对我说:“大哥,只有你他还买帐,你办不成别人更不行了。”为了维护许,我不想过早把许的嘴脸暴露。所以到2月底3月初,我又带上重新复印的原来的几份报告见许。

    邱秘书让我11点到办公室。这天,许很高兴,见面就说:“李德全提拔的事,我已经给组织长打电话了,让他们考察”。我问他那几份报告的事怎么处理,他说:“走到哪里办这些事也得花钱呀。问他们总共要三千万一点都不多。就是给我办事也得花钱呀。”他见我不吭声,又说:“许多事,我比你更清楚。你毕竟是作家,不在体制内。你和我合作干上几件事,你这一辈子就再不为钱的事发愁了,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奔波了。我让我妹夫跟你合作配合,要下钱你得大头,我和我妹夫得小头。(意思是三人分)。”

    他问我其他事情,我已没心思和他打交道了。我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批下去?我好向他们有个交待。”

    许说:“你让他们到国土局查我的批件吧。我中午有客人宴请,不能陪你吃饭了。下次来再请你吃饭。你告诉他们准备钱吧,拿到手后和我妹夫联系。记住,一定不能白干。”

    这次谈完,他和秘书一起送我到了电梯口,还关心地问我的身体状况。

   (五)我忍无可忍,宣布和许宗衡再不往来,宣布和他决裂

    2006年3月19日我到了深圳,马上和许联系。晚上,许宗衡给我打电话,让我明天一早(即3月20日)到他办公室。第二天我准时到达,等了几分钟后他和另一个才来上班。

    进了办公室他关住门,问:“钱还没给你吧?小心上当!”这时,我对他由失望到反感了,就冷冷地说:“我考虑再三,总觉得不合适,我开不了口。”他很干脆地说:“那就不给他们办。”我反问:“你不是答应先批到国土局吗?”他说:“批是要承担责任的,我不得他的好处,凭什么承担责任,你别犯傻。”我问他:“你就不怕出事?这样对你很不好。”他说:“现在官场都是这个行情。我的口特别紧,我也认为你很可靠。咱们合作出不了事,何况你得大头。”

    我火了,气愤地说:“那你就看错人了,我决不会这样干,宁可不办!”他也说:“那就不办吧。”

    我站起来,指着他说:“你这样干,迟早要出事。如果你这样,我们绝交,今后我再不和你来往了。”

    说完,我从他办公桌上拿上我给中央写的《发展和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若干意见》扭头走出他办公室,自己下了楼。当天下午我往广州赶,在路上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许市长,我可是一直维护你的。”他说:“我知道。”我又说:“怪不得一直有人告你,我明白了。今后你出什么事,和我可是没有关系。”他说:“我在路上呢。”就把电话挂断了。

    接着,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我对你说的话和承诺,统统作废,望谅,师东兵”。

    此后几天,他给我打电话,我没再理他,这便使他对我更加怀恨在心了。

   (六)许宗衡对我秘密布控,秘密调查,最后公然动用专政工具进行拘捕

    4月17日下午5点40分左右,山西侯马市委的王震给我来电话,说:“深圳市公安局政保处的三个人在侯马公安局的陪同下到宣传部调查你,问你干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没有,我们说没有,还问你为什么那么有钱,问你的儿子和女儿调到了哪里,我们说不知道。你可能得罪什么人了。”

   这时,我彻底明白了,许宗衡要对我实行报复了。但是我反复思考,我没有任何把柄在他们手里,他能够把我怎样?不作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但是,我没有想到,就是清白人,鬼也敢叫门,岂但是叫,简直是破门而入!

    2006年4月25日,我和李德全等人电话联系,准备到深圳处理善后事情时,当日下午5点多就在五洲宾馆就遭到了深圳公安局刑事侦查局第六大队的突然拘捕。6月2日,经深圳公安局局长李锋下令,正式逮捕。

    他们刚抓我时,口口声声说他们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我问他们要证据和证人时,他们竟然拿不出一点。我现在才清楚:他们完全是在没有我半点犯罪证据的情况下,采取先拘捕、先定性,然后再取证的下流、非法手段,把我这个具有真实姓名、真实住址、真实经历、真实办事过程及正常经济往来的作家,扭曲、陷害成“诈骗犯”。

    这完全是他们的犯罪活动。至今没有任何所谓的受害人对我指控,也没有任何我的所谓罪证。整个材料完全是他们强奸人意,自编自导的丑剧。

    (七)抓我后,他们根据搜走我的银行卡,进行了大规模的查寻活动,使用各种卑鄙手段“取证”,从几十人里搜罗到五个“证据”,然而没有一个是真实的。这是一起地地道道的强奸人意的陷害案。

    从2006年4月25日下午五点半被深圳公安局据传到26日晚十点关进看守所到9月30日取保候审,在历次的审讯我都提出一个基本的要求,即让所谓的受害人理直气壮地站出来揭露我、指证我,和我对质。

    按道理说,这个要求不但不过分,而且合情合理合法。但是办案人员却怕得要命。他们鬼鬼祟祟,俨然把我和所谓受害人的关系当作了共同犯罪加以防范,活生生地暴露出他们装神弄鬼的陷害本色。

    尽管办案人恬不知耻地装出一付“救星”的嘴脸,但是受害人们并不领情。他们要比深圳公安局更了解师东兵,他们更善于识别真假骗子。“受害人”们相信师东兵是一个讲信用、重感情、不贪财、有正气的真正共产党人,所以不管办案人如何花言巧语、玩尽鬼蜮伎俩,就是不上当。

    正因如此,我关押在深圳第一看守所时,他们不给我真正看病,不给我吃对症药,派出死刑犯和重刑犯对我百般迫害和威胁,企图害死我。

    总之,他们陷害我的每一步都得到了许宗衡的指使和请示,都是在许宗衡及其李锋等人的直接策划下进行的。我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依法予以处理,不使害人者逍遥法外。

                                      
                          
 师东兵
                                                  
          2006年6月8日写于深看

                                            
          6月14日经过律师带出上交有关领导和部门。

                                             
               10月1日补充于珠海家中

                                                            2009年2月26日补充于珠海

 

附3:我把师东兵的这篇《揭露许宗衡滥用职权的真实丑恶嘴脸》细读了两遍,发现文章中存在不少漏洞。

    1、师东兵真的帮助许宗衡当上深圳市长吗?

    我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师东兵过去的经历,他出生于1950年,1969年当兵,是解放军三十八军三三七团战士,从部队复员后,进入国营平阳机械厂当一个工人,后当厂部秘书,1987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他从1970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至今已经发表了2,0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作品的内容主要涉及中共高层政治的内幕,著有长篇纪实文学《九大风云录》、《中国第一冤案》、《短暂的春秋》、《佚窗余生录》、《清明祭》、《高岗魂断中南海》、《邓小平出山》、《最初的抗争》、《双龙玉玺》、《早逝的英华》、《庐山真面目》、《从矿工到省委书记》、《这是最后的战争》、《红, 血是梦》、《师东兵诗选》、《师东兵文选》等。从师东兵过去的经历来看,他不可能接触到中共高层的领导人,那他所写的这么多中共高层内幕是从哪里来的呢?我认为他所写的这些内幕来自于他的想象,他30多年的文学创作练就出了一身捏造内幕的绝技。

    中国的官场中人,对于这些内幕是最感兴趣的,对于如何升官是最感兴趣的。师东兵正是利用中国地方官员的这种升官心切的心理,向他们吹嘘自己知道多少内幕,向他们吹嘘自己在中央高层有多少关系,以博得这些地方官员的信任。操作上也相对简单,就以深圳市长为例,如果他知道现任深圳市长将要去职,如果不是从其他城市平级调动一个市长过来,那当然就是从现任的副市长之中提拔一个上去,其实真正有实力被提拔的人也就那么两三个,比如他认为现任的副市长之中有可能被提拔的人是张三、李四和许宗衡这三人,那他就分别去找这三人,向他们吹嘘自己在中央有多少关系,向他们承诺利用自己在中央的关系帮助他们当上正市长,然后就静等任命下来,后来许宗衡被任命为正市长,那么张三、李四这两个人不用再理了,他就直接去找许宗衡说自己在中央出了多少力,才帮助他当上了正市长,这样他就可以以许宗衡的“恩人”自居,然后再利用这种特殊的“恩人”地位为自己谋利。

    2、如果师东兵在中央高层真有那么硬的关系,许宗衡敢动他的一根汗毛吗?

    许宗衡当上市长后,为了报答这个“恩人”,肯定是违纪帮他批过项目的。许宗衡又不是白痴,如果师东兵在中央高层真有那么硬的关系,他只要攀住这棵大树,那么将来升官发财自是不用说的了,还敢去迫害他?我想问题可能就出在,许宗衡后来从其他渠道了解到,师东兵在中央高层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他为自己当上市长一事根本就没有出过任何力,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许宗衡越想越气愤,所以他要动用公安系统的力量,动用司法系统的力量,以诈骗罪对师东兵治罪。

    从许宗衡动用正常的公安系统的力量,动用正常的司法系统的力量去治师东兵的罪来看,许宗衡认为自己是没有多少把柄掌握在师东兵的手上的。如果真像师东兵文章所说的那样,师东兵掌握了许宗衡大量的犯罪事实证据,许宗衡反倒又不敢动他了,他就不怕师东兵被逼急了把一切和盘托出?如果真要对付师东兵也只剩下暗杀一条路了。

    既然许宗衡已经知道师东兵在中央高层没有任何关系,又认为自己没有多少把柄掌握在师东兵的手上,所以他就敢动用正常的公安系统的力量去治师东兵的罪,但是他忘了师东兵的一项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师东兵30多年的文学创作练就出的一身捏造内幕的绝技。现在看来师东兵正是利用这个绝技反咬了许宗衡一口。

    3、深圳市长通过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去拿自己的灰色收入?

    从师东兵的文章来看,许宗衡和师东兵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04年10月份,前后也总共只见了十几次面,师东兵对许宗衡来说完全是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但是师东兵的文章从头到尾表述的是,许宗衡要用钱时就从师东兵手里拿。我想许宗衡还不致于愚蠢到通过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去拿自己的灰色收入吧?

    4、许宗衡从师东兵手里拿钱缺乏事实证据

    从师东兵的文章来看,所谓的许宗衡从师东兵手里拿钱只是师东兵转述许宗衡的话,当时并没有第三者在场,师东兵的文章也没有提到某年某月某日许宗衡从师东兵手里接受了多少钱,我想如果许宗衡真的从师东兵手里接受过钱,那银行系统一定会留下转账记录、取款记录等等。如果最终的事实证实许宗衡真的从师东兵手里接受过哪怕一块钱,那许宗衡就是罪该万死的。但是从师东兵文章的表述来看,这个情节和他过去所写的那么多中共高层内幕一样,只是捏造内幕。

    5、师东兵真的清白吗?

    师东兵自己所写的文章已经清晰显示出他的盈利模式,通过对地方官员的“有恩”,然后利用这种特殊的关系,帮助其他商人向政府游说一些敏感的项目,然后从中收取利益。从师东兵的文章来看,他帮中海集团跑地块项目是不收钱的,帮香港商人跑污水处理厂的项目也是不收钱的,师东兵既不是政府官员,又不是商人,怎么这些大项目都有他的份?有哪一个作家到了深圳出入的是五星级宾馆,交涉的全是过亿元的大项目?他真的像他文章里所说的那么清白吗?太小看中国普通民众的智商了吧?

    6、结论

    我的结论是:许宗衡是一个令人恶心的贪官,但是师东兵比许宗衡更令人恶心一百倍。

http://www.taoguba.com.cn/Article/175123/1

2010年9月19日, 3:5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