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一年来,房产税的消息,有一搭没一搭地,就会出来一点。这里或将试点,那里正在筹备,风声就是这么放出来的。
  放风了,自然就要辟谣,辟谣以后,接着又是放风,“好谣言”不怕重复。起起落落之间,大家就与“房产税”混了个脸儿熟,等到闪亮登场的时候,不会有人感到诧异。这类似于“狼来了”的呼喊,一次两次,你对房产税不再陌生,不再敏感了,房产税就来了。
  房产税是肯定要来的,不是因为别人有所有我们也要有,不是因为听说现在“各地已秘密筹备”所以敢断言一定会有,而是这个税种,到来是势所必然的。自从“土地交易中心”大张旗鼓,土地价格一路高扬,就决定了房产税非有不可。
  十几年前,土地集中交易就普遍推广,正面言之,称为“避免土地批租”中的腐败行为。十几年过去,土地招标拍卖,挂牌交易,是否遏制了土地交易中的权力腐败行为?说有作用吧,眼见得一个个土地老爷坐牢去了; 说没有作用吧,恐怕有人说,如果没有搞拍卖,恐怕管土地和房子的官员一个都不剩地坐了牢。
  然而,土地拍卖,好处又岂在于制止腐败呢?多少地方,自税制改革后,事多钱少,勉力难为,于是拆房子空地皮成了发展的启动机制,规划图一出,城市就要升级,土地握在手中,独家供应,于是地价飞升。这种事情并非一时一地之状,“经营城市”飞起云涌,可以理解是歪风邪气,但也未必不可以理解为是一种默许。
  很早就有人发出土地快要卖完的忧虑,然而,如果不卖地,或者虽然卖地但价格不高,城市政府将从哪里保持年增长30%左右的财政收入?没有这么多的财政收入,又怎么对付得了从大发展、大开发、大工程到保工资、保待遇、保稳定的费用?地价高起来了,资金盘活了,土地越来越少了,于是农民的土地将要征用,城市基本要再造一遍。
  据说,中国的房子平均寿命大概是30年,很多人说这是建筑质量低劣所致。大概有这个因素的,然而更深的原理是,只有房子寿命短了,才有利于土地反复用于盖房,GDP才能不断创出新高。一片土地一百年也拆不上一遍,与一百年要拆三遍比,哪个更能加快资金周转,从而创造出更多的税收与交易呢?
  需求是制造出来的,所以拆迁不只是土地的经营,也是“逼民致富”的法宝。拆了房,你就从一个安稳的人变成一个为房子奋斗的人了,所以拆迁扒房所起的作用,实在与洪水地震差不多,根据“破窗理论”,怕的不是灾难,怕的正是安稳,安稳了,交易就很慢,窗子一旦打破,需求、生产、市场就都会活起来。
  城市经营抬高了地价,腾地拆迁同时为房地产商制造了庞大的需求后备军,房价高起来了,高得人们不堪忍受了,于是房产税也就要顺势而出了。如同集中拍卖土地,称为“防止腐败”;房产税的意义,乃是抵制囤积,遏制房价。然而,如同集中卖地,实为“经营城市”,收其利益;房产税创设,深意在土地渐已卖完时,开辟了新的永久性的财源。至于房价,何患其高呢,从收税的角度来说,房价越高,税钱越丰富,房价实在是高高益善的。
  创造一个高房价,然后以高房价要治理为由征收房产税,与创造一大批无房户,然后称需求旺盛不得不靠价格来调整一样,其意为“经营城市”而不是把房价压下来。地是一次卖70年的,房产税是每年都要交的。原本,人们没有进入这样一个“大循环”,土地使用权买卖以后,人们就参与进来了,地价在房子之中,房产税也在房子之中,拥有房子,就被纳入了市场体系,而那土地原本又属于全民所有。
  还没有知道房产税是怎样收法?是按面积收,还是按套数收,是住了房子的都要交税,还是有房不住才要交税?我想,这也要看支出账有多大吧,收不抵支了,哪里都要收出税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什么四川人会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把30年后的税都交了呢,不是那些乡里乡亲的官员们太过分,实在是因为正常情况负担不起那么多的大小军阀。
                                    2010.8.29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