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安元鼎的背后
文章提交者:鱼刺 

    现在舆论对于安元鼎“”的痛斥和围剿,怎么也不过份。一个商业性的公司,竟然几乎公开地干着私自关押、拘禁、押送、暴力殴打公民的罪恶勾当。这在权利意识已经普及的今天,无论如何也不可容忍,其行为触犯法律、违法犯罪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我们有必要往背后想一想,安元鼎公司为什么这么牛?是谁雇佣了安元鼎?这个市场是如何形成的?打掉安元鼎,是不是就解决了问题?就像肖传国雇凶锤击方舟子一样,打人者有罪,雇凶者更是有罪,如果仅仅惩罚了打人者,而肖传国却安然无恙,那么肯定会鼓励和增加社会上雇凶的罪恶。安元鼎的保安近乎执法者,近乎公开的非法行为,却得不到制止和惩处;而雇佣者,无论是驻京办还是地方信访办,显然就是地方政府。安元鼎公司保守的说每年几千万的利润,更巨大的收入,当然也都是地方政府给的钱。

    那么,地方政府有权如此对待访民和公民吗?显然也没有。如果像舆论上普遍认为的:这个事件是执法权外包形成的黑社会。实际上,地方政府也没有这样的执法权,也没有限制自由,强制押送访民的权力。这种事即使地方政府来做,政府人员来这么做,显然也是非法的。公安执法机关有类似的权力,但是实际上也没有这样做的权力,因为他们面对的只是访民、是公民,并非罪犯或者嫌疑人;即使罪犯,也要法庭宣判才可以,公安机关限制公民自由的权力也是有限的。所以,安元鼎事件的问题并非执法权外包的问题,其实就是非法和违法犯罪的问题。任何政府机关、执法人员这么做,实际上都是违法和非法的,应该受到法律的制止和惩处。

    在安元鼎曝光之前,其实一直是地方政府及人员在做着截访、押送访民这样的事。而从零碎曝光出来的一些事件看,雇佣和暴力的苗头,实际上早已不鲜见了。如此巨大的堵截、关押、押送访民的市场,显然是和庞大的上访、截访需求分不开的。从安元鼎与地方政府签订的协议上,我们看到“根据……《……要快速接领、快速劝返》”的约定,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地方政府的无奈,“不得越级上访,出现上访一票否决”等等,无疑造成和加重了地方政府截访、押送、限制自由等等的需求,我不是说地方政府可以这么做。但是,即使好吃好喝、好言相送,仍然改变不了截访的性质,也解决不了上访这个老大难问题。

    仅仅痛骂显然是不够的,甚至法律惩了处安元鼎也是不够的,因为问题依然存在,需求依然存在,市场依然存在,我们不得不追问和反思。我们的信访制度、社会解决矛盾的制度和功能,几乎成了无解的老大难。地方政府权力包办一切、与民争利,造成大量的矛盾,由于权力通吃,毫无监督和制约,在当地根本无法解决,就造成访民越级上访;而中央和上级部门,实际上也无法处理,往往就再转回去,仍然是解决不了。但是,尽管如此渺茫,不上访又怎么办?社会没有合理通畅的渠道、甚至根本就没有解决渠道,于是就产生大量的、长年的上访者,不仅上访的问题解决不了,上访本身也已经成了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所以就产生了地方政府截访、关押、押送访民等等的需求和非法行为,直到今天出现了市场化的安元鼎“黑监狱”。

    在法治社会,严格的法律和独立的法院,承担着处理社会矛盾,解决纠纷,维护社会公正的职责。而我们的法律大不过权力,法院管不了政府,所以我们的一切都还是无解。总而言之,政府权力得不到真正、有效的限制和制约,公民权利得不到尊重和强有力的保护、社会缺乏合理通畅的化解矛盾、解决问题的制度……,这些才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也是造成安元鼎公然违法、几乎失控的原因。

    我们再次看到:政府权力必须清晰分立,互相监督和制约;权力必须得到足够的限制和制约;权力必须来源于民,必须服从和服务于人民,否则就不会有真正的解决问题之道。即使我们骂倒了安元鼎,即使我们惩处了安元鼎,实际上仍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倒下一个安元鼎,可能还有无数个安元鼎站起来,就像撤销了驻京办,却站起来安元鼎一样,这绝非危言耸听。

    鱼刺201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