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恶警猥亵而死少女,生命只值六万元?

 点评:一个年仅十六岁的青春少女,被恶警猥亵跳楼身亡后,政法委表示有条件地给六万元,并且还要火化尸体才能再谈赔偿。看了这个新闻,让人感到无比的愤怒。两个恶警猥亵少女跳楼身亡,应由他们个人拿钱进行赔偿,政法委怎么成了赔偿主体?政法委的钱来自财政,也是纳税人的钱。难道要纳税人为他们的罪恶来买单吗?                              

转自:http://news.163.com/10/0923/05/6H89STNJ00014AED.html

                     
少女遭警察猥亵跳楼身亡 官方拟有条件赔6万元

   核心提示:湖南凤凰县警方通报称,9月4日,16岁少女邱某在凤凰古城一酒店遭多人猥亵后,从房间逃离跳楼身亡。经查,两名警察涉案。据邱某家人介绍,凤凰县政法委一负责人接待他们时称,准备给他们安葬费及部分赔偿金6万元,并且要先火化再谈赔偿,其父亲和哥哥没有接受。

  

荆楚网9月23日报道
20日,湖南凤凰县公安局一则公告,正面披露了一起湖北16岁少女殒命凤凰古城的大致经过。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相关采访,试图还原事件的前因后果……

烈女跳楼震惊凤凰古城

9月4日下午7时许,凤凰县天下凤凰大酒店,一名16岁的湖北女孩跳楼摔死在地上,引起很多人围观。一时间,这起少女跳楼事件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

面对大家的各种猜测,凤凰县警方在16天后才发出“凤凰县9.4案件事实真相”一文。全文如下:

9月4日下午7时许,凤凰县天下凤凰大酒店发生一起女青年跳楼死亡事件。事件发生后,凤凰县公安局迅速组织民警对现场进行勘查,同时展开调查走访。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该事件应该受理为刑事案件办理。9月5日,县公安局成立“9·4”专案组展开侦查,9月8日案件已成功侦破,林某等五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现将案件情况公布如下:

2010年9月4日,邱某和朋友侯某、林某、杨某从吉首来到凤凰县游玩。4人到凤凰后,由林某在凤凰的朋友安排一起吃了午饭,席间几人喝了酒。饭后,邱某、侯某、林某、杨某、韩某、隆某、王某等7人一起到“万紫千红”KTV包厢唱歌,到包厢后韩某邀约朋友龚某、徐某一起来玩。在唱歌过程中,杨某及隆某先行离开。邱某与候某等人在包厢内继续喝酒,而后,由林某等几人将邱某、侯某送到天下凤凰大酒店9楼开了四间房休息。在房中,韩某等人多次猥亵邱某并欲与其发生关系,邱某从房间逃离后,从9楼走廊边的窗户跳下,当场死亡。经查,死者基本情况:邱某,女,16岁,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浮屠镇人。

本案涉案人员林某(男,40岁,凤凰县竿子坪乡人,在竿子坪修车)、王某(男,34岁,凤凰县沱江镇人,凤凰县公交车司机)、韩某(男,34岁,凤凰县沱江镇人,凤凰县公交车司机)、龚某(男,32岁,凤凰县沱江镇人,凤凰县公安交警大队民警)、徐某(男,32岁,凤凰县沱江镇人,凤凰县公安交警大队协警),已涉嫌犯罪。9月8日,凤凰县公安局依法对林某等五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凤凰县人民检察院已提前介入此案。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凤凰县政法委组织相关部门正在有序处理善后工作。

凤凰县公安局

二○一○年九月二十

少女辍学打工供姐上学

跳楼的少女邱阿红(化名)是阳新县浮屠镇人。昨晚9时许,记者赶到阳新县浮屠镇,打听到阿红所在的村子没有直接通往镇上的道路,记者只好驱车10多公里到达荆头山农场,通过村村通公路一直走到尽头,被一小河拦住。阿红的父亲打来电话,他告诉记者,因水较深,无法直接到达家中,让记者呆在原地不动,他们蹚水过来与记者见面。

当晚,阿红的父母、哥哥三人与记者见面,悲痛的表情中,饱含着无奈与无助。

尽管连日来早已哭干了眼睛,但说起16岁的女儿阿红,一家人禁不住又痛哭起来。父亲今年49岁,阿红还有三个姐和一个哥哥,她在家里是老幺,大姐二姐均已出嫁,哥哥今年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三姐成绩优秀,去年考上阳新县一中。

母亲曹阿姨含泪介绍,小女儿从小乖巧听话,还未成年便已懂事,每次放学回到家里,总是在父母身边忙前忙后。

去年读初二的阿红见三姐学习成绩优秀,看到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想替日渐老去的父母减轻负担,便自己辍学回家,准备打工挣钱资助姐姐上学。今年过年后,正月初九,阿红就随老乡一起到温州一家服装厂打工。

曹阿姨说,阿红8月份还给她打了电话,说她已积攒了2000元钱,并打算寄回来给三姐当学费。8月24日,她又打电话告诉家里,因同事湖南妹子丽丽要送10岁的弟弟回家上学,约她帮忙一起送,并给她买好了到湖南的车票。

在电话中,曹阿姨劝女儿不要去,但阿红碍于好朋友面子,最后还是去了,母亲叮嘱她注意安全,少玩几天便返厂上班。女儿满口答应,但谁知这竟是一条不归路。

一个电话传来女儿噩耗

9月6日下午,阿红的父母正在劳作,一个陌生来电传来噩耗:小女儿在凤凰县出事了。

这个电话是凤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打来的,对方告诉他们,阿红在凤凰受到侵犯跳楼身亡,让他们赶到凤凰处理后事。“当时一听便懵了!”母亲曹阿姨说,本来女儿辍学父母就感到亏欠她许多,现在她在外面又丢了性命,这让父母如何交待?说罢,一家三口失声痛哭。

9月8日,父亲和哥哥乘火车赶到凤凰,民警告诉他们,犯罪嫌疑人已被控制起来。

监控录像中,阿红是被男人背进酒店的

到了凤凰后,知情人向他们透露了一些情况:阿红的同事丽丽与她将弟弟送回家后,9月4日,她们从吉首返回凤凰县游玩。当天下午2时许,丽丽的一朋友杨某请她们吃饭。

在吃饭途中,杨打个电话,约了一姓林的男子。姓林的来了后,又打电话叫来民警龚某、协警徐某、公交司机韩某等,杨某又请他们到附近一KTV唱歌。

据知情人介绍:在唱歌中,他们让阿红和丽丽各喝了一杯酒,之后,阿红便不省人事,丽丽稍强一些,但也几成醉状。

之后,他们将丽丽和阿红送到凤凰县天下凤凰大酒店休息。据该酒店监控录像显示,当日下午5时57分,阿红被韩某背进电梯,丽丽被另一男子扶着,一共有5男2女,他们在9楼开了4间房。

据了解,进房后,韩某欲强暴丽丽,被丽丽以上厕所为由借机逃出。丽丽感到不妙,便找服务员求救,希望能救阿红。但监控录像显示,直到阿红出事前,9楼一直没有服务员出现。

当日下午6时43分,阿红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神色慌张,但是,后面跟了两男子,又将她拉回房间。

没过多久,丽丽听到酒店外比较吵闹,她预感不妙,便跑出去一看,好友阿红倒在血泊之中。

家人还在等待警方检验结果

据介绍,到了凤凰后,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一负责人接待了他们,并介绍了案情,该县政法委一负责人也接待了他们,准备给他们安葬费及部分赔偿金6万元,并且要先火化再谈赔偿,阿红的父亲和哥哥没有接受。

为了替女儿维权,他们在当地请了律师,并付了律师费2万元。食宿几天,跑来跑去又花了1万余元。“这些钱都是借来的!”阿红的父亲介绍,今年洪水将承包的28亩鱼塘淹没,投入的鱼苗全部跑光,直接损失4万多元。这对于农户来说,“简直是致命打击!”

他们要求尸检,检查阿红在KTV喝的酒里有没有被下什么药。直到8日,当地警方才送检。

现在,因所借来的钱花光,他们只好于21日下午回到老家,等待警方的检验结果。

(本文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作者:周鹏 肖庆军 尚冰 常妍铮) netease

2010年9月25日, 5:1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