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报9月4日报道  最近“包养”一词又热了起来。首先一些“富豪包养网”光明正大地在网络上显摆,同时著名演员寇世勋最近被曝光台湾大小老婆在同一栋楼上“和平共处”,导演高群书在微博上痛斥“某台湾明星有大老婆二老婆,还跑到大陆包三奶”……一时间,关于包养的讨论在网络中沸沸扬扬。

而近日,25岁的小伙小艾也因“被包养”感到崩溃,他不知如何面对剩下的两年包养合约期。到底该怎么办?本期心理120特邀两位心理咨询师予以解读。

■一吐为快

钱+车诱惑 签下三年包养合约

25岁的小艾一年前在酒吧里碰到42岁的企业女老总王某。由于大学毕业找工作屡屡碰壁,考公务员也失之交臂,当时小艾正在借酒消愁。王某则是因为丈夫包养“二奶”,离婚之后一直单身。

那晚他们俩都喝醉了,王某请代驾送他们回到她的别墅,然后他们发生了关系。次日一早,王某很坦然地问小艾:“愿不愿意‘被包养’”,还许诺买一辆车给他,每年给10万元。心动的小艾当时就答应了。于是,王某给他买了一辆宝来,并签订协议,规定小艾在包养期三年内不得谈恋爱结婚,必须随叫随到。

之后的这一年里,王某每天变态地要发生多次关系,以至于后期小艾只能依靠吃药来支撑。“王某的一个朋友也包养了一个男孩,有时我们4人甚至交换进行性行为……”如今,小艾已经极度崩溃,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剩下的两年合约期。

发泄对象 被当做“假设敌”

诊断:女人包养男人的行为,又称养“面首”,通常女大男小。男方图女方的钱财;而女方图的是对少男气质的欣赏和性驱力的索取,得到精神或虚荣心的满足。当然,王某是把小艾当做原丈夫这一“假设敌”,把对原丈夫的仇恨转移或迁怒到小艾身上,进行报复。

想毁合约 做好准备寻求帮助

支招:做“面首”的人,历来很被动。如果小艾中途违约,恐怕很难能找到对自己有利的招数,因为王某会要他经济赔偿,这是小艾做不到的,抑或是其潜意识不愿放弃“财色双收”。因此,心理的承受或心理准备、心理应对,则显得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种调适能力,需要求助专门的工作者。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