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想起一句话:“当一种扼杀和催残是用貌似正确的甚至是神圣的方式出现的时候,那其实是比血淋淋的扼杀与摧残更可怕的。”这句格言不知是哪位高人所说,倒颇有鲁迅的风味,用来描述鲁迅对孔子、对儒家、对中华文化的扼杀与催残也特别合适。

 

文革红卫兵血淋淋的反儒暴行和暴行并不可怕,所谓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一旦脱离了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其错谬就会充分暴露。鲁迅就不一样,其内在的实质性根本性的错谬阴藏得很深,一般人很难透视。

 

鲁迅对孔子、对儒家、对中华文化的扼杀和摧残“是用貌似正确的甚至是神圣的方式出现”,故鲁迅可以卖人反见德,让被卖者欢呼雀跃帮着数钱;可以杀人不见血,反而会让被杀者感激涕零叩谢龙恩。这就是幻化成蛟龙的蛇妖的可怕之处,让人心甘情愿快乐幸福地受毒受害。南通大学靳新来先生在《鲁迅与蛇》一文中论证了鲁迅的“恋蛇情结”并尖锐指出:

 


“对中国古老文明来说,鲁迅不啻是一个妖孽,是一个百年不遇千年成精的蛇妖,他使龙的历史遭到前所未有的覆顶之灾。鲁迅笔锋所至,无不似毒蛇吐信,带有制敌于死命的杀伤力。按郁达夫的话说,就是‘寸铁杀人一刀见血’,具有‘一种喝了毒酒也不怕死似的凄厉的风味’”。

 

鲁迅乃是文革红卫兵重要的思想祖师。如果不把鲁迅这个“民族魂”从神坛上拉下来,“朝圣”的愤青和红卫兵们将会不断地改头换面而来,对孔子对儒家对中华文化开展形形色色的围剿、扼杀与摧残。2010-9-12东海儒者余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