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扬波。

我还年轻,应该学那只秋虫,在姑娘的窗下一直弹唱。

姑娘开窗探出身子张望,“好美啊!”她喊,散步的人忍不住也跟着抬头。

没人注意到——那虫子猝不及防从18层往下跌落,一边还弹着曲子,哦,那是Joe Satriani的Starry
Night……

我伸出手掌,没有接住。夜来香开着,夜来香接住了它。

其实,散步的人没有看月亮,天上月亮的曲线比不上她的动人。

黄昏,我跑步,金黄的夕阳簇拥着,推搡着。

到现在为止,它们都在不断暗示,想告诉我什么呢?

城堡的灯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