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低俗、媚俗)是央视最近给郭德纲的评价。如果把“靠嘲笑弱者、侮辱他人、出丑涉黄来取悦观众”作为“”艺术的特征的话,郭德纲这个“”帽子戴的也不冤。
当然该戴上这顶帽子的可不止郭德纲,赵本山、小沈阳等也是同样技法的高手。而且,“三俗”艺术深受中国观众喜爱,近年尤受中产阶层追捧,所以“三俗”的也不止是艺人。于是问题出来了:咱中国人咋就这么“三俗”呢?
美国教授:对郭德纲的相声极为震惊
前段日子,一个曾在美国任教的华裔教授听我们说郭德纲很红,慕名在网上听了一些郭德纲的相声。听完告诉我她感到极其震惊,问我为何如此低俗恶劣的东西能在中国大行其道,甚至还有众多中产阶级趋之若鹜。
她指出了其中一些低俗相声中恶劣的价值观,其中有一个叫“凤姐家世”的段子,整篇都以污损和践踏一个相貌丑陋矮个子的女孩为乐。这位教授对我说,这种以侮辱人格、侮辱妇女为主题的丑陋表演,在一个健康的社会是不可能受到大众追捧的。一旦有某个知名艺人搞了这种表演,肯定会招来一些妇女团体的强烈抗议,也必然不为主流社会舆论所容忍…
比如说她的照片贴门上辟邪,贴床上避孕;香港回归那天,街道干部不让她出门,怕英国人看了就不给香港回归了;还有,这位丑女夜里被流氓强暴后,还满街找流氓,希望别人再给她个流氓,说这是福利;最后,她被最没人性的犯罪团伙绑票之后,还赖着和这些罪犯结婚,结果这些罪犯们宁死不从。
这位教授对我说,这种以侮辱人格、侮辱妇女为主题的丑陋表演,在一个健康的社会是不可能受到大众追捧的。一旦有某个知名艺人搞了这种表演,肯定会招来一些妇女团体的强烈抗议,也必然不为主流社会舆论所容忍。
美国《新闻周刊》:小沈阳是“最脏的中国男人”
美国《新闻周刊》2010年7月23日刊登了一篇《The Dirtiest Man in China》的文章,直译就是“最脏的中国男人”。文章说:央视春晚一炮走红的“小沈阳”,很难想象他画着大浓妆、带着发卡、穿着礼服在台上讲下流笑话、活蹦乱跳、大喊大叫的样子。将人们在饭桌上、手机中讲的、传的“黄色笑话”官冕堂皇搬上了舞台,以及小沈阳不男不女的装扮和一口娘娘腔让中国男人变了形。
赵本山美国演出被痛批
赵本山当红之际,去纽约演出,结果很不成功。 美国华人作家撰文说,赵在纽约的表演“内容庸俗,言辞粗鄙,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一个律师说,“他们的演出无聊、下流,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认为如果赵本山的团队不改变内容,就不应该再出国了”……
那么“三俗”又是怎样炼成的:
李铁:“三俗”郭德纲是文化垄断的产物
“权利”不是简单二分法,对于现代自由社会而言,选择高雅或是低俗的艺术和文化,实在是一个人的权利。任何社会都有一些低俗的文化因子存在。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如果一个社会的文化生活充斥着这些低俗的东西,艺人们竞相低俗,最低俗者大行其道,连大众主流都加入了追逐低俗的行列,那这个社会一定是出了问题,这是一种社会文化和素质溃败的标志。
在郭德纲弟子打记者事件之后,对于郭德纲事后表现出的法盲加流氓的嘴脸,舆论大都表示了厌恶,然而,在央视将郭德纲列为“三俗”典型之后,许多公众却倒向了郭德纲这一边。这确实又验证了近些年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人如此判断真伪对错:凡是CCTV说错的,就是对的,凡是CCTV说是真的,那必然是假的。
不过这种简单的二分法实在有些靠不住。被央视列为“三俗”典型的郭德纲在一些人眼里似乎立马成为了民间被压制的弱势群体的代表,似乎成了民间艺术的代言人。
在我看来,与其把郭德纲看成是公权力干预文化的受害者,不如说郭德纲正是长期以来公权力干预文化而产生的一个怪胎。正是因为文化事业长期受到公权力的干预和垄断,才使得整个社会的精神文化层面荒漠化、盐碱化,文化心理和欣赏品位向最低级的看齐,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和土壤,郭德纲那样的“痞子”才会被当成民间力量的代表,他的“三俗”表演反而被众人追捧。
转自《百家讲坛》作者:秀山红叶来源:博客日报报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