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洛桑会议是一个普世基督教宣教会议,代表来自全球,包括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今年第三届洛桑会议在南非开普敦举行,有两百多位中国家庭教会的代表收到邀请自费参加,但其中绝大多数被中国政府强行阻止。上百名遵纪守法的中国公民被没收护照、跟踪监视、限制人身自由甚至暴力拖抬。推特上的网友戏称有关部门为此成立了“机场抬人大队”,据说全国有上千警力参与抬人。在成都,王怡长老(也是影评专栏作家)遭到六个警察暴力拉抬,“拖行百余米塞入车中,强行带离机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解释是家庭教会是“私设”场所,不能代表中国教会,洛桑会议没有邀请中国政府支持的“三自”教会代表与会,是干涉中国的宗教事务。洛桑会议组织者则指出邀请这些家庭教会的代表曾通过“三自”,会议也邀请了“三自”但被他们拒绝。

以下是一些相关链接和转帖。

洛桑会议官方网站:http://www.lausanne.org/cape-town-2010

NPR 2010-10-14 英文报道:http://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130540715

纽约时报 2010-10-15 英文报道: http://www.nytimes.com/2010/10/16/world/asia/16china.html

第三届洛桑会议中国应邀代表的公开信: http://shwchurch1.com/files/guanyuwomen/gywmDetail.aspx?cDocID=20101015215022502201

2010西游记:成都洛桑与会者被拦阻记实:http://www.artblog.cn/U/joshuawang/archives/2010/93278.html

彭强老师说,“今天是机场一日游”,彭师母补充:“还是自驾的”。行前,蒋师母问王怡长老,这次到底是真的收拾行李还是假的收拾行李啊?答曰:“不是按去非洲的标准收拾,可以按去拘留所的标准收拾。”机场内,跟踪队伍的摄影师全程摄像,姊妹们对着镜头说,来摆个POSE:“1,2,3:嗨!”11:30,四位与会的传道人,分别向大家发表短讲,带领祷告。中午12:28大家在机场一角内席地而坐,吃盒饭。摄像者继续工作,有关心的姊妹发来短信问候并提醒:“恭喜上镜啊,注意就餐礼仪喔。”大家认真收拾好用餐垃圾、清洁地面。

[成都代表的机场感言](全文:http://www.artblog.cn/U/joshuawang/archives/2010/93283.html

彭强(跟拦阻者说):从基督徒的角度,我们一定会为上帝的恩典作见证,同时,我们也希望为你们的文明执法作见证。大家就好像打球,你一拍,我一拍,大家友好地把球打完。因为现在决定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从基督徒的角度说,我们交给上帝,从你们的角度呢,你们交给“上面”。

:今天,我就觉得说,如果所有人都被拦住了,当这个场面出现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在天使、圣徒和世界面前已经回答了,这几十年,一直到今天,上帝在中国到底是怎么做工的。

查常平:我们有200人答应了要参加洛桑会议的。我们答应了人家,作为一个学者,我们要信实,要守约。我们如果不去,倒是真的很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的。如果这次我们都出不去,还有人说要把我们的护照没收5年,哪里也出不去了。上帝的旨意如果真就是这样,那也没有什么,我想那就是上帝要我们在国内专心传道5年。

彭强:我们要把过程走完,直到被扣回来。我给有关人员说,我们都不要动气,我尊重你的工作,你尊重我的信仰,我们合力把球打完。(via @彭强在发感叹

王怡:对赴洛桑会议未能成行的说明  http://www.artblog.cn/U/joshuawang/archives/2010/93279.html

因数日来受到的监控、跟踪和威胁,及绝大多数与会代表已在家里、机场及海关等处被非法拦阻的事实;在与三位本地同工及与我的妻子商议、祷告后,我向送行的众肢体分享了我的决定:如果政府不依法向我出具限制出境的行政决定,我将不配合他们践踏宪法和公义的违法行为。除非他们使用暴力,才能将我带离机场海关。 当日下午3:50分,我和其他三位与会者先后通过海关,却在出境后被本地机动警察抢走护照,非法绑架和拘禁我们。直到当晚6点后,我被允许离开。其间,没有任何政府人员向我出示证件,没有任何人询问我,也没有向我出具任何法律手续。 整个过程中,我没有使用身体的任何一分力气,去配合他们的绑架行动; 我以这种方式,表明我已用尽身体的每一分力气去开普敦,赴我与主基督的约,也赴中国家庭教会与普世教会的约。 我以这种方式,任凭机动警察们将我当作一头猪或世上的渣滓,从海关的楼梯,到机场的走道,直到大地,拖行了一两百米;任凭他们将我当做货物抬起来,扔进了警车;最后,在离我的家和我的孩子只有500米的地方,任凭他们将我从大街上拖进了派出所。 我以这种方式,来顺服我的主基督的福音使命; 我以这种方式,来顺服掌权者从上帝而来的佩剑的权柄;

我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我和我的教会对半个世纪以来承受身体逼迫的中国家庭教会的认同,及对我们持守家庭教会立场、以基督耶稣为教会唯一元首的告白。。。

刘同苏: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公民社会中,教会都只能是以宗教信仰为宗旨的民间组织。“民间”就是“非政府”,所以,所有的教会都是非政府组织(NGO),都是“私设”的。宗教信仰是公民的基本宪法权利,教会是公民自由行使宪法权利而自愿结成的信仰共同体。“公设”在本性上就违背了教会作为民间组织的基本性质;一旦教会必须“公设”,就剥夺了公民自由选择教会的宗教信仰权利,也剥夺了公民自愿结成信仰共同体的结社自由。简单地说,“公设”的,就不是真正的教会;真正的教会,就必须“私设”。如果中国的法规不让“私设”的教会合法,该法规就在法律意义上禁止了所有教会,而只把不是教会的公立组织指认为教会。中国基督教两会之所以没有被邀请(尽管它们通过各种途径要求参会),就是因为其“公设”性质。“洛桑会议”是全世界作为非政府组织的教会的聚会,它为什么要邀请一个“公设”的政府组织来参加呢?——刘同苏《公然违宪的自白——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中国官方阻止家庭教会代表赴“洛桑会议”问题的答复》全文:http://www.gongfa.com/html/gongfashiping/201010/15-1422.html

王怡:关于洛桑事件之意义的一封信 http://www.artblog.cn/U/joshuawang/archives/2010/93284.html 当全球的福音派教会以及多数海外华人教会都时刻准备着接受“三自”,因着事工的需求而向这个最强横国家的凯撒的权势妥协,甚至假装家庭教会不存在,假装自己没有受逼迫的弟兄,假装中国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时候,中国家庭教会200位传道人终于得到一个机会,就是在全世界福音派教会的面前,公开的被中国警方野蛮的拦阻。


以下为成都受邀代表彭强、王怡、查常平在进海关之前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