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张先生中国人应集体抵制诺贝尔文学奖,文章说,“一到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中国人就集体痛经,中国作家开始呓语连连,不由纳了闷了,诺贝尔文学奖真有那么值得关注吗?(此处删1000多字)鉴于是,郑重呼吁每个中国人捐出一元钱设立屈原文学奖或者孔子文学奖,我们不但要奖金额是全世界最高,而且还要跳出诺贝尔文学院评奖委员会狭隘的一国范畴,聘请世界各国最优秀的作家和学者作为评委,到那时,让狗日的诺奖在那一角落里伤风地失落去吧!”的确,张先生是指出了一些中国人的问题,但也制造了一些关于中国人的混乱。比如,痛经一词。我以为,我们中国人,脑子原本就有些不好,每当举国庆生之日,正是诺奖揭晓之时。而每当诺奖揭晓之时 ……

……